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血栓半瘫三个月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开始修炼的。在这十几年的大法修炼中我受益匪浅。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价值和为何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修炼中在师父的保护下经历了很多魔难。当我在梦中梦见师父非常高大的身躯,象慈父一样慈悲的微笑着。如今一直还铭刻在我的心中,每当想起师父的音容笑貌我就不断的激励自己要精進。下面我说说在我修炼中经历的两件事。

一、脑血栓半瘫三个月痊愈

二零零四年二月,我父亲患食道癌已到晚期,不能進食,做胃手术下管用注射器進食,不分昼夜每两个小时進一次食。我每天还要做高蛋白营养餐等。基本没有学法炼功的时间,这样我慢慢的脱离了修炼。

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清晨,我刚起床就觉的头晕目眩。这时邻居敲门借东西,见我嘴歪眼斜,马上给我家人打电话。家人来了把我抬到出租车上。送到医院做CT是脑血管主干堵塞,诊断脑血栓右半身瘫痪。医生说半年出不了院。当时我手脚没有一点知觉,每天需要两人护理。我住院第三天,我父亲去世了。孩子在上大学匆匆从学校回来把我接回家决定休学护理我。说我的手什么时候能握拳头了他就回学校。

看到孩子为了我把学业都耽误了,我心里着急呀。心想只有炼功学法我才能快速的好起来。也只有师父能帮我恢复正常。当天晚上我用近七个小时的时间将五套功法炼了一遍,真是挥汗如雨。每个动作都要使尽全身力气,要歇上好一会。到了第二天奇迹出现了,感到全身特别轻松,我能坐起来了,还能站起来了。我眼含热泪无言诉说对师父的感恩。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简直不相信眼前这太不可思议的奇迹。让我握拳头,我见床头柜上放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我用右手把它抓在手里渐渐的向上举向上举向上举。终于举过了头顶。孩子放声的哭了。真正的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心里万分感激师父相救之恩。这才放心的买票回学校了。孩子走后,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三天后我能自理了,一周后我就能做饭干点轻微的家务活,一个月我基本恢复了正常。三个月左右完全康复没有留下一点后遗症。

二、“火车等你呢”

我家住在铁路家属楼附近,距离铁道线不超过一百米。离火车站大约有两千米远。在二零零六年端午节,我要去长春看望还在上大学的孩子。我提前两天买好清晨四点钟开往长春的火车票。端午节我起早准备就绪,看看时钟才三点半,我刚要坐下猛然隔着窗户望见火车已行驶过来了。原来挂在墙上的时钟停了。火车距离站台只有几分钟了,我下意识的拎包急跑下楼,因当时来不及换鞋,只好穿着拖鞋跑。我上了大道在飞奔。当时我觉的自己的身体特别轻,如一片羽毛似的,大道上没有行人,只有几辆出租车接站迎面开来。到火车站记不清是怎么样窜到了检票口,这时检票口已停止了检票。检票口的门已被锁上。我站在那看着火车徐徐开走,心里很失望,突然火车慢慢停下来。这时检票员很快将门锁打开,朝我大喊:“快上车,火车等你呢。”我没容多想,腾腾几步就踏上了火车。到车上有两位小青年给我让出了一个座位。坐下来我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不是偶然,这都是师父在帮我呀。

回家后我到对门邻居大姐家说起这次赶火车的事。她老伴是铁路退休工人,是铁路技校毕业从事火车司机工作。当他听我说完经过后非常惊讶。他说铁路的规章制度是铁打不动的,要求非常严格。在火车起动后,没有极其特殊意外事故发生,就是国家领导人都不允许随意停车。他不相信有此事。第二天他夫妻俩来我家,刚進门王师傅就说:“法轮功真神了!”原来他去车站打听确有其事。我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又劝他们赶紧退党、退团、退队。这样才能有个好的未来还能保平安。王师傅很痛快的退出了党,大姐退了团,并说:“今天我们夫妻都明白啦,法轮功给我们三退是为了我们好。”孩子放假回来也主动退党,全家人表示:谢谢李大师,一定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