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遭马三家迫害 大连宋爱莲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宋爱莲,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两次被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遭受身心凌辱与摧残。她丈夫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被迫与她离婚,家庭破裂。

二零一五年六月,宋爱莲加入诉江大潮,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下面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所遭受的迫害情况。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早晨在住家附近小区花园里炼功,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九月,因为免费给民众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盘,讲真相,我被普兰店市新金县大刘家派出所绑架,一天一夜后又被绑架到普兰店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我不穿牢服,狱警就用一根一尺长的胶棒打我,我绝食抗议这种无理迫害,就被戴上手铐和脚镣(一种死刑犯才用的刑具),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零三年十月,在没有任何签字手续下,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大连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里狱警以给犯人减期等好处来诱使犯人迫害我们。因为我没有犯罪,我不背监规,犯人就不让上厕所,就是让你上厕所,也不让你关门。没有手纸也不让你买,有时就用她们用过的,还不能叫她们看见,叫她们看见就骂你。不让人睡觉,强制劳动。因为我不转化,狱警把我关进小号,将两手铐在铁管上,白天黑夜的站着,不让动。还有一次狱警强行不让我睡觉九天八夜,白天强行洗脑,逼迫听诽谤法轮功的污蔑之词,晚上站着到天亮。

二零零四年十月,大连女子劳教所解体,我又被转到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迫害。被强行洗脑、强行劳动、强行做操,不做操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晚上干完活,收工后到水房站到十点,才让你回屋睡觉。酷刑转化被关小号,狱警将我两手铐在长椅腿上,在小号里,她们将我打倒在地,用穿的军警皮鞋踢我。四人将我的后背脊柱踢伤,她们看我脸色苍白。数月后,就拉我上医院检查,结果导致骨节增生五节。由于拒绝“转化”,我被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加期两个半月。

二零零七年为所谓奥运,大连“610”伙同当地派出所的人把我从家中绑架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强行洗脑。也不通知家人,致使我儿子找了三天三夜才打听到我的下落。在洗脑班,包夹(雇佣外来人员)给我们吃抹上药物的瓜子,不给任何人吃,只给法轮功学员吃,吃后脑子迷糊,再利用儿子亲情,强行转化,进行精神摧残。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因为大连法轮功学员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大法真相,看到新唐人电视台节目(海外法轮功学员自办的视频媒体),就在大连各地帮助民众安装电视天线。大连“610”在时任政法委头子周永康操纵下,下令抓捕大批法轮功学员,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安锅事件”。就因为我家安装了这种天线,派出所警察就在我家门口蹲坑,当我回家时,他们就堵在楼梯口将我绑架到派出所二天一夜,并私闯民宅,非法抄走我家大法书籍,大法音像,还有印有大法真相的人民币若干,抢走大锅(天线)。在送看守所体检时,当时血压180mmHg,脊椎弯曲(拍照的X光底片在大连姚家看守所),他们依然将我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我第二次被绑架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被酷刑转化迫害。从早晨七点到晚上九点蹲方框(最长从早晨七点到半夜十二点),让人蹲在一块小地砖上。你要不蹲,就吊起来,铐在床架上一头高一头低,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揪的满地都是,拳打脚踢,蹲了半个月。一个狱警穿着皮鞋踩着我的脚背,拽着我往前走。更邪恶的是,狱警用塑料袋套在我头上,想窒息我。狱警说,你身体挺好的,你也献献器官吧。当时套上塑料袋后,后面俩个狱警说快给系上,说了两遍,我没动。狱警说,你还不动,我一直没动。看到我的脸都紫了,最后狱警把套在我头上的塑料袋抽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