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尊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九年,我走進了修炼大法、证实大法的行列,修炼状态突飞猛進。

九九年七月,江魔头发动非法迫害后,为了揭穿邪恶的谎言,讲真相救众生,我们成立了资料点,我也在参与做资料。由于同修手机不注意安全,资料点全部被抄,造成很大损失,我被绑架,我不配合邪恶的安排。因突发严重病业,恶人不得已放我回家,并监视居住半年。

在监视居住期间,他们把我作为重点迫害对像,面对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人员经常上门恐吓,丈夫判若两人,夜不归宿,孩子出现病业状态几乎整晚哭哭啼啼,出门随时有人跟踪,来自单位、家属、亲朋好友等方方面面的打击和压力,而且和同修失去了联系,由于当时学法功底浅,我深感“百苦一齐降”(《洪吟》〈苦其心志〉)。

一、由流离失所回家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当监视半年快期满时,我丈夫得知可靠消息,六一零要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如不转化,直接劳教。听到这一消息,内心压力负荷很大,正念不足。我和丈夫商量:邪恶上门你不要配合他们,他不干。当晚,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小时候的老家土房外面的门上都挂着毛魔头的像,仅仅边上一小房没挂。而且丈夫坐在写有“党”字的凳子上。我明白了,我空间已经布满了邪恶,丈夫会配合邪恶。修炼状态的不稳,来自另外空间对我的巨大压力,我自知已没有抵挡邪恶的正念了,面对邪恶的蓄谋洗脑迫害,我不能在修炼路上留下污点和身心受到侮辱和欺凌,我不得不先退一步——离家出走。

但我深知这一出走,不知何时才是归期?为了修炼,我不得不放下了幸福的家庭,放下人人羡慕的优裕工作,告别三岁多的小孩,含泪离家。我离家出走的第三天,国安和六一零副主任把一年半的劳教书送到了我丈夫手中。

我从内心反问自己,为什么有些同修修炼比较顺利,我却要经受如此大的打击,我从内心痛下决心,我一定要扎扎实实修炼大法,一定要修出具备保护好自己的能力。

在流离失所期间,师父时刻保护着我,给了我最好的环境和条件,当时我承担了我地所有的资料供应,包括传单、小册子、真相币、光盘、《九评》以及大法经书。我也充分利用每一天的时间,背诵《转法轮》,坚持看明慧每日文章,修炼状态很快得到了调整。当第二遍背《转法轮》背诵到“我想我传法的时间基本快结束了,所以想要把真正的东西给大家留下来,以便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有法来指导大家。”[1]时,我顿然禁不住泪如泉涌,那是来自内心深处、来自我苍穹深处的感动!感恩师尊对众生的慈悲,感恩师尊对弟子的佛恩浩荡!我发自内心要永远跟随师父修炼。

大量的学法和看切磋文章,我看清了自己的不足及修炼上存在的问题,以及明白了为什么遭受迫害与怎么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有了一定的认识。

我已经悟到自己走的流离失所之路是旧势力安排的,我必须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必须走出去堂堂正正修炼。尽管当时我呆在一间房子里做大法的事两年多了,并且也很安全,但当时师父已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人人都出来讲真相,我必须走正师父安排的证实法之路,跟上正法進程,不能封闭自己,才能从内心和行为上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当我真正下决心走自己的路时,我的这一决定立刻遭到同修和亲友的反对,说我不理智,在屋里同样可做好很多大法的事,在我自己犹豫和考虑是否走了极端的时候,师父点化了我,我已在自己封闭的房间里找出了一个通向外界的出口,我悟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于是,我与一同修配合一起出去做证实法救众生的项目,随着在外面堂堂正正面对面讲真相的时日的推進,我的修炼状态越来越好,原来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因素逐渐烟消云散,正念越来越强,修炼状态也突飞猛進。

有一天,我讲真相时碰到一个派出所警察的女儿,她当即诬告了我们,后我们遭到了当地派出所的绑架,警察通过各种方式和信息渠道查到了我的个人身份和历史背景,查明了我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但人一直逃离在外,现在他们从我身上搜出有真相手机、电话卡、护身符、光盘和资料等,当地派出所六一零及我户口所在地蓄谋对我非法重判。在公安局办公室呆的那一个晚上,我痛定思痛,为啥我又被绑架了,我努力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对丈夫有色欲心和嫉妒心,才导致了我遭到这场迫害,我坚定强大正念发了一个通晚,天目看到象黑板那样大的一块黑幕被抹掉了。

后来我被劫持到拘留所,面对当时处境,生出了怕心和顾虑,我努力在法中寻找破除旧势力安排的法理,我都按大法的要求揭露邪恶,反迫害,不配合邪恶,一直是零口供。我悟到这都是假相,一切由师父说了算,监狱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兑现誓约。我从内心上坚定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这坚定的正念,我心里亮堂了,各种压力和担忧也烟消云散,我心里变的很坦然。大法弟子到这里不是偶然,我得把同监室的人讲真相劝三退。这事完了后,随即师父给我身体演化严重病危假相,严重缺钾,面部变色,严重心脏病,四肢无力,无法行走,在此状况下,监狱不收,无法继续迫害之下,国安一警察叫我去签字时,我的脸部瞬间歪曲变形,在家属亲人见状后的恐慌之中,他们也只好不了了之,让我回家了。就这样我终于破除了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我一回家,丈夫不久就升了职,各项目年收入成倍增长。亲人也知道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邪恶再也没有找过我,这些年我一直非常顺利地走在师尊安排的证实法的路上。

我虽然被逼流离失所三年,当时邪恶非法开除了我的工作,并四处寻找我的下落,亲人好友也不理解我,丈夫及家人不知我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我自己也对孩子和家人充满牵挂,让我感到压力重重,但在这三年魔炼中,是师父和大法让我放下了人心,走过了难关。

在这三年中,我扎扎实实的修炼了自己,背了七遍《转法轮》,看了大量的如何否定旧势力,反迫害、去除各种人心的文章,心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同时,做了大量的证实法、救众生的事,紧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为我今后能够勇猛精進,坚定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师父说:“大法弟子嘛,这些年来我们走过的路,真得冷静的回头瞅一瞅。很多事情看上去是无序的,可是实际上都是有序的,为正法留下的最后历史一步一步的为你们而延伸。”[2]

二、帮助同修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我们当地有一位在教育单位退休的女同修,她曾多次到北京证实法,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因她对大法很坚定,邪恶把她当成重点控制。因她是孤寡老人,六一零伙同教育局将她劫持到敬老院软禁多年,并且非法扣押了老同修的全部工资,每月只限额发给她五十元作费用,更为邪恶的是,教育局还用她的工资长期雇佣一个人非法看管她。虽然该同修开创了学法炼功和讲真相的环境,并能走出敬老院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但必须每天按时返回报到。该同修意识不到这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认为自己状态还不错。加上有怕心,多年来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得知这一情况,立马与我地同修切磋交流,在老年同修怕心较重和正念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利用整体力量,帮助她反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通过了解她在敬老院里的生活状况,经济条件,约束条件,工资被扣等情况,由一同修写出了一篇揭露当地邪恶和证实大法美好的文字材料,成文之后,我们依次去民政局、政府部门、教育局、公安局送材料曝光,向各部门求诉,呼吁各部门关注因修炼法轮大法的孤寡老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可是事情不但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六一零伙同教育局反而变本加厉把老年同修秘密劫持到另一偏远的敬老院软禁,并不准她学法炼功,晚上将门反锁,针对这一情形,我们重新修改整理了材料,加大力度曝光邪恶,并将曝光材料制成彩信,向各级政府,公、检、法、司,教育系统及相关各部门群发,共发了十多万条彩信,同时把真相资料与曝光文字材料一起散发到敬老院及周边环境,后又大量向全县发放,由于事例典型,世人的正义良知被唤醒,也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一时间,外界舆论沸扬,发自内心的谴责六一零及教育局某些人的这种邪恶的行为,很多仁人义士发出呼吁:老人问题不得到妥善解决,我们将关注到底。

迫于外界压力,六一零人员出面到敬老院看望老年同修,看到老年同修房间里的十多本真相资料(发放到敬老院的资料老人们看完后都送到了同修这里),六一零主任拿起来看了看,老年同修说:“你都拿去认真看看吧”。六一零主任说:“某某呀,你都成了名人啦!”当即将老年同修送回了家,并恢复了她的工资待遇,老年同修回家后堂堂正正走入了讲真相的正法行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