师父使我从新站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如往常一样和同修结伴讲真相,讲完真相在回家的路上,顺便到超市去送真相币,我直奔卖肉的摊位去,这是用零钱的大户,因为人多摊主太忙,我等了一会儿,她对我说:明天再送吧。我转身走出超市,把装钱的包挂在自行车车把上,我上了车往家赶,怕耽误中午十二点发正念,骑上车我就毫无意识地倒下了,等清醒了才发现我在车底下跟着车往前滚呢。

我意识到自己出车祸了,第一念想的是:师父快救我,师父救我。这时听刹车时衣服和地面摩擦的声音,车子开出十多米远把我摔在离车三米远的地面上,就听有人说:完了,这人完了。等我能发出声来就喊:把我扶起来!连喊两声有一男子架着我胳膊往起拽我,这是我感觉骨头痛。我想回家就想起了我装钱的包,赶紧问我的包呢?车主把包递过来问是这个吗?我赶紧捧在怀里,从心里感激师父的悉心呵护,让包完好无损。

我要求回家,车主说:到医院检查一下,没毛病再送你回家。到医院一检查,多处骨折,告诉转院。我不肯转院,车主怕事后没完,硬是让120把我送到省院骨伤急救外科。我住了一个月院,做了两次手术,用三个钢钉,一块钢板把左侧胯关节固定住了,其它部位的肋骨伤就靠自己恢复了。医生嘱咐我回家在床上静躺三个月。

出院回家躺在床上,脑子开始反思自己:我每天出去讲真相,送真相币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旧势力也不配这样整我呀?我努力找被钻空子的原因,终于查找出我每天出去讲真相的基点不对。我只是为完成任务而做,怕自己三件事落下不能圆满,没用真心、慈悲心救人,对方退了就高兴,不退就认为白讲了,还把送真相币当成了讲真相去做,认为只要多送真相币就是救人了。这不是用人心在做事吗?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吗?

还有是学法不入心,思想总溜号,学法不得法。发正念经常倒掌,说睡过去就睡过去。炼功不入静,脑子里翻江倒海,七年谷子八年糠都来了,也知道是思想业,可是去不掉。我又找出了很多执着心,如:利益心、显示心、色欲心、争斗心、妒嫉心、爱面子心、不让说的心、儿女情也放不下。师父讲:“天天光炼这几套动作,就算是法轮大法的弟子了吗?那可不一定。因为真正修炼得按照我们所说的那个心性标准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你光去炼那些动作,心性提高不上来,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谈不上修炼,我们也不能把你当作法轮大法的弟子。”[1]对照师父的法,我没达到修炼人的标准,虽说学法、炼功、讲真相,但都是走了形式,所以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经历这次车祸我如梦方醒,修炼不是儿戏,是非常严肃的,必须时时事事都得在法上提高,不能偏离大法,师父告诉我们:“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

回家我就学法,开始坐不起来躺着听法,我想这是对师对法不敬,我就试着坐起来。等我能坐住了我就炼功,开始坐着炼前三套功法,时间长了我就求师父帮助,我说:师父呀,我不能总是坐着炼功啊,我得站起来呀!从那以后我就靠着床边站着炼功。抱轮时满身是汗,四个抱轮动作炼下来全身湿透,豆大的汗珠像雨点一样滴在地板上。

手术后四个半月时,我能把四套功法一步到位,第五套功法不能双盘,只能散盘半小时。现在我在室内能走了,也能自理。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好的特别快,谁见了都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被车撞了那么重,现在能走了,都感到特别神奇不可思议。其实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巨难,使我又从新站起来,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