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法轮功学员18年遭受迫害综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公然违宪、违法,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打压。陕西与全国其他省区一样,在610的操控下,公检法司无法无天,对各市县(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根据明慧网所报道的迫害事实,编写了这份报告,鉴于中共层层封锁与各种原因的限制,实际情况应该远远超过这些报道,但从中足以看出这场迫害的邪恶与残酷。

本报告包括四个部分:

陕西省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概述
陕西省典型迫害案例
陕西省各市县(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的统计
陕西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黑窝的罪行

第一部分 陕西省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概述

根据明慧网的报道,十八年来,陕西省法轮功学员最少有1232人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包括拘留)。其中最少44人被迫害致死,187人被非法判刑(另有18人非法庭审后尚未宣判),401人次被非法劳教,220人次被强关洗脑班,18人被强关精神病院,321人次被非法抄家,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见表1-1)。

图1:陕西省法轮功学员1999~2017年遭受迫害人次统计
图1:陕西省法轮功学员1999~2017年遭受迫害人次统计

表1-1 陕西省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来遭受中共迫害的人次计

绑架并非法关押 (人次) 非法抄家(人次) 非法判刑 (人) 非法劳教(人次) 非法关押洗脑班(人次) 迫害致死 (人)
1999.7.20-2001.1.23 135 27 2 56 19 3
2001-2004 307 39 36 179 72 12
2005-2012 455 134 103 139 106 23
2012-2017.8 312 121 45 4 23 6
受迫害时间不详 23 1 21
合 计 1232 321 187 399 220 44

注:最少有96人被非法关押5年以上;最少有18人被关押精神病院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迫害开始前,各地公安局给所有炼功点都安插了卧底的警察,他们假扮法轮功学员,摸清了各点学员的详细情况,而且还拍有照片。所以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各地公安部门迅速按名单找到了相关单位、机关、学校、企业、街道、村镇,对法轮功学员逐一迫害。

从七月二十日开始,全省所有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约二百余人)都遭到迫害。例如:西安义务辅导站站长宋秀娟、寿顺弟被西安市610劫持、非法关押,后寿顺弟又被非法劳教;咸阳义务辅导站站长马明海,延安义务辅导站站长曹化山、李宁,安康义务辅导站站长闫传友,汉中义务辅导站站长袁世正,西安市闫良站长史文俊,西安市周至站长舒菲霞、高满堂、余勤珍、安康市汉阴站长佘程邦、渭南联系人李芝荣等被都绑架并非法劳教;宝鸡站长张振东被非法判刑;商州站长刘法琪被五花大绑挂牌游街并“大会公判”拘留。全省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传讯、骚扰,家的里大法书籍、磁带、录像带、及师父法像等被抢走,被强逼表态放弃修炼。在谎言欺骗和红色恐怖的压力下,一些学员(特别是军队、军工系统的)被逼中断了修炼。

在接下来反迫害的和平抗争中,全省法轮功学员有的到西安新城广场、陕西省政府,有的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信访局上访,为大法讨还公道;有的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真相。期间,许多人遭到绑架(包括从北京绑架回陕西的),受到迫害。截止二零零一年底,全省最少有135人被绑架、非法关押,56人被非法劳教,2人被非法判刑,19人被关押洗脑班,27人被非法抄家,3人被迫害致死。

在这期间,一些单位中共不法人员积极配合610对自己的职工、师生进行迫害。例如西安卫星测控中心、西安钟表元件厂、阎良区的西飞公司和试飞研究院、西安市户县的惠安化工厂、宝鸡石油机械厂、咸阳省建十一公司、渭南韩城矿务局、铜川基建公司、汉中勉县粮食局、安康永红中学及汉阴中学、延安中学、商州中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等。

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江泽民集团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世人、挑动仇恨。陕西法轮功学员立即开始揭露谎言、让世人明白真相。中共不法人员却以 “十六大”、“两会”、“维稳”为借口,使迫害随之加剧。各市县(区)610在操控公检法司对本地法轮功学员全面迫害的同时,还制造了几起重大的迫害事件。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省610指使西安、宝鸡等地公安局在宝鸡蔡家坡一次绑架了参加学法交流会的5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罗干的指示下,陕西省成立了“9.29专案组”,抽调大批警力, 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酷刑逼供,严加迫害,使1人被折磨致死,最少8人被非法判刑,多人被劳教和关押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二月初,江泽民窜到陕西,使各公安局、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升级。同年8月发生了由西安市610指使、户县公安局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8.2”事件。41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人被殴打致死,其余40人在户县腊家滩戒毒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又被绑架到西安市610洗脑班迫害。2003年初,在窜到西安的中共610头子刘京指示下,使10人被非法判刑、8人被非法劳教和延期关押。

在二零零一到二零零四年期间,全省最少有:307人次遭绑架,36人被非法判刑,181人次被非法劳教、72人次被关押洗脑班,39人次被抄家,12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二零一二年

《九评共产党》的发表和之后神韵光碟的推广,陕西法轮功学员迅速投入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和送神韵的救人大潮之中。与此同时,中共不法人员以“十七大”、“北京奥运”、“西安世园会”、“十八大”、“ 十一”的“维稳”为借口,加剧了迫害。

例如:出于对《九评》、“三退”的恐惧与仇视,二零零五年十月,宝鸡市610公然在本地电视台和刊物上诋毁大法,并把十月二十六日定为反“×教”日,半月之内就绑架了30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劳教所进行迫害,许多资料点被破坏;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前,西安市610绑架了30多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制洗脑;二零零八年七月一、二日两天,礼泉县公安局以传递“奥运圣火”为由绑架了22位法轮功学员并将多人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陕西省610、西安市“610”要求各地加大迫害,要求《律师协会》电话通知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不许代理涉及法轮功的案件;西安610公然群发短信诋毁大法,为迫害造舆论,短短几天,汉中、西安、榆林就绑架了20多名法轮功学员;中共十八大前,二零一一年底,宝鸡市各区县公安局把30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宝鸡市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这七年间全省至少有:455人次被绑架,103人被非法判刑,139人次被非法劳教,106人次被关押洗脑班,134人次被抄家,23人被迫害致死。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强迫转化肆无忌惮,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的事件频频发生。

二零一三~二零一七年八月

王立军出逃事件的出现,尤其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国际社会强烈谴责,使江泽民集团感到了末日的来临。所以,中共十八大后,中共江泽民团伙不甘灭亡而垂死挣扎,其在陕西的死党通过610操控公检法司,顽固坚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加大在西安市的迫害力度,还在二零一三年七月,让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张恒先窜到汉中、安康、铜川等地进行督促。所以,二零一四年国家废除了“劳教”制度后,陕西省的迫害并未减轻,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和非法判刑的数量反而增加。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痛,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二零一五年以来,全国20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包括许多陕西法轮功学员)按照依法治国的原则,向 “两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犯下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诉江),使邪恶胆寒。

从二零一五年年中开始,陕西省各级610及公检法对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大肆报复。对全省几乎所有 “诉江”的法轮功学员骚扰或绑架、抄家,迫害愈加严重。不完全统计,在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七年初短短一年多时间里,西安、咸阳、宝鸡、汉中四市最少有158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34人被非法审判。

最为邪恶的是,二零一七年三月中共“两会”刚过,陕西610操控公检法从三月十六日开始,半月之内就策划、制造了十多起迫害事件:西安市雁塔区法院、宝鸡市渭滨区法院分别非法开庭审判6名法轮功学员;西安、汉中、咸阳警方相继绑架了60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在西安“3.22事件”中,警方一次绑架了50多名前往陕西省女子监狱发正念的法轮功学员。在接下来邪恶的“敲门行动”中,全省法轮功学员几乎都受到骚扰,彰显了邪恶的末日疯狂。

从二零一三年以来,全省最少有312人被绑架,45人被非法判刑(另有18人未宣判),23人被关押洗脑班,121人次被抄家,6人被迫害致死。

十八年来,在610的操控下,陕西省各市、县(区)的公检法司都在这场迫害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公安系统对全省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绑架、关押、拘留、拘捕和抄家、骚扰;检察院、法院对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批捕、起诉、庭审、判刑;劳教委对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处劳教;有关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酷刑折磨;最少有84人两次以上被非法监禁、劳教,有96人被非法关押5年以上,其中被非法判刑、监禁最长的达13年,最少有44人被迫害致死;几乎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同时受到经济迫害:被开除公职、被扣发工资、被罚款、被敲诈、被抢劫(包括抢走学员私人的物品、现金、存折、真相币)等等;被迫家庭破裂和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各市县(区)都有。

表1-2仅仅是根据明慧网上报道的迫害事实所统计的数据(被迫害人的姓名、迫害事实详见附录1),实际数字会远大于此。

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及警察、检察官、法官的犯罪事实都被记录在案(许多人被列入恶人榜)。他(她)们都得为自己的罪行承担责任。

表1-2 陕西省法轮功学员十八年来遭受迫害的数据统计表

地区

非法关押 (人次)

非法抄家 (人次)

非法判刑 (人)

非法劳教 (人次)

关洗脑班(人次)

迫害致死 (人)

被非法关押5年以上(人)

西安市

422

76

48

120

132

12

26

宝鸡市

309

75

59

107

38

13

35

汉中市

157

59

30

42

20

8

16

咸阳市

148

69

6

49

17

5

5

渭南市

41

12

12

10

2

2

3

安康市

58

22

13

23

11

2

6

铜川市

20

4

11

5


2

1

延安市

29

2

3

14



1

榆林市

23

2

4

8



3

商洛市

2



2




不详

23


1

21




合计

1232

321

187

401

220

44

96

第二部分陕西省典型迫害案例

(一)咸阳马洁一家的苦难经历

咸阳市法轮功学员马洁女士,现年63岁,曾5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2年,被非法判刑4年,丈夫王大卫(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弟弟马明海(法轮功学员)被4次绑架,被2次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4年。

二零零一年因去北京证实法,马洁被咸阳市秦都区公安分局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她与丈夫王大卫同时被户县公安局绑架,丈夫被恶警在非法审讯中活活打死,她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回家后,靠打工苦苦支撑起这个家,抚养着一双未成年的儿女,继续做着讲真相救人的事。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马洁在向世人讲述她丈夫被迫害致死的真相及全家遭受的迫害时,遭人构陷,被咸阳市恶警刘志勇,高军等绑架,劫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由于她拒不转化,所以遭受了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下午,马洁在咸阳湖讲真相时遭人诬告,被派出所的四、五名警察绑架、拘留。

马洁的弟弟马明海,现年61岁,原咸阳辅导站站长。二零零零年一月,马明海携全家七人去北京证实法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枣子河劳教所。由于他向记者揭露了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所以遭到报复被残酷迫害。劳教所“转化办”头目杨军把马明海关押入“心理咨询室”,由三名心狠手辣的吸毒犯和刑事犯进行包夹。每天强迫马明海学习黑材料,还经常殴打、体罚,如“坐沙发”(背靠墙,两膝弯曲成90度,臀部悬空),连续17天不许马明海睡觉,光是绑在死人床上折磨就有月余。

马明海到期回家后,二零零四年二月,咸阳市公安局警察半夜破门而入,又一次将他绑架到枣子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回家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马明海刚下班回家,咸阳市秦都区沈家小区有人打电话将他骗到社区办,当即被秦都区公安分局的四、五名警察绑架到汽车上,直接劫持到汉中市皂树村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下午五点,咸阳市十一位法轮功学员正在马洁家集体学法时,马洁、马明海姐弟被突然闯入的警察绑架。接着被秦都区检察院非法批捕,秦都区法院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非法开庭,姐弟二人均被非法判刑4年。他们上诉至咸阳市中级法院。家属和律师以电话,见面递交申请的方式多次联系法官要求二次开庭审理,近期律师却被法官告之不再开庭审理让律师递交书面辩护词;目前律师没有配合他们的做法坚决要求再次开庭,并对此前非法抓捕和办案审理开庭的所有违法行为及相关人员进行了控告,同时家属也对办案人员的违法进行了控告。

(二)西安陈敏敢夫妇的悲惨遭遇

西安市新城区法轮功学员陈敏敢,男,在二零一五年前,他被4次绑架,4次被非法劳教,4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累计被非法关押7年半;2015年第五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3年。妻子(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零零一年四月、二零零五年五月、二零零八年十月4次被西安市新城区恶警周小玉等绑架后非法劳教,关押在陕西枣子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由于他拒绝转化、抵制迫害,所以被作为迫害重点,曾被铐双手,身体悬空吊在废旧的暖气管道上;被捆绑在死人床上十五天;终年关禁闭、被隔离,不见阳光,长期不让睡觉。至于劳教所恶警、恶人殴打他,更是不计其数。

他还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零零六年九月、二零零七年十月、二零零八年六月4次被绑架到西安市610洗脑班迫害。在这个黑监狱里,因为他不配合邪恶转化的要求,曾被恶人以关小屋、不让睡觉(长时间提审)、强光照射等手段进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陈敏敢的妻子霍美莲在西安市灞桥区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而遭绑架和抄家,后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身体被折磨的十分虚弱。回家后,生活的艰辛与劳碌(他们夫妇都被开除公职)使她的身体多年不能康复。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3点左右,西安市新城区国保大队以马晓江为首的五、六名恶警敲打陈敏敢、霍美莲夫妇家门。当时陈敏敢不在家,只有身体稍稍恢复的霍美莲一人躺在家里,她艰难地下地为他们开了门。马晓江等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闯入,任意搜拿家中的东西,行为极其猖狂。霍美莲拖着虚弱的身子多次阻止,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推搡并用言语威胁恐吓霍美莲。受到惊吓与威胁的她一下子瘫倒,出现了胸闷气短的症状。经抢救无效,仅三十六小时候就含恨离开了人世。在料理妻子的后事中,陈敢敏还受到新城区公安分局的刁难。

二零一五年五月底,陈敏敢向“两高”起诉了江泽民,引起西安警方的嫉恨。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6点,陈敏敢在家门口被绑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陈敏敢在长安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后因证据不足一直没能宣判,直到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押在渭南监狱。他在监狱遭受了酷刑折磨,身体极其虚弱,出现了严重症状,而狱方却拒绝了家属提出保外就医的申请。

(三)汉中杨秀莲母女遭受非人的折磨与凌辱

杨秀莲,女,70岁,她和女儿卫彩霞都是汉中市汉台区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卫彩霞替母申冤,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控告。在《控告状》中哭诉了她母女遭受的折磨和凌辱。如下写道: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母亲杨秀莲60多岁,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到北京向政府和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还没有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警察带走,后又被陕西省汉中市国保大队大队长马平安等人押回汉中,被非法关押在汉中市看守所残酷迫害一个月,同时被非法抄家,大量的法轮功书籍被抢走。

二零零二年三、四月,由于传播法轮功真相传单,我们母女俩分别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受尽非人折磨和凌辱。为了强迫我母亲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在国保大队马平安和看守所女警门全秀暗示下,吸毒卖淫犯张丽等人采用流氓手段侮辱我母亲。那些吸毒者长时间对我母亲体罚,不让睡觉,让她呈飞机状长时间倒趴在墙上,直到头晕目眩栽倒在地;稍偏一点或站不稳,便拿梳子背猛击手筋、脚筋,直到脸、眼睛全肿了。她们还用两个梳子合在一起夹我母亲的十个手指,直到失去知觉。那伙吸毒者拿板鞋轮流打我母亲的臀部,使臀部严重瘀血变成青紫色;吸毒犯张丽还用拳头猛击我母亲的嗓子、喉部,致使我母亲几个月不能说话;留下气管炎、哮喘症。

最令人发指是,恶警指使吸毒犯张丽、古丽君、刑事犯张素华等多人把我母亲拉成人字形,脱光衣裤,把牙刷伸入阴道进行凌辱,直到牙刷上沾满了鲜血。同时,刑事犯蔡晓华、唐红美各站一边,用手掐乳头,直至乳头血迹斑斑。我母亲无力的挣扎着、痛苦的呻吟着……这时她们才住了手。事情发生后,看守所女警门全秀极力在女号封锁消息。

当时我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也遭受了毒打、喷飞机(呈飞机状长时间倒趴在墙上)、三点一线(脚尖、胸、鼻子同时贴墙)、长期罚蹲等体罚。她们用这种恶毒的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谩骂师父,诋毁大法。

此次,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我母亲杨秀莲被非法劳教两年。一年后,我们母女两人同时被送到陕西女子劳教所,遭受劳役迫害。

二零零四年母亲杨秀莲从陕西女子劳教所回家时骨瘦如柴,行动迟缓。回家后,她无法摆脱屈辱与痛苦的阴影,加之邪恶的监控和骚扰,长期身心备受折磨,担惊受怕,家无宁日。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母亲带着身体的伤痛和心中的屈辱,在痛苦和无奈中离世。

(四)铜川徐桂芳被迫害含冤离世

铜川市基建公司法轮功学员徐桂芳,女,66岁,因为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判刑且两次被非法劳教,本人被迫害致死,女儿被劳教所迫害的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六月,徐桂芳在西安的大女儿因粘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资料被绑架。接着,铜川印台公安分局十几个警察到徐桂芳家抄家并将她绑架。八月初徐桂芳被放回后,她四处打听女儿的下落,不得结果,她只好到西安上访。之后又被铜川公安、六一零绑架回铜川。他们嫉恨徐桂芳上访揭露了他们,所以非法劳教她一年半。她小女儿刘春侠同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期间,徐桂芳女儿刘春侠被整天折磨、施压、恐吓,还给她打毒针,使刘春侠精神失常,而且越来越严重。劳教所怕承担罪责,才让家里接回。回家后有所好转,但由于铜川公安、六一零的人员不断登门骚扰,刘春侠就善意的给他们讲真相,结果又被他们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当母女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一直在外县租房居住。

二零零六年铜川印台公安局以回访为由,又一次来徐桂芳家抄家。他们不惜造假、编造,给她罗列罪名,徐桂芳又被他们非法判刑三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受尽了酷刑折磨;好不容易回家了,当地派出所、公安、六一零又到她家欲对她进行新一轮的迫害。徐桂芳被迫再一次到外边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徐桂芳回到家中照料患病的丈夫(七十多岁)。她在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铜川市印台区公安分局恶警张伟、何蛋绑架,后被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大量物品。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徐桂芳又被强行绑架到陕西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她坚持自己信仰,抵制所谓的“转化”,遭严重迫害,劳教所嫌徐的小女儿接见时不做妈妈的“转化”,连续四个月不让接见。

九月初,劳教所让家人见她了,但女儿差点不认识妈妈了,徐桂芳骨瘦如柴,神情恍惚,说话无力,清鼻涕直流,人已失形。家属提出保外就医,铜川610百般阻挠拒绝让生命垂危的徐桂芳出劳教所回家。直到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才放她回家,回家不到二十天,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徐桂芳含冤离世。

(五)宝鸡段宝军弟兄被冤判重刑

陕西宝鸡市法轮功学员段石宝、段宝军兄弟,渭滨区高家村农民。一九九六年,他们全家修炼法轮大法,老幼身心受益;由于拒绝放弃修炼,全家10人遭迫害,兄弟二人被非法判重刑,先后被关押渭南监狱。

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不久,全家5人被宝鸡市渭滨区公安分局绑架,段石宝及段宝军夫妇等3人并非法劳教,父亲及段宝军的儿子段明刚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晚上,段石宝因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被户县公安局大王派出所绑架。遭受酷刑折磨后,他被宝鸡市金台公安分局连同他的父母,姐弟,姐夫,侄子,弟妹,儿子共9人一起绑架到宝鸡氮肥厂洗脑班。在洗脑班的日子里,专案组对他进行一个月的折磨,手铐带了一个月,其儿子手铐也带了几十天。段石宝被绑架到宝鸡市第二看守所,罚款一万多元,并抢走家中财物,后被非法判刑7年、劫持到渭南监狱迫害,其它每人罚一千元放回。不得已,段宝军与儿子段明刚被迫在外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中午,段宝军被宝鸡市公安局一处、金台区公安分局国保一科、“六一零”及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恶警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五千元现金、刻录机、手机、MP3等。段宝军被宝鸡市公安局、金台分局、金台法院非法判刑8年,也被劫持到渭南监狱。

段宝军的父亲年已七十五岁,眼看一个儿子正在监狱受刑,一个儿子又被迫害。为给儿子请律师辩护,在向律师讲真相时被告发,被西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宝鸡市氮肥厂宾馆,遭受恶警逼供、棒打、用烟头烧身;段宝军的儿子段明刚于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五年又两次被绑架、酷刑折磨。

在渭南监狱,段家兄弟两人都因抵制转化被酷刑摧残。恶警张中秋,是入监队(即十一队)主管“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分队长。他强迫法轮功学员戴手铐罚站一个星期,说是“戴铐反省,不是惩罚”。让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不停地看“转化”迫害材料,并写“思想汇报”。对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张中秋使用毒打或酷刑折磨。他对段宝军就曾施以“吊飞机”的酷刑。这种酷刑是用两只手铐分别将人的两手各铐一只,分别挂在牢房双层床上铺的两头,人身体被扯了起来,只能脚尖点地,支撑全身重量,两只胳膊被自身体重坠的几乎被拉断。

(六)延安优秀教师曹化山夫妇被多次非法劳教

曹化山,男,陕西省延安市延安中学的化学教师,教学工作兢兢业业,为人热心正直,是延安中学公认的好人,深受延中师生的尊敬和爱戴。妻子李淑莲是延安某中专的优秀教师。两人都是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7.20后,曹化山、李淑莲为了替大法说句公道话,夫妻二人进京上访。后来被邪恶之徒绑架回延安市,自此之后,恶党延安市委书记王侠把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方设法迫害。曹化山、李淑莲夫妇双双被绑架到劳教所遭受折磨。

曹化山在枣子河劳教拒绝写所谓的“悔过书”,被绑架到隔离室每天遭受严重折磨摧残。曹化山绝食反迫害,就被关押到最邪恶的四大队,恶警冯喜尧指挥犯人对曹化山施以酷刑折磨。犯人葛振贵、张平社等曾经以给曹化山治痔疮为名对他大肆迫害。曹化山是四大队当时受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李淑莲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受尽了折磨。她被关入单人房间,恶警指使吸毒犯伍春梅、职春玲等人对她毒打,直打的她全身不能动弹,腰部严重受伤;李树莲因为炼功,职春玲、伍春梅把她吊挂在床上打骂,晚上不许睡觉。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李淑莲因为带头抵制犹大陈斌妄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讲座,遭到恶警的脚踢拳打;因为拒绝转化,她被长时间戴铐子被铐在铁窗上。为了反迫害她和同修们绝食,被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李淑莲刚从劳教所回来不久又被延安610绑架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第二次劳教迫害。

曹化山夫妻从劳教所回来后,延安市610一直对曹化山、李淑莲夫妻二人严密控制、反复骚扰,无奈之下,他们决定去榆林打工。恶党延安市委书记王侠发现曹化山、李淑莲夫妻“失踪”后,气急败坏,大肆叫嚣:要不惜一切代价抓到曹化山、李淑莲夫妻。二零零六年,曹化山、李淑莲连同他们的儿子一家三口在榆林不幸被邪恶之徒绑架。曹化山、李淑莲二人分别被强行送到邪恶的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和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他们都以绝食方式抗议,又遭到恶人强迫灌食,李淑莲的几颗门牙已经被撬掉。

就这样,两位优秀的人民教师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双双被多次关押迫害,开除公职,流离失所,儿子被迫沦为乞儿。

(七)西安邮电十所年轻技术骨干张会普冤狱十三年

张会普,男,36岁,西安法轮功学员。在信息产业部电信科学技术第十研究所工作,是单位的技术骨干。他品德高尚,心地善良,深受同事们的爱戴。

二零零零年张会普因进京上访,被绑架遣返、非法拘留十五天。其后,雁塔区610、雁塔区公安分局和单位主管迫害的人对他的骚扰一直不断,给他本人和家属造成了很大压力。

2003年,邪党“六一零”伙同他单位的恶人,诬陷张会普出卖所谓国家机密,雁塔区检察院、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非法判刑13年,是被陕西省的法院非法判决刑期最长的法轮功学员。

张会普被关押在渭南监狱十一分监区。分监区队长张中秋以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经常指使外号为“牲口”的恶犯苏明英(强奸犯)等对张会普等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

由于张会普不写转化材料,苏明英用绳子将他五花大绑捆住投入水池,长时间折磨。苏明英常常把张会普打得晕死过去,给张会普上“杀绳”,用水龙头呛水。二零一一年前后,在施暴过程中,苏明英将张会普肋骨打断,脚趾踩掉,残忍至极。

(八)宝鸡女会计师李翠芳惨遭酷刑折磨

李翠芳,女,60多岁,陕西省宝鸡市法轮功学员,宝鸡石油机械厂退休会计师。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二零零一年六月、二零零三年七月四年多的时间里曾经被当地“六一零”和公安部门三次绑架到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几次被打的死去活来。这里记述的是她第二次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遭遇。

二零零一年八月,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刘俊兰,刘红等给李翠芳戴背铐9天、前铐一个月,来例假都不给开铐子换纸,不让睡觉,连吃饭、大小便都不许打开铐子;十一月二十五日,李翠芳晚上打坐炼功,犯人李美丽端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下来,叫来恶警拳打脚踢。第二天早上,李翠芳被罚站在车间机房门口;年底,李翠芳因拒绝观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劳教所书记赵晓阳拿起警棍劈头盖脸的毒打,当其他法轮功学员阻拦时,赵晓阳气急败坏的揪住李翠芳的头发,拉出会场,单独关起来,指挥几个吸毒犯和恶警用拳脚、木板、警棍轮番毒打,直到李翠芳被打的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才罢手。李翠芳苏醒后,恶警让烟民连拉带拖地把李翠芳禁闭7日7夜。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劳教所的警察强逼法轮功学员看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邪恶电视,遭到了全体法轮功学员的抵制,劳教所的邪恶头头就指挥男女恶警连打带铐,将李翠芳铐在二楼北铁门上达8天8夜。李翠芳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恶警野蛮给她灌食,使她脸青肿,口鼻鲜血直流,惨叫声撕心裂肺,然后被戴背铐50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李翠芳在二队因炼功,被恶警指使打手二十多人殴打,后教导员刘佩兰又亲自用警棍毒打,打完后还把她用两个手铐反铐在仓库货架上,李翠芳的整个身体悬空挂着,全身的重量全在一双手上,铐子越铐越紧。一挂上去,她就大汗淋漓昏过去、虚脱了,汗水象雨点一样滴落在地上。这种酷刑被恶警们叫“鸭子浮水”。

一次在赵晓阳主持的所谓“转化”会上,李翠芳站起来发言抵制,劝他们不要搞什么“转化”并讲大法真相时,赵晓阳拿来一个警棍,对着李翠芳的头就打。来了许多恶警和坏人,赵晓阳一把将李翠芳摔到门框上,又让把李翠芳拉到外边,由几个打手围着打了一顿。又拉回会场,宣布延教一月。接着一群恶警手拿警棍把李翠芳从会场一路打到另一个房间,又把李翠芳铐起来吊挂在窗子上,用警棍乱打起来。直到把李翠芳打的大叫一声没有气了,他们看见人不会动了,才把人放下来,这时,她已经手脚都凉了。由于李翠芳内脏被打出血,连续便血尿血,身体被彻底搞垮。

(九)安康女教师罗长云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罗长云,女,61岁,陕西安康法轮功学员,安康市永红中学英语老师。在二零一六年前,罗长云曾8次被绑架、7次被抄家(被抢走钱物十多万元)、三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一年过年时,罗长云父亲在她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因思念女儿无辜受迫害,伤心至极,一口气上不来,悲愤离世;二零零六年,她的丈夫因为恶警们三番五次的抄家、勒索、敲诈,被胁迫和她离婚;二零零八年,罗长云被绑架后,国保大队吴星生又闯去她家审问她母亲,八十岁的老人被惊吓的大小便失禁,从此瘫痪在床至今;女儿们提心吊胆,无法工作、学习,大女儿只得把工作找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学的二女儿,也成了恶警们胁迫罗长云“转化”(即放弃信仰)的人质。

罗长云在看守所期间,曾三次遭受戴脚镣、被五花大绑游号子、暴打、强行灌食等残酷折磨;在劳教所、监狱里,罗长云受到了更残酷的摧残。

二零零一年罗长云被绑架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六月二十一日,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搜抄,将大家抄写的师父经文全部搜去。同修们义正辞严的要求:“还回我们师父的经文!”此时,内务队6、7名男恶警在书记杨××、副所长张卓青、科长万××的唆使指挥下,用警棍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打。罗长云被打的额部、脸、眼全是紫色血淤,惨不忍睹。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在赵晓阳的指使下,全所上下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最邪恶、最流氓的瓦解式的迫害。罗长云等法轮功学员因抵制迫害被罚站三个晚上,不准睡觉、昼夜站立“面壁”,同时被其他劳教人员谩骂、拳打脚踢。罗长云小腿、大腿被踢的都是紫血块,无法行走。

二零零九年四月罗长云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她遭受到更疯狂的折磨。罗云长拒绝“转化”,被魏尘等恶警指使犯人强行灌药、打针。恶犯薛芬、绍颖用酷刑折磨她,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她两腿之间夹一张纸罚站,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140多斤重的恶人邓颖用双脚猛踩她的双膝盖,致使罗长云双腿严重损伤,行走艰难,一年多无法恢复,被迫害的血压高压达200多。狱警对罗云长每天二十四小时迫害,血压升至240仍不住手。在七、八月最热的天气时关禁闭,长期被手铐铐住双手,致使皮肉溃烂。

二零一三年,罗长云出狱回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的她,神情恍惚,视力模糊,手指变形。然而,邪恶对她的迫害仍在继续。在二零一七年她又被安康市汉滨区法院枉判四年,又得去承受那非人的折磨。

(十)西安科大前副校长杨恒青父子冤案

杨恒青,男,70多岁,西安市法轮功功法轮功学员,原西安科技学院(现西安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副院长(副厅级干部)、电气自动化学科教授。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冤判七年;他的儿子,西安科技大学机电厂厂长杨昭俊,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遭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构陷冤判十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杨恒青一家三口被绑架。被非法羁押五个月后,西安市610按照中央610头子刘京的指示,由户县法院、西安市中级法院将其非法判刑,杨恒青被非法判七年(一年后监外执行),儿媳被非法判四年,他的老伴被送进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初,杨恒青的大儿子杨昭俊被西安科技大学任命为校机电厂厂长,对这个实行着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校办三产企业总承包管理。为了扩大销售,二零零四年杨昭俊经代理商同意,让出部份陕北市场,由他和同事们组建的、经省工商局合法注册的私营公司──广圣公司从事产品营销。杨昭俊和同事们牺牲了几乎全部寒暑假和节假日,四处奔波,扩大销售,为机电厂销售了150多台热风炉(是总代理商销量的10倍),给机电厂挣得1174万元的销售收入,使厂子迅速扭亏为盈。西安科技大学曾连续四年(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将他作为优秀处级干部予以表彰奖励。

二零零七年九月,西安市检察院为了完成自己的立案任务,硬说杨昭俊把广圣公司三年来营利的51万元进行内部分配属集体贪污公款,数天内仓促立案、捕人、没收了广圣公司的全部资金近百万元(当时西安市检察院正在修建办公大楼、急需资金)。

案发后,尽管中国政法大学、西安政法大学的教授专家们都向检察院、法院出具了杨昭俊不存在犯罪的法律意见书;但在610的指使下,检察官、法官在案件的侦察和审理过程中不仅存在着严重的威逼、作假、歪曲事实的违规办案行为;更为恶劣的是,办案人员用杨恒青修炼法轮功的事威胁杨昭俊“认罪”,威胁证人更改“证词”,威胁律师不要做无罪辩护,威胁杨恒青不得为儿申冤。

西安市检察院无视客观事实和专家意见强行起诉;西安市中级法院却用虚假证据支持定罪,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以集体贪污51万元的罪名(因为杨昭俊不承认有罪而从重)判处杨昭俊有期徒刑十年(其它涉案三人均判缓刑)。

当杨恒青得知是610为了达到抹黑法轮功的目的而操控检察院、法院构陷杨昭俊时,决心为儿伸冤。但至今最高法院既不立案也不驳回,杨昭俊仍被屈押。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