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儿子仗义支持法轮功 警察竖大拇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后,我的儿子天天看电视上诽谤大法的人,很生气,跟我说:“师父好的时候人们天天炼,现在师父受迫害了就有人那么说,那是人吗?!你修炼必须得一修到底。”

那电视上都是诽谤宣传,没有真的。因为我一个人独居,想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就有个想法:要是回不来怎么办?我得把家安顿好。儿子和我说:“你不要怕,妈,你什么都拥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拥有。”我马上买了火车票去了北京走上天安门。

从此我走上了正法修炼之路。

我被驻京警察从北京劫持回来非法劳教。儿子的舅妈也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我俩被关在一个劳教所。恶警对我施以酷刑,用电棍电我。

儿子到劳教所探视我们。他先去看望他的舅妈。舅妈告诉他:“你妈被警察用电棍电了。”来看望我的时候,儿子怕我承受不住,跟我说:“你挨了电棍更要坚定!”这句话被警察听到了,把他叫到一个房间里逼问他:你和你妈说的什么?他不回答,自那以后的几个月不让他来探望我。

有一天劳教所突然让他接见了。他们把我儿子和我、还有一个警察三个人单独叫到一个房间里,摆出审问的架势。我儿子说:“大法要胜利了,你们警察不得進监狱吗?”那警察马上站起来说,“是啊,你们要胜利了,我们不得進监狱吗?”

现在看来迫害我们的警察说不定有的真要進监狱了。

我从劳教所回到家后,警察不断对我進行骚扰,又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我儿子跟那些警察说:“你们把我妈抓走,你对你母亲什么样,你就对我妈什么样,我没意见,我妈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不干。”

洗脑班是封闭式的,不让家人来见面。洗脑班有三道门,警察说过一道门说炼功就送劳教所。我天天喊“炼!”儿子天天到洗脑班去看我,警察不让见。有一天一个警察对我竖起大拇指说:“你儿子是这份的,孝顺!”

有一天儿子突然来了,我说你怎么来了?他说我是来接你回家的。这时警察来了,说,“你有这么个孝顺的儿子你有福份。你老人家回家吧!”

我在家里建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警察非法抄家时把我的东西机器和耗材等东西装了有一汽车。警察对我说:你的东西比印刷厂还全。围观的人说,这次十年八年不够判的。

警察非法送我去劳教。到劳教所我坚持不下车,警察没有办法,又把我儿子找去对他许愿说:你让你妈下车检查检查身体,检查完了就让她回家。检查完了我就真和我儿子一起回家了。有个法轮功学员问警察:她会被劳教吗?警察说,不能,因为我们已经和她儿子许愿了,让她回家。

儿子单位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九九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开始,他的同事大部份受中共诽谤宣传的影响,对大法有些看法。他回到家跟我说:“同事都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就低着头走路,不敢抬头。”我劝他,“你不要难过,有咱们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现在好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已被二十万大法弟子和家属以群体灭绝罪等罪行控告到高等检察院和法院去了!现在有同事问他:“你妈还炼不炼法轮功?”他就有意大声说:“炼!不但炼,还给我挣钱呢!这么大岁数了,身体好,没有病这不就省钱了吗,省钱不就等于挣钱了吗?多好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