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找给人家九十九块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说这个“多找九十九块钱”的故事之前,先写出星期天的一件事。我和丈夫(同修)一起去参加表哥孙子的满月宴,一路上发生了一些事引起一点感想,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

不知道为什么公交车过了一辆又一辆,就是没有我们要等的那一辆。我觉得是师父在点悟我三件事做的不好,回不了家了,所以心里不好受。上了一宿夜班,这时很想回租的楼里去睡觉,心里急,也没了正念。和一位等车的大爷讲真相,人家不理不睬的。只讲了基本真相,看人家那么冷淡,人心起来也讲不下去了,也没讲三退。大爷坐车走了。

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只是搭了几句话,也没讲真相。那人走了。

又来了一个年轻女子,听着耳机,很文静,我也没讲。

这时来了一位骑自行车的老大姐,她到我们身边下了车,看看我们俩和那个女孩,然后支好车子,拿出车篮里的挎包,犹豫了一会儿走向我们。虽然这位大姐戴着帽子和口罩,但给我的感觉她很疲惫。丈夫悄声说:是同修!我也猜到了,微笑着看着她。她搭了几句话,就问我知道三退的事不?我笑着说:是同修!她也很激动和我握手,我俩交流了几句。她说她今天状态也不好,在家躺了一会,觉得不对劲,就起来发一会正念,然后就出来了。我说,大姐,你去跟那个年轻人讲,我发正念。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那女的只是捂着嘴笑,摇头。

一会来了一位大妈,同修又给大妈讲,好像是退了,因为他们说话声音小,周围噪音又很大,所以听不清。

后来女子回到站牌下的椅子上坐下,同修又说了几句,我也讲了几句,女子不理我们了。一会儿同修走了,那位大妈和女子说了两句什么,我没听清,似乎感觉是在说同修。女子没吭声,因为她知道我也是大法弟子。我有些感慨,这人算是得救了吗?丈夫说,那老太太很烦!受谎言蒙蔽的生命啊,大难来时你们怎么办!心里难过,却开不了口!

我们等的车终于来了!上了车,不久,忽然一阵恶心,想吐。第一念就是上火了,晕车,因为修炼前我就这样,着急上火坐车就晕车!马上否定这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晕车是常人的毛病,我是修炼人,那些感觉不是我!然后背师父的《论语》。背了两遍,感觉不那么恶心了。闭目靠在椅背上,回想刚才等车的一幕,同修疲惫的身影,老大爷的冷漠,大妈的厌烦,年轻女子的“与我无关”的淡漠表情,交替在我眼前晃动,挥之不去!

县城的同修很多,出来讲真相的也很多。经常听到熟悉的人或家人说到在县城遇到同修的事。我们这里也有许多同修在讲,每个集市上,都会有好几个,甚至十几个同修发资料讲真相。总的来说在这一带人们知道真相的很多。可是我个人感觉真正明白真相,理解、支持甚至佩服大法弟子的人却很少很少,甚至很多大法弟子的家属都不是很认可。本地人对大法弟子的态度多是不理解:不好好干活成天赶集说这个!而很多常人对县城同修的感觉是,烦。

不止一次听到常人说起去县城遇到大法弟子的事,上来就讲三退,在身后追着不走。小姑就曾经遇到过这样的同修。小姑怕心重,不敢说她嫂子是炼法轮功的,她已经退了,只是跟追着她的同修说,我知道了,你走吧!

这个同修跟了她一路,从公交车上,一直追到商场。小姑烦透了,当时她已经在看《转法轮》,自那以后不看了,回家把书还给了我,还说了很多不理解甚至很抵触的话!

还有一次在公交车上,两个妇女说起在车站等车,总会遇到小媳妇老太太追着让三退,说吃饱了撑的,闲的难受,真不知道他们为啥。当时我给他们讲了我的亲友中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迹,和为啥三退。我虽然没说我是大法弟子,那两个人听我的话音也猜到了,就不说了。也不理我,而是聊起了别的!

很久以来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真相资料发了那么多,那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可是真正明白并接受真相的却那么少呢?(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认识)

想着,忽然车身一阵晃动,车子一下子朝一侧倾斜过去,然后又恢复正常。人们一阵惊呼,稳定下来,开始议论,这大坑也没人填上!谁填哪?谁管哪?!我看看窗外,原来到了离家最近的那个镇上,这里的集市在这一带算是最大的,也是同修最常来、来的次数最多、人数也最多的集市!听着人们的议论甚至牢骚,我莫名的脸颊发热!想起前几年的一件事。

来这个镇集市赶集的人很多,特别是腊月,人更多,上厕所就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么大的集市只有一个公厕,又脏又乱,很少有人打扫收拾。那年腊月,厕所很久没人管理,满地的屎尿。人们上个厕所很难,怨声载道。同修的二哥就曾经两次对同修说:你们法轮功咋不把厕所给收拾了?!我们几个经常去集市讲真相的同修商量,大家把厕所收拾干净,既能方便大家,又能证实大法。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几个同修也没有去收拾,最后是市场管理的人给收拾了。后来听说,是很多同修嫌脏,认为有那时间还不如去发几本资料、救几个人呢!这件事一直象一根刺一样扎在我的心里。直到前些日子,三姐同修还在想去做,可是没人愿意配合!

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处处替别人着想,我们做到了吗?我忽然明白了,众生为什么对我们不理解,甚至厌烦。不是众生太执迷不悟,是我们没做好,没做到真善忍的标准,他们怎么相信呢!没有让常人看到大法的美好在你身上显现。

再说这个“多找九十九块钱”的故事。

曾经在集市遇到一个卖帽子的小伙子,三十岁左右。第一次遇到他是我和三姐去集市赶集。说是讲真相,那时我俩还不会讲,怕心和面子心都很重,所以只是转转。那时已经快到夏天了,卖夏天戴的帽子的摊位特别多。我俩也想买帽子。转到一个卖帽子的摊子前,过程中我也想讲真相,只是找不着话题开头,这时三姐给他二十块钱,等他找钱,帽子是十五块钱。我说了句:可别找差了!那个小伙子很激动,声音很大的说:找差了?!去年我找差一回,多找给人家九十九块钱哪!人家给我送回来了,因为人家是炼法轮功的!我和三姐一听笑了,说,若换成平常人能给你送吗?他“哼”了一声。我说:不但不会还你钱,还得笑你傻呢!他说:那一定的!我就说法轮功好!

第二年的夏天,我和同修一起到镇上这个集市赶集讲真相。快回家时,下起了小雨,集市摆摊的人都纷纷收摊回家。我才想起我是来买帽子的,于是小跑着到一个正在收摊的卖帽子的摊位前,喊:我买帽子!那人问:干啥戴?我说下地干活戴。他给我推荐了两种适合我的,我挑的过程中似乎弄脏了帽子,我说,你放心我一定买的,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说:“法轮功好啊!我一次卖帽子多找给人家九十九块钱,人家给我送回来了,是炼法轮功的!”我一听这话才认出他是去年卖帽子的那个小伙子。

我给了他一本真相册子。他说,他喜欢看《明慧周刊》,问我能给他几本看看吗?还说有一本周刊,其中一页被他闺女给撕了,他心疼坏了!我说我下集给你送几本来!若不是那位同修言行证实大法,让世人真正的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和好,这个小伙子怎么会如此真心实意的认同大法,并且接受真相,传播真相!

顺便提几句自己的经历。去年刚出来打工的时候,在陌生的环境,一开始讲真相还开不了口,我和丈夫就从一个好人做起。每次去接班,都帮着上一个班的同事打扫卫生,收拾废料;有些没上过学的,或者对写字很生疏、不愿意写的,我们都主动帮着写报表;一个班的同事更是力所能及的帮忙,从不计较干活多少,吃亏占便宜的从来不想。所以同事们和我俩都很好,后来我们给他们讲大法美好,和迫害真相,即使不三退的也会改变他们对大法的看法,因为眼前的大法弟子和电视上说的不一样。有一位河南的同事,我帮他写报表,跟他讲真相。他说:我刚来就看你俩和别人不一样!我告诉他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师父就是这样教的,只是我们做的还不够好,达不到师父要求的,所以,你们还不能完全看到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他退了少先队。

师父说:“做到是修”[1]。同修们,我们做到了吗?!生活是修炼的一部分,而不是修炼是生活的一部分哪!

师父在新经文中一再强调“修好自己”[2],那就是在告诉我们整体的不足在哪了!我写出这些想法,不是指责,因为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一直想和本地的同修交流这方面的感悟,只是总觉的自己很差劲,看到同修和整体有不足也不敢说,因为觉得没资格说!今天我想去掉这颗心。不管我层次高低,我也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应该有这个义务和责任。修好自己,整体提高,更好的救度众生,不是只把它当作一句口号喊喊就算了。师父要求我们:“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2], 这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还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