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青年弟子:精進实修 同化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我出生于一九九三年,两岁时就有幸与大法结缘,在法中成长。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我失去修炼环境,就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总在妈妈不断提醒中象完成任务似的学法、炼功。每当我稍有迷失在尘世中,都是师尊慈悲将我唤醒,从未放弃过我。在这正法的最后时间里,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终于不再浮于表面,真正走進大法。

下面写出自己修炼路上的一些经历,警醒自己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回归步别松”[1]。

一、走進大法 净化本体

自妈妈修炼大法后,我就每天在妈妈的怀里听她诵读《转法轮》,她还教我背诵师父的著作《洪吟》。那时我身体开始出现耳朵失聪灌脓,脑门长大包等一系列消业状态,我疼的直哭,妈妈告诉我这是好事,让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在师父的看护下,我很快就好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消业,拿掉了体内不好的物质。谢谢师父!后来妈妈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都会带上我,我就在一旁看。

从小我就未吃过一粒药,在感冒的时候因为拒吃药,爸爸都要打我了,我还是坚持不吃。我说我是小弟子,马上就好。上小学的时候,有次我的右脚底长出好大一个脓包,脚肿的都变形了,可我坚持不去医院,就是用布包着,每天把右脚绑在鞋子上去学校。回来拆开布条,已经血肉模糊。妈妈十分心疼,我还安慰她:我是大法小弟子,师父帮我消业,没事的。后来脚好了,连疤都没有。

二、失去修炼环境 坠入泥潭

后来,妈妈被迫害,陷入囹圄,为此我有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在一个好的环境里。再也没有人给我讲大法的美好,有的只是亲戚们不停的指责、挖苦、嫌弃等。小小的我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敌意。他们的冷眼令我恐惧,我更不愿听他们给我灌一些对大法不好的话。那时的我,只是知道师父好,大法好,心里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但是渐渐已混同于常人,也没人监督我的课业,我变得贪玩,十分没有安全感,不爱讲话,每天也不喜欢回家。

上了初中,妈妈再次被绑架,爸爸也不怎么管我,没人约束的我泡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很多时候也随波逐流,效仿别人,去听去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当时觉得生活的很没有意义,常常有悲观、消沉的想法,和家人讲话不耐烦,把坏脾气留给了最亲的人。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万分。

三、师尊呵护 缘归大法

我觉得自己这么差劲师父肯定不要我了,我给师父抹黑了,但是慈悲的师父看到我有想改好的心,几次在梦中点化我:考试中同学们都在奋笔疾书,可只有我不知道怎么写,老师说快要收卷了,我急的不得了,然后从梦中惊醒。我知道师父也在为我着急,在我上高中时,师父给我创造了修炼环境,我和妈妈单独在外面住,这样就方便和妈妈一起修炼。每次到点了,妈妈就喊我起来炼功,每晚读一讲法。我也改掉了之前的很多陋习,吃饭不挑食了,也不发脾气了,整个人变得乐观、开朗起来。还有人说看到我就像看到阳光一样。尽管高三课业紧张,我仍坚持晨炼,有时间就和妈妈一起学法,切磋。放假的时候出去贴一些不干胶,就这样我又回到大法中来。

四、不断修去人心 同化大法

1、去掉爱美的心

随着身边的同学、朋友开始注重打扮,听着她们讲什么好用,我也盲目“跟风”,买护肤品。喜欢浏览购物网站,执著漂亮的衣服,每天很多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有半个月我的脸上大面积的起红疹,皮肤反而没有以前好了。妈妈就来提醒我:你是不是忘记你是什么人啦?师父说:“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2]你这是信师信法的表现吗?感谢师父借妈妈的口来点醒我。我知道错了,就把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扔掉,并在心里给师父道歉。放下了对外表的执著,我的皮肤就好了。

通过修炼,我发现这几年,我的外貌也有所变化。额头变宽了一点,原本双眼皮不明显的我,变得十分明显,皮肤也比以前白净光滑,还有腿上的鸡皮肤现在也消失了。许久未见的老同学都说我越长越精致了。这一切都是师父赐予我的。

2、常人流行歌曲

我很喜欢唱歌,在上高中和大学时唱歌比赛都拿过第一名,所以也爱看各类唱歌比赛、综艺节目,习惯性的就哼唱常人流行歌曲,开始我觉得没什么问题,认为不是邪党的歌,可以唱。后来通过和同修一起交流,我才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可总是在不经意间又哼出常人歌曲,为此我很苦恼,想摆脱这种状态。

于是,我决定不再去听这些歌曲,不让这些东西往脑子里灌,如果意念中一有这个想法想唱,我就正念否定它,然后唱大法弟子歌曲。有次,在唱到《师恩颂》中“助师正法何惧下苦海”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心中无限感慨,想到自己幼年得法,何其幸运,可是自己太不争气,修炼状态时好时坏,实在愧对慈悲的师父。

3、去掉对网络的执著

常人总说:成长是痛苦的。没错,因为成长就会伴随着受到污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曾被常人的名利情带动向下滑,在我不知道怎么处理问题的时候,是师父帮我化解了难题。我也曾被形形色色的常人东西所吸引,玩手机,看常人网站,电影电视,微信朋友圈、淘宝,成了生活中的消遣。甚至影响到我每天的晨炼。因为身边的九零后都是这样,我也自然觉得不落伍。一次浪费了好几天的时间追一部剧,可是看完后又很懊悔。下决心不能再这样,但不自觉的又拿起手机翻阅。我知道这是出自于对人的美好生活的向往,对男女情的执著,这些消磨着我精進的意志。

师父说:“这个社会已经乱了,那个网已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搅在那里,简直是象魔鬼一样,在周转着,什么东西進去都搅在里边、混在里边扰乱社会、人心、道德、传统,改变着人的生活状态,鱼龙混杂。”[3]师父还说:“人说眼睛看什么没关系,不愿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为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中它都可以分体的,看的时间越长進的越多。看电视、看电脑,反正是不管什么东西你看了就進。”[4]

我意识到就是旧势力想把我往下拉,我可不能让它得逞。当我想看常人电视的时候,我就主意识强大起来,正念告诉自己,我是修炼人,这是不好的东西,不能看,就没有打开看。然后稍有空闲时间就背《论语》,听师父讲法,明慧交流,多发正念,走路的时候也发,真的得到了很大改善。当我想拿起手机看常人东西的时候,就能约束住自己,第一念能在法上了。我真的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不怕有这些常人的东西,行为上能够抑制它,能够坚定自己,坚定正念,行为上做好,这就是修炼。”[5]

在此,我也想给自己曝下光:我没做到每天坚持晨炼,有时还炼不全五套功法。其实,都是自己给安逸心、惰性找的借口。在节假日的时候,我炼完功就睡回笼觉,想着放假了就放松了。可是修炼是没有节假日的啊!我写出来,警醒自己,要将他们连根拔起,我一定要突破!

写到这里,我深感自己这么多年做的好的地方太少,做的不好的地方太多,给自己留下了很多遗憾。感谢师父不放弃,一次次的给我机会,帮助我一步步走过来。

五、学会主动修炼

早已由昔日小弟子的我成长为青年大法弟子,可我潜意识中却还把自己当成小弟子,对妈妈有很强的依赖心,始终没有走出自己的修炼路。在和妈妈不断切磋中,以及参加集体学法,我也逐渐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妈妈也不督促我了,而是我每天主动找到妈妈一起学法,我发现以前看了很多遍都没看懂的一些法,现在也能看懂了。头脑更加清晰,工作效率也高。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师父说:“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6]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学法。

另外,通过在明慧网上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对自己的修炼也很有帮助,有很多值得我学习和借鉴的地方,然后对照自己,看看有哪些不足。想想今天的自己有没有進步,在修心性方面有没有提高。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和妈妈加入诉江大潮中,在顺利妥投后,我也帮助同修阿姨们整理诉状。有的老年同修没有太高文化,很多字都不熟悉,依然写了整整一张的篇幅,他们诉江的决心让我内心很有触动,真的很佩服。想到自己,其实一直都被师父推着走,师父太慈悲了,尽管我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师父也都没有放弃过我。给了我太多:健康的身体,稳定的工作,好的学法修炼环境,不让我掉队的同修母亲,常安排同修阿姨给我送些真相不干胶,周末放假就和妈妈出去讲真相,贴不干胶。感谢伟大的师父。

以前我讲真相怕讲不好,就把同学带来我家让妈妈劝三退(我身边三退的同学现在都得到了福报)。妈妈每天早上都和三两个同修出门讲真相,我告诉自己也要赶紧行动起来,和妈妈比学比修。现在,我也开始自己讲真相了。坐出租车的时候给司机讲,走路上给学生讲,也敢和身边同学、朋友开口讲了。大多数都是很乐意接受的。我才发现,讲真相一点都不难。虽然我讲的人数不多,但是师父每次都给我鼓励。如果我没有好好学法,讲真相的效果就达不到。其实我心里也很着急,因为我和那些三件事做的好的同修比,我实在是差的太远了,离师父的要求也太远。在我一掉队时,我都觉得自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精進实修,奋起直追。

我有时也会想,自己生在这个家庭真是师父苦心安排啊,让同修妈妈一直往上拽着我,不让我掉队。虽然自己修炼中仍有许多不足,但是重要的是认识到并修去它的过程。再次叩谢师父。写到这里,我的眼泪落了下来,师父对我太好了。现在已到正法的最后阶段,我深感修炼的严肃和救人的紧迫。我的生命为法而来,我一定抓紧时间,珍惜现在的修炼路,精進实修,圆容师父所要的。因为这是伟大的师尊用巨大的承受给我们换来的,不能辜负大法弟子这个神圣的称号啊!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观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