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人切勿证实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证实自我”有几个最突出的表现:一个表现是认为自己悟的对、做的好。正因为总感觉自己比别人强,因而看不起别的同修;第二个表现是整体配合做事情时往往好突出自己,事情成功后只看到自己在其中的作用,常忽略师父的加持和同修整体的配合;第三个表现是自己做错了不让人说,同修指出来也辩解维护自己。第四个表现是不善于认同别的同修的优点,爱挑别人的毛病。

很多大陆协调人多是从邪恶疯狂迫害的恶劣环境下闯过来的,为此在一定范围的同修中,获得了一定的信任度;有的对证实大法的工作或帮助同修很有热心;或在某方面有所专长,因而被同修认可为协调人,但同修的这种认可,也会助长协调同修证实自我的心。

协调人证实自我,又容易招来同修的依赖和崇拜;同修的崇拜和依赖,又使协调人证实自我的心不断被加强和膨胀。如果协调人不注重学法实修,时间久了,协调同修与普通同修,都将这种依赖和被依赖视为正常状态的时候,就会使很多同修走不出自己的路,而协调人常会以自己的观念来安排左右同修。

过去笔者证实自我的心也很强,直到现在也没完全修去,但有件事让我清醒了许多。一次,当地协调人在一起交流时,针对一件事,大家都畅所欲言的谈着各自在法理上的认识,有一位同修一言未发,直到最后,她才发声,第一句就说:我和你们悟的都不一样。听到这句话,很触动我的妒嫉心,当时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想,那就听听你的“高见”吧。可听完她的交流,感觉原来是从另一角度谈了对这件事的认识,是对大家交流内容的补充。我想,你怎么非说自己和别人悟的都不一样?如果换成“我再补充一点”,这样来表达多好啊?大家听着也舒服些,要是我,绝对不会这样说话的。

可当我学法向内找时,师父点给我了这段法理:“为什么有的时候在各个地区经常发生争论、有时争论不下呢?为什么在证实法中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呢?这在中国大陆最近一个时期就比较突出。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1]。由此我悟到,那位协调同修能坦荡的说出自己和别人悟的都不一样,因为她比较单纯,表述的直接一些,而我相对比较圆滑,遇到类似情况时,我虽然不会这样直言,但内心也想让大家认可自己说的更全面或更符合法,甚至对别人谈的认识和体会总想挑出不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认识是对的,原来这就是在证实自己呀。

一次,有外地同修来我家想要交流,于是我又找来当地的几位同修,这样交流了一小天,本来前一天就没学好法,今天又没学法。当晚发正念的时候,我的状态很不好,一外地同修看到后说,以前你发正念的状态挺好啊,我为此没少与我们当地同修提起你,看你今天单手立掌的时候都倒掌了,是没休息好吧?我顺着同修的话回道,嗯,是没休息好。其实,我停留在这一状态已有一段时间了,每发正念期间后,都会听到妻子同修说:“倒掌了”。后来,一次在我们当地协调人交流的时候,我说:记得无论是周边市县还是当地,原来我们都是有协调分工的,现在怎么又乱套了,现在各地同修有事都往我家跑,弄的我法学不上,正念也发不好。话一出口,一协调同修带着情绪接道:“我已看到本地信箱的消息了,一看就知道是你发的,你怎么不找找自己呢?为什么大家都往你家跑?”听了同修的这番话,我表现还算平和,内心却很不平衡,就说,我是应该向内找,但大家如果都能把自家敞开,承担起自己应该肩负的责任,也许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吧?话刚出口,自己都觉的很不纯净。当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师父借同修的嘴让我清醒吗?总觉的自己法理清晰,能将问题交流明白,一些技术也都能弄明白,是证实自我的心招来同修的依赖。因为已经形成自然了,自己都觉察不到了。同修是带着执着来找我,我也带着执着去应对,从中满足了同修和我的各自执着。原本由其他同修承担的,同修该走的路,都让我给挡住了。从那以后,再有同修来找我,我首先要分清是否该由我做,如不该我做的,我就告诉同修去找负责分担的同修。不再如从前那样,事无巨细,有求必应。

有同修曾与我交流过,作为协调人,无论怎么忙,要是忙的把协调范围内的同修都忙起来做自己该做的去了,可能是忙对了;要是忙的把其他同修都闲起来了,可能就忙错了。

一天,一老年同修来找我,要往电子书里存文件,要是以往,我拿过来就给做了,特别是面对年岁大的同修时,我不忍心让他们上下楼空跑。而这次,我问同修,你们那片不是有负责装电子书的吗?她说是有啊。当问她为啥不去那里,而舍近求远来找我的原因时,她说,找那个同修太慢,还得协调人给她,没有一周拿不回来,到你这解决的快呀。于是,我与她交流了最近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有证实自我的心。并告诉她,我不能再去障碍别人走出自己的路。她听后忙说,你说的有道理,我明白了,该谁做的事,就谁来做;该谁修的心,谁就去修。我这颗急心也真应该放下了,得为别人着想。你放心,我不会有想法的。老同修的一番话,让自己那颗怕她不理解的顾虑心,荡然无存。

证实自我的心,还会影响到同修的整体配合。周边有一县城,前几年一当地协调人C被绑架了,同修对由谁来当协调人,分歧很大,于是采用民主选举的方式,选了一位新协调人D,由于推选的形式和心态,都很常人化,并且有些同修觉的新任协调人D只会做事,没有协调能力,协调人之间为此间隔很大。当地有同修说,希望我们去和大家交流一下。在听他们的交流中,发现当地把协调人看的很重,而且要求很高。我就与他们交流,我们别把协调人当作完美的人,都是修炼中的人,都不可能是完美的,D也是一样,她有不足,其他同修主动来圆容补充一下,不就完善了吗?而且我知道当地有一位E同修,曾听过她交流向内找的一些体会很好,而且过去也曾参与协调,能不能让E同修也参与進来?他们说,这位E同修参与了几次,后来就不参与了,他们之间好像也有间隔。

一天,这位E同修来了,当交流到希望她继续配合协调时,她说,开始我也参与了,后来发现我和新选出的协调人D弄不到一块去,没法再参与协调了。我问她究竟差在哪里呢?她列举了下述实例:

有一天,我们协调人在一起交流,一同修说:我看真相资料不能再做了,让人家撕碎了,扔的满楼道都是,这不是让众生造业吗?D同修说,没事,他撕了真相资料就是不想得救,我们就再做。一听这话就觉的不在法上,我就说,我可不是这么悟的,我觉的我们应该向内找,我们做出的资料是否不符合众生的口味,或者同修做资料、发资料时的心态不纯净。说到这里,我一抬头,看见D瞥了一眼,就把脸扭过去了。过后,她和另一位参与交流的同修说:“你看见了吧,我说啥都不对,就她悟的高。”我一想,那我还是消停点吧,这个协调环境中没有我,可能会更好。

我接着E同修的话说道,你说的,我也很赞同,修炼人遇事确实应该向内找,众生把真相资料扔掉了,其中一定有我们需要修炼提高的因素,但仔细想想,D同修说的,也有符合法的一面。假如撕资料的人真是受邪恶毒害很深,或者是不能被救度的人,那我们也不应该被这种撕毁资料的现象带动,该做的还要继续做好。这是不是也有道理呢?如果我们不是首先去否定别人,而是从圆容补充的角度说,D同修说的有道理,不能被救度的人一定是有的,他被邪恶操控干坏事,我们不能因为他把资料撕了,我们就不做了,而且还要继续做好,同时我也补充一点……再将你前边向内找的那段交流补充上,我想D就不会认为你和她是对着干了。接着,又和她交流了我们当地曾经的一些实例。在场同修都交流了整体配合时,各自如何放下自我的一些体会: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法中的一个粒子,合起来就是一个整体。大家在需要配合做事时,就应该把大法放在第一位,用平和的心态将各自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展现出来,互相提醒,圆容补充,而不是过份强调和固守个人的认识,师父一定会帮助我们做好,这才是真正的在证实法。

从笔者所接触的大陆各地协调同修来看,总体上还是比较好的,在十多年的正法修炼中,大家确实付出很多,特别是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所有资源迫害、抹黑大法的邪恶形势下,在被邪恶操控的邪党公检法人员将大法弟子的协调人当成“头儿”作为重点迫害对像的情况下,协调同修顶着巨大压力,冲破重重阻力,为了更好的证实法、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帮助承担协调范围内的同修走出来,成立学法小组、筹建资料点,讲真相遍地开花,以及在反迫害营救同修中修己救人等等,从巨关巨难中走过来,真的是很不容易的。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寻常的经历和动人的故事。每个人做了什么,做的怎么样,师父知道,众神在看,所协调范围的同修更是深有感触。当然能做好这一切,也都是师尊慈悲呵护、不断点悟的结果。可是,由于我们和普通同修一样,都是修炼中的人,难免会有法理上悟不深,事情做不好的时候,甚至会犯错误,为此当遇到同修指出不足时,无论对错有无,在心一动的那一刻及时抓住向内找,就都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在这一点上应该是偏得,一定珍惜。

负责人也好,协调人也好,作为个人修炼与普通学员没有区别,更没有高低之分,都是在不同的环境中兑现自己的誓约。但是在整体中,如果将协调范围内的同修整体比做一条珍珠项链,协调人就是把珠粒串在一起的那根“线”。作为协调人这根线,应该努力的把所有的珍珠都串起来,成为项链,让其中的每一颗珍珠都发挥作用。作为“线”虽从不显露自己,可是却与整体中每一颗珍珠心心相连。现实中,通过建立学法小组,让同修都有一个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发挥同修的所学所长,为其证实法、救人提供方便;与同修在一起交流时,不是夸夸其谈,而能让每个同修畅所欲言。当遇到矛盾时,怨不怨他,都能向内找自己,甚至看起来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也能把自己放在其中去悟、去实修;当同修在修炼中遇到关难、没做好或被迫害时,能设身处地的理解同修,宽容同修,协调大家共同配合给魔难中的同修以正念,使难中同修尽快摆脱干扰;当同修懈怠时,能抽出时间或联系其他同修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共同精進;不发号施令,在需要配合的环境中,能放手让同修在法中走自己的路,自己会默默承担配合的角色,找到各自的差距,不依赖、不崇拜,使所协调范围的同修能聚之成形,散之为粒。

协调同修在整体中遇到问题和考验的机会可能比普通同修要多,当我们遇到指责、埋怨或被冤枉时,无论如何不能知难而退,要想到师父为了我们能在正法修炼中承担带好身边的同修的责任,为了我们在这个环境中尽快成熟,做出了巨大付出。更不能轻易说:“再也不参与协调了”,真的希望同修不要说这样的话,笔者遇到几位曾经的协调同修,都有过反复的经历,大家的感触很相似:就是对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一旦轻言放弃,话一出口,就像发了愿一样。当再想从新做好继续承担责任时,都遇到了重重阻力。今天能在世间助师正法,成为一名协调人,应该是我们的荣幸,也都是自己曾经发过的誓愿。轮回转生中也在为今生能做好协调人在奠定着基础,但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决定了生命的两样性,在积奠协调能力的过程中,负面的因素也会相生相伴,那就得在兑现誓约、承担使命的同时,修去不足,个人理解:这就是协调的同修要走的路。

对于协调人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实也就是要修掉的人心和观念,因为长期处在一个环境中,对形成的不正确状态习以为常了,若不能在法中实修,很难意识到,即使有时意识到不对劲,也很难跳出来。因此,有的被旧势力钻空子给整体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而协调同修本人有的以病业形式被迫害,甚至失去了肉身;有的出现严重的车祸;也有的被绑架迫害并被非法判重刑。正法修炼中,如从整体的角度来看,协调人的修炼状态,对局部地区整体的影响确实很大,有的直接牵涉到一个地区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实效。

本文列举事实难免涉及到一些地区和同修,笔者不希望伤害同修,如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只希望我们在学好法的基础上,敢于面对各自存在的问题,尽快在法中归正,把协调工作做好,让师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也给后人留下可以参照的一条最正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