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姐妹都修大法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四岁,家中兄妹五人,我居中,是父母的二女儿,上有哥姐,下有弟妹。

大法救了我的命 姐姐妹妹都来修

一九九八年我患了尿毒症,西医看不好找中医,中医也治不了。此时弟弟送我一本《转法轮》。这本书我只看了两遍,还没炼功,全身浮肿就消了。一天早上在一路边偶遇法轮大法的炼功点,我便也去那里和大家一起炼功。只炼了一个多月,我的尿毒症居然全好了。从此我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尿毒症在国内外可都是疑难病啊!姐姐和妹妹看到法轮功在我身上的这一奇迹,也相继走進了大法修炼。我们兄妹五个,只剩我哥不修炼。

学习《转法轮》,知道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所以,我不但对亲人好,在工作中也任劳任怨,积极钻研业务,从业务员做起,三年的时间从业务员升讲师,从讲师升培训部经理,又升为营销部经理,最后担任了总经理助理;公司给我的编制,我主动让给了别人,总公司又特批了一个编制给我;公司给买房子,由于我工作表现优异,公司特批由公司为我交首付,还给我涨工资,可以分期付款,可新来的副总和我争房子,我把房子让给了他。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都夸我姿态高,人品好。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派出所怕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就把我的身份证扣押了。我每次出差都得单位领导去派出所给我取身份证,警察还去单位骚扰我。有一次警察又去找我们老总了解我的情况,被我们老总狠狠数落了一顿:“你们警察不干正事,不去抓坏人,总来骚扰好人,如果我们单位的人要都象她一样炼法轮功,都象她那么好,那我可太高兴了!”

病中的哥哥不敢修

二零一六年秋的一个凌晨我在租房处被恶警绑架,原因竟然只是和一个炼法轮功的朋友通过电话。她的电话被监控,我不但被绑架还遭非法抄家。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一天后回到家中,可我的电脑、手机、身份证、现金、银行卡、移动硬盘、客户资料和所有的大法书等都被国保警察抢走,去要了几次都不还给我。因为没法工作和生活了,我就回到了家乡。

回到老家去看望哥哥时,发现嫂子瘫痪在床已经两年了,她患类风湿很严重,手脚都已变形;可她又说心热,闹心,大冬天每天吃二十多根冰棍,尿的尿都是深红色的,在尿盆沉淀一会以后,下面黏糊糊像浆糊,腥臊刺鼻;右胯骨摔坏了,右膝盖摔的不能回弯儿。

哥嫂唯一的女儿和女婿在外地做生意,留下了两个孩子,大的上初中,小外孙女才四岁。都得哥哥照顾。

哥哥很苍老,患有心脏病,裤兜里揣着速效救心丸,难受时就含几粒。肚子肿胀像个怀孕数月的孕妇,吃完饭肚子就胀得邦邦硬。夜里失眠,后半夜睡不着就起来抽烟看电视熬到天亮。天天心烦的喝酒,喝完酒就骂人,有时开窗把头伸出窗外去骂,有时开开家门,站在楼道里骂,早上送走两个孩子后困了,躺下一睡就大半天。

看到哥哥这种情况,我就在他家住了几天,给他家收拾卫生,洗衣做饭,给哥哥嫂子讲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正在被清算中,并再次劝哥哥嫂子修大法。哥哥却看到我被抓、被关还丢了工作,更害怕了。

每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就给哥哥嫂子讲明慧网上《绝处逢生》中修大法祛病健身的真实故事;讲《忆师恩》中同修回忆师父传法时的种种神迹;讲现政权抓捕、判刑的那些落马的高官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是遭恶报了;讲贵州“藏字石”;讲“天安门自焚”是伪案,当年就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声明为是中共的“国家恐怖组织造假行为”,用这些真相打消哥嫂的顾虑。

瘫痪的嫂子坐起来了

弟弟给哥哥家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哥哥看了新唐人电视台中播放的《九评共产党》,明白了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等是假的;看《活摘器官调查》看透了中共的邪恶本质。

这期间姐姐和妹妹也轮流来看嫂子,给她做好吃的。嫂子很感动,对妹妹说:“你以前那么有钱,那么高傲,从来不搭理我们,现在变的这么善,还来给我收拾屋子,给我洗澡,给我刷尿盆,我自己亲妹妹也没对我这么好啊。我从你身上知道大法是真好啊,我不管你哥炼不炼,我炼!”

嫂子只能坐在床上,我就教她第一套和第二套功法,教会了,我给她放师父讲法录像看,让她学法。我给她拿去一个有《绝处逢生》和《大法洪传》音频的手机内存卡,让她放在手机里听。嫂子的身体略见好转,自己能挪动身体了,能坐到床边了,我就教会了她三至五套功法。我让她看师父教功光盘,自己跟着学炼。

两周后再去哥哥家,嫂子多年类风湿变形的手基本恢复正常,原来绷直的右腿能回弯了。哥哥高兴地对我说:“你嫂子好几年胳膊都抬不起来,洗脸都费劲,现在都能摸到后脑勺了。这功法太神奇了!我要不是害怕,我也炼。我是怕炼法轮功被抓。我家就指望我照顾呢,如果把我抓去了,你瘫痪的嫂子和两个孩子谁管?你知道你们被抓被迫害我有多担心吗?我去咱妈的坟头上哭了,我和咱妈说,妈呀,我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可是我害怕,不敢炼啊,中共太邪恶了,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的!”

哥哥也修大法了

二零一七年除夕,我们姐弟四人去给哥哥、嫂子拜年,嫂子已能拄双拐下地了,能从卧室走到客厅和我们一起吃饭呢。哥哥特别开心。那天晚上哥哥喝了比平时多两倍的酒,可是好像没喝酒一样,头脑特别清醒。

正月初五,哥哥又请我们姐弟去他家吃饭,我们轮流劝哥哥修炼。哥哥高兴的说:“法轮大法这么好,我也炼,过完年我就炼!”

正月初七我去哥哥家,问哥哥到底要不要修炼?他说:“好,我去找你姐和你妹,让她俩也来,大家在一起炼,能量场强!”

姐姐和妹妹来了,姐姐先教会哥哥、嫂子炼功动作。大家一起炼五套功法。因是第一次炼功,哥哥炼第二套功法在炼“头顶抱轮”与“两侧抱轮”时,说都累的满身大汗,实在坚持不了,两次往门外跑,都被妹妹拦住,劝他坚持,并严肃的说:“我来干啥来了,不就是陪你炼功吗?你这点苦都吃不了啊?再坚持一下,吃苦消业,是好事!”

五套功法坚持下来以后,哥哥说:“累是累,可坚持炼下来后,身体还真轻松!”姐姐妹妹在哥哥家住了十天,每天安排的很紧凑,早上炼功,上午陪着他学法,中午哥嫂休息,晚上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看新唐人节目。

哥哥终于走進了大法修炼,成为我们的同修。一旦走進大法,哥哥还很精進,每天早上都起来炼功。我和哥嫂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去他家住两天。

哥哥修炼不久,四十多年的静脉曲张好了,肩周炎也好了,原来冬天左胳膊一凉就疼,现在也好了,肚子小了,不骂人了,每天高兴的唱歌。哥哥还把自己炼功身体好了的事告诉他最好的朋友,把师父讲法和教功光盘连机器都借给这个朋友。那个朋友也开始炼法轮功了。

上周,我去哥哥家学法,哥哥对我说:“我学《转法轮》后知道,修炼人不能杀生,现在我都不买活鱼吃了,买刚死的鱼。我知道得修炼心性,那天你嫂子气我,我刚骂一句,就知道了自己错了,就向她道歉。你嫂子的弟弟来我家,说起你嫂子娘家对不起我们的事,要是以前,我听了生气,就得狠狠的骂他们,现在我修炼了,我得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啊,我就修口了,不好的话就不说了,也不生气,我能忍了。过后,你嫂子还夸我呢,说是大法才能改变你啊!还有啊,现在通过学师父讲法,我明白了,每个人得法都太不容易了,方方面面的干扰,我第一次炼功时,两次想放弃不炼了,要不是你妹妹逼着我,让我坚持,你们在我家陪我那么多天,我也不一定能真正走進大法修炼啊!”

如今,我们兄妹五人都走在修炼的路上。法轮佛法滋润着我们的身心,我们全家能健康快乐、无惧无忧、幸福和睦地生活,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的恩赐。感恩大法!感恩师尊!我们决心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不忘下世誓约,努力救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