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遭12年冤狱 天津郭成茹再被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天津河西区法轮功学员郭成茹被桃园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关押在河西区看守所至今,九月八日,郭成茹被河西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学法轮大法做好人 破裂家庭重归于好

一九九八年初,三十四岁的郭成茹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她在天津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做电脑数字婚纱摄影的生意,生意做的顺风顺水,钱赚的很容易。唯一的心病就是夫妻感情不和,几乎发展到家庭破裂的程度。由于从小非常受父母的宠爱,加上党文化的灌输,所以对丈夫不关心,做事情从不考虑他的感受,稍不顺心就回娘家住。长期吵闹对峙的结果,使得丈夫不再留恋这个家,后来她丈夫有了外遇。

就在这时她得到了《转法轮》,看完后就觉得这本书太好了,虽然没有看懂多少,但是就觉得这个真、善、忍简直太好了。她懂得了做人得替别人着想,遇到不高兴的事得宽容忍让,从此真、善、忍三个字在她的心里扎下了根。

学了法轮功后,郭成茹就开始按照师父说的去做,逐渐的改掉自己的毛病,关心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不再计较丈夫对她的背叛,把家庭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她的变化让丈夫非常吃惊,她说是师父让她这样做的。她的丈夫真的很感动,他说:“这个功可了不得,能让你改变了,你快好好炼吧。”一家人重归于好。她的丈夫对法轮功非常认可,对师父心怀感激,是慈悲的师父又给了郭成茹一个完整幸福的家。

在上海牢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一月底中国新年前夕,郭成茹刚到上海就被警察绑架,在上海拘留所、上海遣送站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四月底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上海青浦劳教所迫害。

在上海拘留所和遣送站期间,那里的警察就开始给她食物中放入了破坏神经的药物。当她被送到青浦劳教所的当天,曾经在遣送站看管她的管教警察就问:“你还认识我吗?”当时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想了半天才记起来。该管教叫嚣:“别看你这么精明,在上海我们会给你洗脑,会把你的一切记忆都抹掉。”

中共酷刑:吊铐
中共酷刑:吊铐

二零零零年五月中旬,郭成茹因绝食被警察吊铐在楼道里,每天从早上五点钟一直铐到夜间十二点钟,不到一个月她的双脚已经肿的穿不上鞋了,双手肿的厚厚的象面包一样。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后来警察用鼻饲方式给郭成茹灌食。当时她并不知道警察又在牛奶里放进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但是她发现每次灌食时,警察们都非常紧张的盯着看,警察或包夹会不断的问她问题,比如她儿子的名字、家庭地址等,并且仔细观察她的反应。

他们还指派专人给她做记录,比如几点钟有小便,几点几分她说了什么话等等,这样给她灌了一个月。

随着进入她体内的药物越来越多,渐渐的她反应迟钝了,表情呆滞了,到最后她竟然不会说话了,只是整天的落泪,整天的迷迷糊糊不清醒。那时的郭成茹几乎没有了思维能力,就像一个傻子一样,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吃饭她就吃饭了。管教问她想吃什么饭,她的脑子是空白的,只会说不知道。

那时的郭成茹没有思维能力、表达能力、不会写字,甚至也不会笑了。有一天一个犯人给了她一本书让她念,她张了半天嘴却一个字都读不出来。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看到她的样子都哭了,她却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哭。

那年郭成茹才三十六岁。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前,她高中毕业、年轻漂亮、身体健康,而且思维敏捷有经营头脑,是商场中的佼佼者。而在中共邪党的劳教所里,被恶警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把她迫害成了一个没有思维、没有语言、没有认知能力、没有表达能力的一个失忆的人。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劳教期满,河西分局把郭成茹从上海接回到天津,直接送到了派出所。一个上午他们轮番的问问题,有法轮功的问题,也有一些生活常识问题。那时的她只会说“不知道”三个字。谁都能看的出来郭成茹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的思维能力了,可是他们还不放过,又把她送进了板桥劳教所的洗脑班继续迫害了五十天才放回家,并从她原单位勒索了一万两千元的费用用于洗脑班的支出。

四月二十九日郭成茹的姐姐把她接回娘家。此时的她不会说话,不认识路,吃饭也不知道滋味,出门必须有人陪同,否则一个人就找不到家了。

非法劳教期间被强迫离婚

二零零二年夏天,郭成茹被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叫去谈话,当时在场的有河西分局、街办事处、居委会、市610、派出所警察十来个人,目的是逼迫她离婚,遭到郭成茹的拒绝。他们又给她原单位领导施压,要求领导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得逼迫她离婚。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友谊路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人员强行闯入郭成茹家,把她绑架到塘沽区戒毒所的转化班,原因是要开邪党的“十六大”。在转化班关了九天又转到河西分局看守所,后郭成茹被非法冤判劳教一年六个月。

二零零三年八月非法劳教期间,郭成茹丈夫在法官、书记员的陪同下,在劳教所里与她办理离婚手续,儿子判给了丈夫,她自己做生意挣钱买的房子也归了丈夫。

在女子监狱被野蛮灌食、喷辣椒水

郭成茹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于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九年两次分别被非法判刑四年,八年时间她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天津女子监狱四监区,郭成茹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被狱警包夹野蛮灌食。因之前在河西看守所里已经灌食一个多月了,她的鼻腔里肿胀的很厉害,鼻饲的管子根本插不进去了,可是狱警、包夹还是用又粗又硬的塑料管往鼻子里捅,造成她极度的痛苦,当时她的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他们实在插不进去了,又捏住她的鼻子往嘴里灌。有时,他们把她拖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阳台上灌食。

那时她已经瘦的皮包骨,只剩下了三十一公斤的体重。长时间承受狱警包夹的摧残折磨,身体上的极度痛苦、精神上极度压抑以及破坏神经药物的共同作用,使得郭成茹的神智已接近不正常了,有时她会愤怒的歇斯底里发作,有时会把自己的上衣脱光大喊大叫。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的一天,因为她拒绝写每月一次的“思想汇报”,狱警就把她弄到一楼的一间储物室里,五个警察审问教训她,大队长对她大喊大叫。当时郭成茹正在生理期,要求去厕所被狱警拒绝。她质问狱警:“你也是个女人,这是人的正常需要,为什么不让我去。” 该狱察恼羞成怒,拿出一瓶辣椒水对着她的眼睛就喷。一瞬间辣的她眼泪直流,什么也看不见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她的双眼才慢慢恢复了视力。

十二年关押迫害,身体至今尚未复原

从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这十四年间里,即从郭成茹三十五岁到四十九岁这段一生中最好的时期,她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多次被非法拘留,累计十二年时间她是被囚禁在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中度过的。

而中共邪党长期迫害她的原因,就是她坚守真、善、忍的信仰,坚持在社会上家庭中做一个严格要求自己,善心对待他人的好人。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她被多次野蛮灌食迫害,被酷刑吊铐折磨,被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迫害到一度失忆、失语、丧失认知、表达等能力,被警察包夹折磨到一度精神失常。在被关押迫害中,她的工资被全部扣除,她被逼迫与丈夫离婚,并失去了唯一的年幼的独子。

郭成茹回家已三年多了,精神状况仍然没有完全恢复,只要离开家稍微远一点,还是找不到家,自己的电话号码记不住。据她父母讲有时她还会情绪失控。

父母屡遭迫害 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郭成茹年近八旬的父母因坚守信仰屡遭迫害,一家人多年来聚少离多。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开始,父亲郭德有曾经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抄家六次,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母亲韩玉霞被非法拘留五次,被非法劳教两次共计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中,郭成茹和父母三人常年多次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一家人几乎很少的时间能在家里团聚。除此之外,河西区“610”、公安河西分局、派出所、居委会等人员无数次的到郭家骚扰,劳教所、监狱等人员,也以“回访”等借口上门骚扰,尤其是所谓的“敏感日”期间,他们会更加“关注”,给郭成茹全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一家人也无法正常的生活。

常年遭受迫害仍不忘讲真相

郭成茹多年来虽然遭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磨难,虽然身体精神尚未完全复原,但是她始终不忘法轮大法弟子的责任。她曾多次反思自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的所为,对同修说:“我从来都不记恨那些曾经折磨我的狱警包夹,是我修的不够好,没有用善心善念打动她们,没能救了她们是我的遗憾。”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她带着法轮功真相资料上街讲真,希望人们能够了解法轮功真相,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远离邪恶,选择光明。这样一个不顾自己安危一心只想众生得救的大善之人,却再次被中共邪党绑架迫害。

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是合法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张贴真相传单,是行使宪法赋予的信仰和言论的权利,理应受到法律保护。

奉劝所有参与迫害郭成茹的人员,不要再追随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了。十八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非法的,最终参与人员是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希望所有参与迫害者看清现实,做出正确的选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