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大法 在复杂环境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这些年大陆人心道德下滑的很厉害,意识形态、社会风气败坏沉沦,特别是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社会环境极为复杂险恶,对修炼者构成了严峻的考验。大法修炼者只有以法为标准,依靠大法的威力才能在复杂的环境中辨别是非,坚定正念,不断修去后天形成的各种人心、执着,逐渐的从人中走出来。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迫害后我抓紧时间背记了《转法轮》,并长期坚持背或读,利用时间反复学习师父的其他讲法,逐渐理解接受大法法理,在大法的指导下,渐渐的认识并消弱去除各种不符合法的人的观念、人心,艰难又幸运的走到今天。

不断去除怕心,坚定修炼

大法造就了一切,正法挽救着一切并开创着未来。当我对大法逐渐有了接近他的认识的时候,生命的深处与他也越来越近了,由此奠定的修炼的基础是不可能改变的,但这对我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面对严峻的迫害现实,我的人心很多,怕心很重,修炼的路一波三折,迫害初期、洗脑班、劳教都让我一度动摇、迷茫、甚至表面妥协,走了弯路。

后来我不断学法,逐渐认识到:我的生命我的一切源自于大法,不修大法就没有我的一切,那还有什么值得执着和怕的呢?真正可怕的恰恰是修炼人对修炼的放弃。法理清晰了,逐渐放下了生死,消减了怕心,尽量冷静面对这些年大陆的迫害现状(如:邪恶操控世人上门、电话骚扰,多处对住处的监视,监听电话、手机,跟踪监视行踪监听说话等等,前些年一个人几乎天天跟踪我有一年时间,一次有七个人跟着我上车下车……)坚定修炼不动摇,尽力去做三件事。

警惕并修去自大的心

几年前,我从市中心一个地铁口走出来时,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畸形的孩子,头比身体还粗还大,根本不成比例的严重病态。我一边走一边思索:让我看到这个大头孩子,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呀?后来经过认真的查找,终于发现我有严重的自高自大心理。

我是一个普通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能力,但有时却莫名其妙的自我膨胀,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后来发现这是党文化的一种典型表现,接受无神论灌输的人容易产生这种思维模式。我通过拜读许多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事迹,反思总结自己终于明白:其实和师父的要求,和许多同修相比我差的太远了!有什么可自恃自诩的呢?清醒的把握好自己,也是修炼的应有之义啊。

自大又是自心生魔的土壤,而自心生魔最终会把修炼人毁掉。我能够走到今天,还能在大法中修炼,全靠师父的慈悲保护,全靠大法的威力和感召力,我必须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铲除心中自大的魔障。

克服依赖心,走出自己的路

我似乎天生依赖心重,好像没有主心骨儿,总想有一个强有力的依靠。这种状态伴随了我几十年。修炼后有变化但没完全改变。十年前,我做了一件讲真相的事儿,事后心理负担很重,压力很大,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甚至一度后悔做这件事,身体很快消瘦,有点儿支撑不住。我知道是怕心,但没有能力解除只是消极承受。

后来我逐渐意识到我的主意识太弱,想做事又怕承担后果,有依赖和侥幸心理,遇到困难向外求,寄希望于外在的力量。

通过学法知道,大法造就的生命应该是顶天立地独当一面的伟大的神,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为践行宇宙真理无所畏惧。在法中,我的主意识开始逐渐强大,明白师父和大法是最根本的依靠,真正的大法弟子应该也必须堂堂正正的走出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不能依赖其它任何因素。

前一时期,经常帮助我的两个同修都离开了本地,我意识到这是去我的依赖心,不能因此什么也不做了。当然作为一个修炼人不可能什么都会,同修之间互相帮助是完全必要和应该的,但依赖心不能有,自己能做的事尽可能自己去做。

修去隐藏很深的妒嫉心

我原来认为自己修的不好属于在大法弟子后面追的人,哪个大法弟子修的好是人家付出了,在生与死的迫害面前心性到位,正念强做的好,而我没有做到,所以没有妒嫉心。

后来在与同修的配合中,暴露了我隐藏很深的妒嫉心,就是在做类似的事情过程中,发现有同修先做了或者重复做了,自己心里有点不平衡,甚至对同修做的东西不太接受,不想看,还引起了些许消极情绪。当时冒出这种心的时候,自己也很震惊,原来我不但有而且还很突出。

查找妒嫉心的背后,还有功利心、名利心、执着自我、埋怨心等。妒嫉心这个问题确实很严重,师父在《转法轮》中是单独作为一个问题讲给修炼人的。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解答问题时又告诫弟子:“这个妒嫉心你可千万得去啊,这个东西可了不得,它会使你所有的修炼都变的松懈,毁了你。不能有妒嫉心哪。”

逐渐消减怨恨心,争取修炼的家庭环境

家人因为我被迫害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包括精神和经济的压力。这些年家人掌控了我的生活费,对我的修炼形成很大制约,目地是求得心理平衡,花钱方便一点儿。对此我一直耿耿于怀,心理不平衡,对家人怨恨心很重,觉的太过分。正确对待钱财以及失与得的法理,师父讲法很明确。对照法的标准,慢慢我的心理也平衡了;还有,家人也确实不容易,从人的理看,迫害是邪恶造成的,但却是因为我修炼。当然,我如果有一定的经济条件讲真相,家人又理解支持,这最好。可是往往现实难遂心愿,在我的能力还没有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钱财和修炼,我只能选择修炼。这样怨恨心逐渐淡化,争取了基本的家庭环境。

灭尽色欲心,纯洁神之体

这些年大陆道德下滑沉沦的一个表现是色情淫乱几乎成灾,我住的小区常看见“包小姐”的小广告,有的街旁小屋里会有女人向过往行人招手,甚至居民住处门缝经常有印有女孩照片、电话的卡片……这些事情许多人都知道,好像没有人管。

我年轻时曾犯过男女之间的错误,后来改邪归正,但色欲心一直有,修炼后,我更加警惕,但没有根除,比较注重自己的形象外貌,看见漂亮的男女,也想多看一眼,甚至说过修炼人不应该说的话,对此我也很苦恼。

在法中,我明白这是修炼人绝对必须去掉的,明慧网也有大量这方面的同修交流文章。色欲是生命从圣洁之处掉下来后的一种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人不守本份的一种妄念和贪婪,是对外的一种干扰甚至侵犯,根源于变异和膨胀的私。修炼人要修成无私无我,必须根除色欲心。我这方面有过教训更应该格外警惕,从一思一念做起,尽快彻底把它灭尽,回归圣洁。

修去对同修的情

我有一个认识二十多年的同事,后来一起走入大法修炼,还曾经作为同一个“案”子被邪恶迫害过。长期以来,除去被非法关押期间,在修炼上一直有往来,我们都严格要求自己正常交往,但时间长了,有了些许同修情。她对我帮助很大,我有修炼方面的事请他帮助,她也很热心。

我知道情这个东西,师父讲法讲的很清楚,不管多少大小,是什么情,是必须要去的,否则就根本修炼不了。尤其是近几年,我才感觉到有这个问题,更说明我修的太差。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坚持严格把握住绝对不能做不能做的事,同时在交往上注意,除非必须见面的事,尽量不见面,见面时在语言上过去说过的不应该说的话不能说了,保持严谨、正常的交往状态。

这位同修很正很善良,这方面做得很好,去年她去了一个很值得去的地方。我想我们正常的修炼之间的互相帮助会保持,这是十分珍贵的同修缘份。缘和情是两回事,情必须得修去,缘那就是法的安排了,需要维系就维系,该断的时候也就断了。一切以法为标准,以修炼提高为目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