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近期同修被重判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今年以来我市连续发生大法弟子被重判的案例:

四月二十四日,重庆九龙坡区法院非法判余光河有期徒刑九年,周虹四年、杨昌琴三年六个月,陈昌英二年六个月,刘建平二年,并勒索罚金。

八月四日,重庆市渝北区法院非法判处唐明华有期徒刑四年。

八月二十二日,重庆市巴南区法院非法判张君有期徒刑五年。

八月三十一日重庆市渝北区法院非法判高云霞有期徒刑五年。

在此之前的情况是: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重庆九龙坡区法院非法对余光河、周虹、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進行庭审。五位法轮功学员都坚称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真善忍无罪、讲真相无罪。三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了全面、充分有力的无罪辩护。法院指派的两位律师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引导和律师的辩护得到启发,也认识到法轮功学员无罪。法官问两个指派律师的意见时,二人均回答:“同意被告人的意见”。

唐明华,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被绑架,二零一六年五月九日在渝北区法院开庭。律师为唐明华做了无罪辩护。此后渝北区法院一直没有做出判决。

张君,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被绑架,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开庭,面对律师的质询,公诉人在法庭上讲出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法轮功是‘邪教’,也找不到任何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邪教’,就是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邪教’。”并且在当天庭审记录上签字确认。

高云霞,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渝北区法院非法庭审高云霞利用庭审讲述了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提高道德、使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实真相。律师为高云霞作了无罪辩护,公诉人无言以对。

以上几个案例都是在狱中同修坚定正念反迫害,律师奋力抗争,邪恶因素遭到沉重打击和抑制而长期不敢判决情况下突然对他们作出如此判决。

而且在九月二十、二十二日,重庆电视台播出了污蔑大法的节目。

九月二十三日,余红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九龙坡区国保警察绑架。巴南、渝北、北碚等地在此前后还有多名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或洗脑班。

为什么出现了这样的状况?师父早就提醒我们:“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的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1]我们重庆的同修真的应该认真反思一下。这一年来我们干了些什么:

自年初“两高”出台新司法解释后,有同修认为这是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想法没有错,但是在做法上出现了偏差:他(她)们模仿常人在同修中发起了要求罢免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联署征签。要求同修以实名签署给习近平的公开信。征签时有同修提出质疑时,有人以“这是最后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人家飞上天了,你就坐在地上哭吧”等说法来劝说,当有同修问明慧的意见如何,征签的人还用“明慧知道”来骗取同修签名,先后有上百人参加联署。

当有同修指出公开信的内容和征签的做法不符合大法时,他(她)们坚持认为他(她)们是在维护大法,所有的质疑和不同意见都是来自内部的干扰,置之不理。当同修指出征签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时,他(她)们认为不能以个别事例来否定征签项目。他(她)们以能够征签到的同修数量为第一追求目标,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三月底四月初。这期间出现了余光河等同修被重判的事。这时我们没有真正重视起来。

接着他(她)们又在同修中发起了到美国白宫网站参与签署“敦促习近平结束制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请愿书征签活动。当同修致信明慧网得到回复通知他(她)们后,征签发起人仍以明慧网虽然没有邀请大陆大法弟子参与,但也没有反对为由拒绝停止征签,而且声称要长期保留征签。

白宫征签活动结束后,他(她)们又召集一些同修参加网上“法律知识培训”,还组织若干学法小组联网学法。他(她)们对明慧同修的提醒置若罔闻,甚至有人抵触说“明慧婆婆管我们”。对同修的不同意见根本就听不進去。

孙政才落马后,他(她)们又发起给陈敏尔写联署信的活动,先后三批约百人左右实名(据说还留下住址、联系电话等)联署给陈敏尔和张国清寄信,这些信件还寄给其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政一把手,还寄给中办、国办、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信中没有认真的讲清大法真相,而过多的讲了恶党的内斗。而且据说是为了安全,不让邪恶找到牵头的发起人,让所有参加联署的人每人都寄出内容相同,署名相同的信给相同的收信人,这效果可想而知。为了進一步扩大影响,几个发起人到处还游说同修参加联署,严重的干扰了同修证实法救度众生。

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作为知道此事却没有参与的同修,甚至提出过不同意见和建议的同修都应该深刻反思自己:

师父早就告诫我们:“修炼中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出现的不正确的状态和不好的人的行为的时候,那就是针对人心来的。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没做好就会被钻空子,也许在这方面需要这样去针对,才出现的。一旦这种事出现,大家都着急:为什么给大法弟子丢脸哪、出现这些人哪?可是大家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其实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这些人、这些表现就没有了,因为不会在大法弟子中出现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许的,谁也不敢。你别看邪恶它怎么邪恶,它不敢这样做的。旧势力的因素它敢于在大法弟子中起这个作用,就是因为你有这样的人心,需要这样人的出现。在这方面大家一定要清醒。”[2]

“无论在大法弟子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一定是针对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来的,一定是这样的。”[2]

“不叫它们钻空子,修炼中要多看自己。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首先想想自己,想想做事时的群体,可能就会找到问题的根源。”[2]

是的,我们没有真正按师父的要求首先想自己,对同修在修炼中出现的问题,我们没能在法理上和同修交流清楚,而是责怪同修固执己见,其实是自己没有学好法,没有在法上认识清楚,也就不能在法上跟同修讲清楚,也就没有在法上共同提高;在同修不接受时,我们没有向内找自己,而是回避不参与,没有想到对同修负责就是对大法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我们看到了同修寄期望于常人的心,我们自己是不是也有?同修有急于求成的心,是不是反衬出我们也有急躁心?同修有自以为是之心,我们是不是有瞧不起同修之心?特别是一次又一次参加联署的同修更应该反思自己为什么跟人不跟法?

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体现的并不是人中的互相关心与团结,而应是我们对法负责的态度与我们身为正的生命的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的一个最起码的要求。

我们没有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同修被迫害了,众生被毒害了,造成的损失只有自己来弥补。记住师父的教诲:“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绝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4]

重庆的同修们,我们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在法中归正自己,修好自己,走好走正最后的路。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正念、智慧和威德去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