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的根去掉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觉的功法很好,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在空闲时间学法炼功,不知不觉间身体和思想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身心健康,心里充实。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出于个人嫉妒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由于我从小就胆小怕事,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不能理解,不知如何应对,整天提心吊胆,度日如年。每到邪恶认为的敏感日,时不时就有警察以不同形式干扰,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修炼中由于怕心不去、过重,在二零一零年春,招来邪恶的迫害,被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一年。

这些年来每次都努力想把“怕”的关过好,因为怕心驱使,在面对邪恶压力过关时,但每次都不如意,不能象正念足的学员那样,把真相讲明白,没能真正救了警察。细细的回忆,对照法進行总结,为什么?就是怕心和自私心理在作怪。

在今年八月九日上午,我去讲真相,路遇同修说话,过派出所门口时,被警察拦住不让走,想拖拉我去派出所,警察给录像并抢东西,当时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不叫众生对大法犯罪,我不能配合他们,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挡住不让录像,这时,围观的人也上来了,我心里还是不稳,我看了看年轻的警察和周围的群众说:“你们这是迫害好人,我们师父教我们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一个好人,这些年来你们应该都知道了。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去派出所?我没有错,更没有罪。你们看看迫害法轮功的有多少遭恶报的?薄熙来、周永康、周本顺、李东生等不都遭恶报了吗?我不想看到你们对大法犯罪,希望你们有好的未来。”围观的群众和警察都静静的听,当时就觉的我在大声的说,都是救人的话,还说了很多,现在也想不起来了。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智慧,现在想起来是师父在加持我,在给我智慧,在解体人们背后邪恶的因素。当时也没有人动我。那时我就记得师父说的:“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说你们这是侵犯公民肖像权,中国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权,你们这是知法犯法,你们叫什么名?并把三个警号记录下来,说给你们上网曝光。

一会儿,公安局国保队来了一个人,见到我就说:“某某大嫂啊,你就给我找麻烦吧!”我说:“你们竟给我们找麻烦,不叫我们救人,迫害好人,还捣乱!”他和那几个警察说了几句就放我们回家了。

回到家中静下心来向内找,这时没有怕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是怕,心里很坦荡。没有了以往感觉,我知道是师父看我在法上,帮我把怕的物质拿掉了,感谢师父!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2]我还找到了自己有不善的心,总对警察有一种对立和怨恨心,我清醒的知道这都不是我,我不要。

过去由于经常和同修骑摩托出去很远讲真相,碰到几次骚扰、绑架的事情,都是跟同修同时处理,有依靠,有依赖。并没有太重视怕心怎么去就过去了,并没有真正向内找,表面上也在修,也在做证实法的事,想的都是自己怕落下,事实上是修炼了表面,并没有修到内心,所以使自己遇事害怕、没理智。因此,在这个怕心的驱使下,使我修的很累。之所以能不断出现这些问题,如今才使我如梦方醒,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和修炼的严肃,旧势力为什么能乘虚而入?它为什么能干扰到你?它抓住你的把柄了,它看的见你有那个物质,它能甘心吗?它能让你往上修吗?它在往下拖你、拽你。

通过这件事的突然出现,给我当头一棒,修炼绝不是儿戏,不是糊弄糊弄事就能过去的,那得真正踏踏实实的去实修那颗心才行。我虽然修的跟头把式,磕磕绊绊的,但是,我始终保持着坚定的一念,决不允许任何生命、旧势力等再干扰迫害我。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谁也动不了我,谁动谁是罪,将面临彻底毁灭。

我做的事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我为什么要怕?怕的根本就不是我,让这个怕心永远不在我这产生,它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让它彻底解体、灭尽。

通过这次自己真正过关,把怕的根去掉了。

感谢师尊安排这次去怕心的机会。

不妥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