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陆林山被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陆林山于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被警察绑架迫害,以下是他的自述: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早晨,我开货车去双鸭山市五九七农场赶集卖货,上午十钟左右,十多名警察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其中一人穿着便衣,亮了一下证件说:公安局的!没等我看清楚就揣兜里了。问我:这摊位是你的吗?我说:什么情况呀?他说:有人举报你散发违禁宣传品,我们要检查!说着就来翻我的车和货。我说你们没有搜查证就翻我的车和货,这是违法行为。有一个人抓住我不放手,当时我就想:不能让他们这样抓着我呀。就说:你老抓着我干什么?我又没犯法,松开我!他就松开了手。后来得知抓着我不放的人姓杨,大家都称呼他为队长。

他们连车带货翻了个遍,也没翻到任何东西,就问我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我就说:你们这样对我无礼像强盗一样,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们看我什么也不说就又抓住我不放,说跟我们走一趟去分局配合调查,我说我还卖货呢!没时间,不去!姓杨的和另一个协警就上来反背着我的手,强行将我带走,我挣扎着不配合,他们就把我反背的双手用手铐铐上,还用力往上举,我疼痛难忍,高喊:邪恶迫害好人了!大家快来看啊!就这样我被强行带到了五九七农场公安分局。

到那后,留下两个人看着我,其他人都走了,大约二个小时左右,我被带到另一个屋子,在集市带头那个穿便衣的人换上了警服坐在椅子上,这个人很邪恶,抓我时还骂师父。我刚进屋他就说:你以为什么都不说就不知道你的详细情况了吗?然后就拿出手机念叨你家是双阳矿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号,爱人在某某地,你叫陆林山。说的全都对,我想他是看了我的驾照才知道的这些。

我的钱兜、钥匙、手机都在他办公桌上放着,他当着我的面翻了钱包,数了包里的钱,翻出了三本《平安即是福》小册子等,过程中还用手机录像。

又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年轻的警察将我带到另一个有电脑的屋子,他坐在电脑前打印复制东西,把我包里被翻出来的东西都作了清单记录下来并打印出来,一件一件的问我说这些都属实吧?我一直沉默不语,不说话。他就打电话问:他什么都不说怎么办?电话那边说:那就写沉默、无语。然后就开始给我照相,我不配合把脸转一边,紧闭双眼,他们过来好几个人强行扳我的头,累得他们气喘吁吁强行拍了四张。

他们又强行给我抽血,我全力抵抗,他们几个人同时上来打我,把我逼到墙角处反背我的手,从照相到抽血都是用手铐反铐着我的手,我双手不断的乱动让他们扎不上针,他们费了很大劲才扎上却没有血,就要扎我耳朵取血,有一个人说:他这么不配合扎耳朵能行吗?我不断的晃动头,他们就说:扎耳朵不行!还得扎胳膊!就又来强行按住我扎我胳膊、扎我的手,还是没血。其中一人说:用手从上往下撸他胳膊!就不信他没有血。他们按住我的胳膊又撸又压忙活了好一阵子抽出来一点血,说太费劲了!差不多就行了!然后又强行我录指纹,上来四个人给我摁倒在地,我紧握双拳不放手,高喊:法轮大法好!一个小时左右他们强行取了我的指纹。我说:你们这是用暴力强行取证,从抓我到取证都是不合法的,是在犯罪!

全程参与绑架我的那个警察很恶,叫王宁,警号:150663。还有一个杨姓的,大家称呼他队长。王宁押我去拘留所跟狱警在耳边说了一些悄悄话,然后狱警就对我拳打脚踢让我面墙而站,还让我穿囚服,我说我没犯法,不穿囚服。就上来一帮人把我拖进一间小屋里,把我仰面朝天摁倒在地拳打脚踢,连踢带踹,用拖鞋打我的脸,疼痛中我大声喊叫,他们就拖住我仰面向上用毛巾捂住我的嘴和鼻子,不断往毛巾上倒水,我呼吸困难用力张大口喘气,水几次呛进我的鼻子和嘴里,我用尽力气喊着:师父!救我!他们一下松开了我,片刻又说:再拿一个大一点的盆装水,不穿就灌!这时我想:不能让他们造业了,就说:我穿。

我站起身已是浑身发抖,又冷又疼,胳膊、手腕和眼眶都肿了,手被勒出好几道血印子,八天后才消肿。

当晚我被送进监号里,警察警告我不许宣传法轮功,否则从严处置!我心想:你说了不算!第二天,我和全监号的人讲了真相。

在关押的十天当中我监号换了四拨人,到最后别的监号里没人了,我监号里人都满了,表面是调来我屋看着我,实际上都是来听真相的,还有四五个参与绑架和打我的狱警也了解了真相。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