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父亲八十七岁,在几个月前去世了。处理了父亲的事情后,妹妹俩口子找到我,告诉我他们咨询了律师,父亲有一笔钱,咱俩都能得到三万多元,你正好用这笔钱还房贷,能解决大问题。我跟妹妹说:“这笔钱我不打算要,你们要这钱我不管,继母照顾老爸这么多年不容易,就给她养老吧!这些年要不是她对我修大法大力支持,一些事尽量不牵扯我,还告诉家人你大姐炼法轮功炼的挺好,谁都别打扰她。这也算她善待大法弟子得的福报吧!”

妹妹接过来说:“姐姐,你平时小事让着别人也就是了,几万块钱说不要就不要了,这不太傻了吗?”我说:“钱财是身外之物,我不看重,虽然我也没什么钱,这些年为了还房贷一直在打工。但我是修炼人,按照师父的要求遇事先想别人不想自己。父亲走了没留下什么,只有这笔钱。我这份就给继母留下了。”

妹妹看着我,沉默了一会,突然说了一句:“我那份也不要了,都一起给继母留下吧。”

看着没修炼的妹妹也能在当今这金钱社会为得到个人利益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情况下,放弃几万元的利益,让我很感动。这都是师父洪大的慈悲、大法的强大威力呀!

怨恨冲昏了头

从母亲去世后,我就很少回娘家了,是因为父亲又娶了一个妻子,在我的心中,继母再好也代替不了母亲。由于对母亲的思念,每次回家还没等進家门,眼泪就止不住的流。虽说继母不说什么,可是我看到她对我所做的都是假惺惺的。发现父亲也没有了昔日的笑容,更没有了以前嘘寒问暖那无比亲切的感觉,甚至都怕我回家。

过年后,我看父亲家里存了几箱白酒,心里嘀咕:“父亲血压高不能喝酒,那不是给继母的俩儿子留的吗?”我想试探继母的反应,搬起一箱就往出走,继母赶紧说:“你能搬动吗?”继母的高声引来了父亲,父亲没到跟前,就厉声道:“你搬那么多酒干什么?”我赌气的说:“送礼!”父亲说:“送礼拿两瓶不就够了吗?!”看来他俩都舍不得。

有一次,我大老远的去看父亲,因为在家乡有事耽误了,没能及时离去,想第二天再走,这时父亲发话了:“天快黑了,怎么还不走?”我说:“爸爸,我想明天走。”父亲不高兴了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没听清。

看到父亲娶了继母后,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回家想多住一宿都容不了,娶了个小老婆,心里连女儿都没有了。越想火就越往上冒,就对父亲吼道:“如果我妈活着,会这样对我吗?都这么晚了,还赶我走,要是赶不上车,就得住旅店,你忍心吗?你还是不是我父亲?!”回手抓着包,就往出走,泪水也不停的往出流,在心里发誓我不会再回来了,我没有你这父亲,更没有娘家。恨父亲无情,恨继母把父亲变成这样,心里充满的都是怨恨。

本来婚姻的变故就已经使我心里不平衡,再加上有娘家不能回,心里恨所有的人。身体越来越不好经常失眠,心脏病、风湿病、神经性高血压让我苦不堪言。

真善忍改变了我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幸运的学了法轮功,是法轮佛法真善忍法理彻底改变了我,身体的病都好了,心情也好了,知道做人要用真心善心去对待别人,遇事要忍,处处考虑别人,不能自私的只想自己了。

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用真善忍三个字来衡量,一个字都没做到。没做到“真”,撒谎习以为常,根本就不送礼,说拿酒送礼只是看他们对我的态度怎样。没为他们想一想,是不是他们也有安排,自私的只想自己的感受,想干啥就干啥,不考虑他们能不能受的了。也没有善心对他们,只想自己失去了母亲心里难受,没想父亲失去妻子的朝夕相伴是儿女代替不了的那种关爱。和父亲说话没好气,没个笑脸,好象都欠我的。更谈不上忍,一句都不让说,动不动就跟父亲发脾气,认为母亲刚走,你就找了一个,心里谁都没有。其实还是对母亲的情。

我修炼了大法,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知道事事都要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去掉那些不好的行为,时时刻刻都做个更好的人。思想境界升华了,心里那些怨恨不知不觉都没了。几年过去了,心里惦记:不知快八十的父亲怎么样了?

当我见到父亲的时候,看他衰老了好多,看到我第一句话就说:“回来就好好的,我们过得挺好的,你可别搅和。”听到后心里很难受,由于当初自己的任性、自私、妒嫉、不理智伤到了他们。想到这,就笑呵呵的坐在了父亲身边,说:“您别生我的气好吗?以前都是女儿不好,以后再也不会跟你发脾气了。”然后又关心的问继母说:“心梗病彻底好了没有?”继母看着我笑着说:“这次你回来真的象变个人一样,觉的你又年轻了许多。”

我就把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变化和他们讲了,父亲也笑着说:“你是修了大法了,才回家的,从你妈去世后,很少见你笑,现在看来你心都在笑,大法能把你那任性的脾气变成这样,我感谢大法。”然后就双手合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从那以后,经常看见父亲双手合十,就知道他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想想,如果不是真善忍佛法化掉了我多年的怨恨,怎么说也不会回娘家的。我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并且给老俩口做了“三退”,又给继母请了大法书《转法轮》,她已经学了好几遍了。

遇事先为别人着想

父亲今年八十七岁了,满面红光。去年九月份的一天上午,突如其来的心抽了起来,头往后挺,脸色发青,家人急忙叫了120救护车。快到晚上时,他醒过来了,医生都说年岁太大了,很危险。

第二天,父亲意识清醒了,我和他说:“老爸,你的命是我师父救的,医生都说很危险,也是你经常合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的福报。”他听后点点头。

我白天上班不能来照顾,只好值晚班,我连看了三个晚上,几乎没睡觉,继母来接班看我在炼功,就说:“熬了好几天还挺精神的,这大法真的太神奇了,我都没想你爸还能活过来,连想都不敢想,医生都说是个奇迹。”一个星期,老爸出院了,全家都感谢大法师父。是大法师父救了老爸一命。

事隔不久父亲因胃出血又住了医院,一连二十来天,我都坚持一个人值夜班。继母几次要换换我,跟我说你太累了,晚上休息不好白天还得上班,不能只你一个人值夜间班。我说不修大法,我做不到,我们师父说:“做什么事都先想别人”[1]。您毕竟也七十多岁的人了,熬夜怎么受的了。

继母看我那坚毅的眼神,赞许的说:“修大法了就是不一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