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回想起半年前,我甚至都不能起床,可现在能上班了!心情真是特别激动,想起来真是恍如隔世啊!我是二零一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是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希望把我的经历与同修们分享,并让更多的人看到,走入大法。

突如其来的病业,尝尽百般苦楚

刚刚得病是在二零零七年,下颌处摸到一个鸡蛋黄大小的肿块,不疼不痒,也不见增长,也就没当回事,家里人陪同我去医院看过,那个医生说是淋巴结钙化,没关系。四年间没有再理会它,二零一一年后脑勺有时候有丝丝隐痛,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如果在意就做掉。当时手术前我一点没有压力,小肿块取出来就是了。可当我在麻醉中醒过来,我就感觉到了不一样,母亲躲闪的眼神,原本半个小时的手术变成了两个多小时……

手术之后,我的头肿的像是猪头,一滴水在嘴里转来转去就是咽不下去,咽下去了就伴随剧烈的咳嗽,伤口和嗓子一起疼。七天后出院,舅妈告诉了我实情,活检癌症!

当时我就傻了,完了!癌症?我才三十三岁,不可能!想到刚刚上一年级的女儿和日渐老去的父母,我泪如雨下,可是为了他们,我知道我必须坚强,不就是放疗吗?有什么了不起,我那么年轻,一定能战胜病魔。我还是小瞧了治疗的可怕,三十七次放疗,医生嘱咐不能洗脸,因为有人洗脸后皮肤跟着整个脱落、溃疡。更别提嘴里到处是溃疡,吃一顿饭要一个小时。

家里人说幸好我还能吃,只有我知道,每吃一口就痛彻心扉,实在受不了了,医院就给用激素雾化。最后一次化疗的早晨,我照镜子,天啊!这哪里还是一个人?脸色灰白、浮肿,我觉的承受不了了,一次也不能再做了,所以虽然只剩下最后一次我都放弃了。回到家,我对自己满怀信心,觉的我这么年轻,一定不会复发的,哪知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二零一二年例行检查,包括抽血和CT,当我看到CT片子的时候,感觉和上一次不太一样,看报告,上面清楚的写着:肺部多发结节,考虑转移。当时我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坐在医院的楼梯上,大脑一片空白。老公不相信,非拉着我去诊室找医生,到现在我都回忆不起来医生都说什么了,只是记得走出诊室,我就在门卫的椅子上失声痛哭,老公走到很远,躲在柱子后面很久很久……回来后,他对我说:“没事,咱们一定能治好。”

从此,我们俩成了各大医院的常客,天津、北京,只要是出名一点的医院我们都去过,只要听过的肿瘤治疗方法我都试过。化疗,脱光了所有的头发,看到饭就感觉吃还不如去死,肚子因止吐药的作用胀的像个鼓一样,便秘让我多少次在厕所里痛哭流涕,激素药一次吃三十二片,让几乎不進食的我红光满面,反而胖了起来。

二零一四年原位复发,只能做二次手术,这次做了颈部最大手术--颈部清扫术,只为了防止复发。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五年多次伽马刀放射治疗,使我又失去了一部份肺功能,而且因为放射位置距离心脏太近,造成心律过速,有时每分钟一百三十~一百五十次,我都不知道哪天闭上眼睛,可能就再也睁不开了。

因为太痛苦了,我开始拒绝治疗和复查。父母亲都不敢看我,我知道他们心疼我;女儿在我面前总是一副喜笑颜开,我知道她小小的心里压了一块石头;老公呢,我们在家里从来不说有关病的话题。有一次我崩溃的时候对他说:“人生太苦了,最苦的是你想死都死不起!”是啊,死了,亲人怎么办?孩子还这么小。

我们开始尝试中医,每次看到药罐子里的那些毒物,我都发自内心的恶心,土鳖虫在药汤里飘来飘去,对别人那是望而却步,对于我,那却是救命的稻草。可是,命运还是不肯放过我,我如同风中的树叶,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向绝望。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的一天,开始剧烈咳嗽,清晰感觉到肺里一热,再咳,咳出一口鲜血,以后的一周不断的咳血,越来越严重。老公赶紧又带我去北京检查,在诊室门口,我不停的咳血,两张面巾纸都包不住一次咳出的血量。我身旁坐着一个小伙子,看我这个样子,吓跑了。这次CT片子出来的时候,久病成医的我一看,肺里满满的瘤子,我知道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加上腹腔积液,肝转移,这就等于是死刑的日子到了。我选择回家,放弃治疗。

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到家后和老父亲商量,他对我说:“别折腾了,还是要有点生存质量的。”那天晚上,父亲给姑姑打电话哭的像个孩子。

这时候,老公又想起法轮功,他虽然不是大法弟子,却一直主张我修炼大法,因为他见证过大法的神奇,其实二零一三年,朋友的母亲就给我送过大法和光盘,但是我在无神论的“教育”下多年,感觉看不進去书,《转法轮》在我家放了三个月,我只读了《论语》,现在想想多可惜,白白浪费了修炼的大好时光。

这次我求助同事,我知道她父母修炼大法多年,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请她帮忙找《转法轮》和师父的讲法。第二天晚上大叔就来了,为我带来了师父讲法的mp3和光盘,还有一位不认识的大姐,热心的为我讲了自己得法以后身体变化的神奇。她的经历震撼了我,让我下决心学法。

我又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那位大姐每天来陪我读法。本来因咳血不敢轻易移动的我,能坐着和她读法了!并且咳血的情况也少之又少了,一个月以后完全好了。

好几位同修为了我能更好的学法,不管自己多忙,连续晚上陪我看师父讲法,每天一套功法,一起炼功。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我一声也不咳嗽,那个场是纯正的,美好的,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就这样坚持学法、炼功,我居然能每天去婆婆家陪她聊聊天,有时候还能去单位走动走动,同事们都说我气色很好。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修炼的生命,我走过了生死关口。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人。只有用真、善、忍衡量,符合了这一特性才是真正的好人。过去我总是抱怨命运的不公,觉的我对人真诚,做事认真,怎么就这么倒霉,现在我明白了,师父说人都是业滚业来的,而且自己做事认真里也掺杂着求名利的心,想比别人强的争斗心,有时候教育自己的学生时用词尖酸刻薄,说话十分难听。

学法不久,就来了家庭矛盾:我花了五十元钱,老公不知道,就说我花钱从来不和他商量。我心想,我自己还挣钱呢,你就这样说我。委屈的在家里哭了一天,哭完才突然意识到我现在是修炼人了,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这肯定是师父安排让我提高的,赶紧擦干眼泪去学法,果然书里都写着呢。晚上老公回来,我已经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跟他道歉,他非常开心,跟我说:“你是修炼人了,不能那样哭。”我想这是师父通过老公的口在点化我呢!

有一天晚上,我就象是旧病复发,实在难受,憋气胸闷,喘不上气,睡也睡不着,干脆坐起来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身上不疼了,也不憋气了,躺下就睡着了,那是实实在在感觉到师父的慈悲关怀,对弟子的看护如此细致入微。

三个月前,突然不想学法了,原本放在床头的大法书,被我请到了客厅里,好几天没有学法,感觉完全不对劲,明知道不对,就是不想读,而且脑子里还不时的出现不好的话,说大法和师父的坏话,我知道不对,委屈的掉眼泪,可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办。同修们来和我一起学法,陪我读《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那一段,反复的读,我明白了那些想法不是我,而是思想业,我在思想里强烈排除那些不好的念头,就这样我又能很好的学法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想:我已经没病了,身体好了,应该去上班了,可如果上班的话,又怕没有时间学法炼功。结果今年暑假,在学校偶遇校长,他说今年特别缺人,问我能不能上课,我爽快的答应了。开学后,学校给我安排了四节课,还不用坐班。这样,我上好课的同时,也保证了学法炼功时间,还有机会和要好的同事讲讲真相。我觉的这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就给我安排了最好的。

虽然我修炼时间很短,在过关中有时还把握不住自己的心性,出现这样那样的反应,有的时候还象原来的病又来了,假相总是干扰我炼功。但是师父说:“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所以我要不断同化真善忍,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只要信师信法,肯定都能过去。

我感觉自己很幸运,在末劫时期,在很多人还不明白真相的时候,我还能得到大法,并在大法中修炼,返本归真。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