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乎所以,敬请善待身边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今天,听A同修说一位76岁的老年大法弟子被从学法小组撵出来了,我有点惊讶,问了事情的原委:

原因是小组年轻大法弟子都因老年同修读法慢,错字、掉字多,感到厌烦,有时轮到老年同修读法,其他同修不是认真听,甚至说话,叽叽喳喳,每次如果最后轮到老年同修读法,因她读的慢,不让她读,把她跳过去,包括小组协调人在内也是如此。

据说,这次竟然发展到老年同修读到还剩半页法时,停下来发四点钟的正念,发完正念后,同修们齐刷刷地都走了。老年同修想,我是读师父的法,都走了,我也要把师父的法读完再走,便坚持读完了。老年同修自言自语:“都不守纪律。”小组协调人一声没吭,等老年同修读完法后,锁上门回家。

晚上,老年同修想了很多。第二天,带着对学法小组依依不舍的心去了学法小组,心想既然年轻大法弟子都嫌弃自己读法,就去学法小组学最后一次,再把书拿回来,自己在家学算了,就这样离开了学法组。

过几天,小组协调人和一年轻同修去了老年同修的家。老年同修以为她俩是去叫她回学法小组学法的,可他们不但没叫她去学法小组学法,年轻同修还指责她一通,叫老年同修向内找。协调人既没制止年轻同修,也没安慰老年同修,就这样从老年同修家出来了。

老年同修本来独居,想到失去集体学法的环境,对突如其来的关,心里很是失落,已从学法小组出来一个多星期了。

A同修去老年同修家看了她,并与她一同学了一下午法。事实证明,她一人在家学法还是不行,因为掉字、错字,她根本不知道,有时跳行也不知道。我说叫A同修抽时间去学法小组与同修交流一下,请小组协调人让老年同修尽快回到学法小组去,A同修表示以前就与小组同修分别交流过,都嫌老年同修掉字、错字,厌烦她,交流不了。

鉴于此,我想借明慧一角与学法小组所有当事同修交流一下。

同修啊!大法受迫害十七年了,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了今天大陆大法弟子宽松的学法环境,大法弟子是整体,师父要求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因为大法在常人社会修,为了我们不被污染或少被污染,甚至为了有一个去我们各种心的环境,所以要求我们集体学法,共同提高。

老年同修学法的状态可以理解,其实笔者偶尔也与老年同修学过法,本人还觉的算可以,毕竟老年同修没有上过学,而且年龄大。可能长期在一起学法的同修觉的有点磨心,这能理解。但是,老年同修的学法状态一直改变不了,是不是要去我们其他同修的急躁心、嫌弃别人的心、厌烦心、看不上别人的心、赶时间的心、一边学法一边想着快学完法回家的心呢?如果我们都嫌弃她,把不好的物质都往她空间场扔,她的学法状态能改变吗?

据说小组同修都有不同程度的谁也说服不了谁,逃避矛盾,哥俩好哥仨好,吹捧同修,左右逢源,经常拿法理压别人,叫别人向内找,而自己不向内找,迟到早退想去就去,想走就走,只有老年同修和另一同修不迟到不早退,小组协调人一直怕得罪同修,像哄小孩一样拢着大家学法,这样的整体能坚固吗?对整体环境负责了吗?我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想如果这个状况不改变,那是修炼中的漏啊!旧势力一直以来就想削弱我们的整体。老年同修离开了学法小组,同修不再闹心了,舒服了,旧势力高兴了,师父为我们提高不了而惋惜啊!

听说在迫害最严重时期,老年同修从武汉带资料回县城,被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她没有向恶人妥协,没有说出任何同修。零七年,本县十来名同修受迫害,一时间整体成了一盘散沙,老年同修主动提供场地让周围的同修到家中学法,那几年,使同修有了集体学法和交流的环境。

她一直独居,基本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我们应该看老年同修的闪光点,帮助她修去修炼中的不足,珍惜同修间的圣缘,我们都谈敬师敬法,她是读师父的法,不是读常人中的什么东西,法没读完就离开了,那我们敬师敬法了吗?我们不能把向内找挂在嘴上,找别人而不找自己啊!

迫害还没停止,希望都静心学法,真正的把法学進去,扎扎实实的修,别让我们有漏的心给自己或整体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别让师父失望。不能忘乎所以,敬请善待身边的每一位同修,修炼中无小事啊!看不起别人也是严重的私啊!

让我们一同重温师父的教诲:“将来的生命都是为他的,过去的生命是为私的。(鼓掌)有的生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管其它生命,这在世间上表现的也是淋漓尽致。有的世人为了自己的一口气,不管如何伤害别人,从来不考虑别人。这个私有些人表现非常恶,有的人专门找人欺负,总是看不上别人。没有谁给他这样的权力。你们不能这样,修炼大法的人都不能这样。”[1]

不在法上的,敬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