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官遭恶报 水上休闲离奇丧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中共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名、权、利,说白了就是为了自己的享受。可是做了恶,不得还吗?作恶要是小了,得个病,遭个难,受点小罪;如果作恶大了,就得用命来还。我们看几个恶官作恶后遭恶报,在水上休闲时惨死。

死在自家豪华游船旁的司法局副局长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下午三时,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东县司法局副局长邓明北在上班期间,呼朋唤友,到田东县境内右江河查看他私人游船的装修进展情况。因天气炎热,一行人下水游泳。入水后,邓明北就不见了踪影,蹊跷失踪。

司法局组织人员在右江河打捞了十几天未果。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家人在出事地点点上香、摆上祭物,开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追悼会”。消息传出,老百姓议论纷纷:此人做了什么恶哟,不得好死,而且死无葬身之地!

邓明北是田东县思林镇百笔村人,一九六六年生。二零一零年前,担任田东县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其人在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那几年,也是田东县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最惨烈的时期,多名学员被抄家、恐吓、非法拘捕、非法劳教,甚至出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跳楼身亡的惨案。

田东县属于国家贫困县,邓明北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却拥有两部上百万的豪车,多处房产,家产几千万,可见其人生前之贪。

据说,邓明北死前买的这艘游船花了好几十万,目的不就是为了享乐吗?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做了迫害佛法修炼人的大恶,还想好好享受?世间哪有这样的理!这一死,什么是他的?享受个啥?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尸身全无,这是报应啊!

被快艇撞死的区委副书记兼公安分局局长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下午,资阳市雁江区政府发布通报称,九月十日晚上六点五十分左右,资阳市雁江区委副书记兼雁江区公安分局局长曹修光,在简阳市三岔湖环岛休闲路“老造船厂”附近水域游泳时,突遇意外,遭受一艘快艇撞击死亡,终年五十三岁。

三岔湖环岛休闲路附近水域浅滩多,水深仅一米,正是人们休闲游玩的好去处,夏天每到傍晚都有很多人在此游泳。曹修光出事地点十米开外的石桥拐弯处,绿树成荫,是很多游泳者下水的首选地之一。事发当天,时值周六,气温升至摄氏三十度,来游泳的人有所增加。在如此宜人的游泳场所,从没人遭遇危险,而单单曹修光被快艇撞死了,这能是偶然的吗?

身为雁江区委副书记、雁江区公安局长的曹修光,恶贯满盈,民间口碑极差。曾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还绑架殴打维权律师。往前推几天,九月一日,法轮功学员陈友荣、刘淑辉、杨昌文被非法判了重刑,这都与曹修光有关。可是不到十天,曹修光就被快艇撞死。这是恶报啊!

被铁锚砸死的报业集团董事长

水中被快艇撞死就够离奇的了,还有一位更离奇,我们就看看这位的死法:

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一艘游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河南日报》报业集团董事长、社长杨永德正在这艘游船上坐着。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他走出船舱,站在船舷边接电话。当时风微浪低,天气尚好。可是转瞬之间,一团云雾袭来,迅速笼罩了周围的海面,能见度顿时变的极低。而游船还在航行,杨永德的通话还在继续。就在此时,忽听“咚”的一声巨响,游船与一艘运煤船相撞了。船身猛的一颠,将杨永德抛向大海。杨永德在寒冷的海水里拼命挣扎。游船紧急抛锚停航,沉重的铁锚恰巧击中杨永德头部,结束了他六十四岁的生命。

表面看杨永德的死亡过程,确实有必然的因素在其中。从接电话走出船舱,到云雾笼罩海面,到碰船,到被抛向海中,再到铁锚击中,这些环节如此的紧凑,目的就是为了要他的命。他接电话要说是在情理之中的话,那突然袭来的云雾呢?海上碰船的几率不是微乎其微吗?那一碰,怎么就将他抛到了海中?全世界的航海历史上,谁听说过船上的铁锚砸死乘客的事? 可是杨永德就是这样被砸死了,他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命丧大海的。

从本质上看,杨永德的死亡就是在遭恶报。杨永德在其掌控的多家报纸上,大量刊载辱骂法轮大法的文章,散布谎言,毒害民众。杨永德还指使下属,配合郑州市“610”及公安恶徒,残酷迫害本单位大法弟子和三普,无理撤销了他的副处级待遇,将他劫持到劳教所摧残折磨。和三普被非法劳教期满后,还不让他回家,直接劫持到晚晴山庄洗脑班。和三普曾先后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杨永德的死,在河南官场引起很大震动。知道的人大都认为他这是遭恶报了,不然不会死得如此蹊跷。这是在向世人敲警钟啊!

上述三个案例够离奇的吧。他们死得如此离奇,不都与他们生前的恶行密切相关吗?上天将这样的恶报安排得如此离奇,不正是在惊醒和警告那些还在对法轮功作恶的歹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