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痛 警醒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十月七日晚上学完法,我身上就有点儿不舒服,半夜睡觉翻身,身上就有点儿疼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背上靠右边处就好象常人岔气那样,疼得越来越厉害。到第三天的时候右边可以了,左边又开始疼,疼得我连饭都不想吃,而且那种痛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都觉得有点儿撑不住了。

修炼二十多年了,我没打过一次针,没吃过一粒药。身上有一点儿难受,我就在心里说,正念强一点,自己找一找就轻松过去了。可这次,这是怎么了?我警觉了,不由得想起最近家里的烦心事。

我有一处平房要拆迁,孩子们没有和我商量,要分这个钱,同时还商量要把我的钱都管起来,大女儿甚至还说:“要不管娘的钱,她一个月三千多块钱,都干了啥了?还不都得付在了法上。”我听到了这个话,火憋不住了,脾气上来了,大骂他们:“你爹活着的时候,家都是老娘当,你们要好好的,还给你们几个,要这么闹腾,我一分都不给,看你们把老娘怎样!……”乱七八糟的话就出来了,活脱脱一个常人的模样。

外孙女在我家养病,孙女婿来接她,在楼下打电话不上楼,我又生气了,强硬的对外孙女说:“你不许下去,让他上来!”逼着女婿上楼了。我就开始数落人家:“咋了,连楼都不上了,谁对不起你了,拍拍你的良心,谁把人给你救活的!一分钱没有,你还……”呱啦呱啦把人家说得低下了头我才罢了,没有修炼人的一点儿风范。

这次身上的剧痛,迫使我必须静下心来认真的想一想了。同修们听说了我的情况,也三三俩俩来我家和我学法,帮我发正念,诚恳的和我交流、切磋。指出我平时不在法上的一些行为:如和同修们商量事情,有时如果不按我的想法来,我会很强势,使同修不能很好的发表自己的观点。在对待家人、亲戚的有些事,更是必须按照我的想法来,我说啥就是啥,没人敢反驳。

我也深刻的悟到了,这次身体痛的出现,是师父利用它暴露我应该修去的许多常人的执着:不让人说,一说就炸;和常人争对与错;凡事必须顺着自己来,不顺心就不行。等等。再往深里挖,其实与我固有的本性和身上的党文化因素没修去有关。

我在修炼前性格就很强势,脾气大,说话算数。遇到的什么事情都是我说了算,对不对都得听我的,稍不如意张嘴就骂人,不管是谁。师父在《洪吟三》〈阴阳反背〉中讲的“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就象是在说我一样。修炼这些年,自己也很注意这方面的修为,可一遇到违背自己观念的事情,就开始发作,早把师尊的教导忘了。

我今年七十多岁。经历了邪党的许多运动,在邪党“斗争”理论的煽动下,我当时也参与了一些斗人的事情。那时年轻气盛,有的人不好好配合被批判,我生气了还用书甩人家,现在说起来真是惭愧。听过《九评》,也看过《解体党文化》,可有时一遇到常人中的事情,看不惯,嘴里就顺口说出一些满是党文化“斗人”的话来……,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争斗心”放大了,放大到它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修炼。

这次痛,把我彻底警醒了。找到了执著心,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就一定修去,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2/这一痛-警醒了-355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