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一年七月我拜读了李洪志师尊的著作《转法轮》(电子版),并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由于得法初期的一念不正,招致大难。当时母亲已经因心脏病而过世了。我认为已去世的母亲的家族中可能带有祖上累积的心脏病这种病业,修大法,师尊可以帮我消去这种业力。思想深处总有那种为祛病而修的一念,特别是给亲近的人讲述大法的美好时,总是不自觉的提到大法能祛病,我修大法可以避免得母亲的遗传病。当时认为这样讲是顺着亲人的执着讲,能使他们尽早得法。

自二零一五年十月以来,我逐渐出现了下肢水肿,浑身无力的症状。那时总以“工作太忙”为借口,炼功时经常只炼前四套功法,第五套功法隔三差五的炼一次,最后连一周打坐一次也不能保证了,相应的经常莫名的困倦,总是贪睡。

直到二零一六年过年后,突然听说一位朋友的父亲因癌症去世,我才猛然醒悟——自己修炼太懈怠,讲真相不到位,直到朋友的父亲离世,我都没给朋友讲清真相,更别提他的父亲了。为此深深自责,同时下决心要回到修炼如初的状态,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影响救人,罪业深重。

我开始重视并抓紧时间炼功,早上三点半起床加入全球大法弟子的晨炼。我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炼功:晚上炼前四套功法,早上炼第五套功法。可事情一多,首先就影响早上炼功,所以第五套功法逐渐就处于半停滞状态,虽然也在学法背法,但進度缓慢,一年背会了两讲,二年半背到第六讲。背法干扰很大。

这次从新按照明慧网的要求加入晨炼,虽然刚开始只能坚持单盘,双盘要把腿绑上,但我下定决心坚持,不管单盘或双盘,炼功音乐不结束,我决不停止。这样坚持到五月一号,我能自然双盘了,腿不再滑落。于是我延长双盘打坐时间,一个月后能够坚持到一个小时了。但是不稳定,有时心性没上来,居然单盘都做不好,几个早晨都是在压腿中度过了那本应炼第五套功法的一小时。

学法,知道是自己的心性问题,于是求师尊点化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向内找,找出了思想中重现了数年前初得法时的一念:修炼大法避免得母亲得过的心脏病。因此时我的身体出现了的病业假相和当年母亲一样,而且比母亲更重,除了手、足、头、面部外,全身浮肿、无力。不过知道现在自己是在消业,是师尊安排把病业都返出来一一消掉。所以心中不惧,只是用更多的时间来学法炼功,尽力达到修炼人的要求。

起初,肿大的双腿在中午下班后,只要盘坐五分钟,水肿就神奇消失。可下午下班时发现腿又肿成原样。倘若晚上决定出去发资料,出去一个多小时回来,水肿也会神奇消失。有一天白天骑车出去先熟悉路线,骑了两个小时的路程,晚上出去发资料一个小时就走完了白天骑行两个小时的路程,心中感到真是神奇!自己只做了一点点助师救人的事情,魔难都被师尊消去了。尽管自己只是承受了一点点,可偶尔还会抱怨,真是不应该!

我坚持加入全球晨炼后,神奇的事不断出现,这种严重的消业状态不影响炼功救人,而足底的脓疱也随着坚持炼功出了不知几轮了,出来一次,我也不关注,痒过之后自动结痂,然后在身体表面的病业假相就减轻一层。

就这样度过了半年时间。有一天突然想到自己内心深处存在的那一念不对。我自从走入大法修炼,有师父管了,修炼人是没病的,怎么能拿自己当常人,总是害怕得母亲的家族病?还找借口默默承受着病业,影响修炼救人。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总是做不到位,深深沉浸在错误的人念中而不自知。于是求师尊帮助去掉这种为治病、怕得病的人心,还有累了就休息等图安逸的心,还有就是认为时日方长,慢慢来的懈怠心和想过人的好日子的心,还有在劝善时不由自主证实自我的心、争斗心、怨恨心、欢喜心、自以为是等等人心都严重阻碍着自己心性的提高与升华。

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后,神奇的发现,原来粗了一指多的胳膊首先恢复正常,硬硬的腹部逐渐变的柔软并瘦了一圈,腿肿也在消退,有时几天都不肿了(现在仅是偶尔会出现小腿有点肿胀)。

在常人看来的一场大难,对于信师信法的修炼人来讲就是病业假相,念正了,病业假相就消退。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之一,修炼人没有病,只有病业假相。亲身经历了,就理解了为什么十八年来,无论江泽民流氓集团如何残酷迫害打压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依然不畏强暴,依然冒着生命危险走上街头向世人讲清真相,使被假、恶、斗党文化迷惑的世人早日清醒,做出正确的选择,弃恶扬善使生命得救;同时真、善、忍的法理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明白真相后走入大法修炼,并从中受益无穷。

感谢明慧网上参与交流的同修,感谢师尊的呵护,使弟子终于走出了这次魔难,从新溶于法中,逐渐找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