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党文化的毒素 找回真正的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年六十五岁。二零零九年,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九年来,自己除了在固定时间学法,还要做资料,面对面讲真相。看上去很忙,自己也感觉状态挺好的,人与人心性上的矛盾不是很多,也没出现大的病业状态。因一家人都修炼大法,也没有什么家庭中的魔难。

可是,这一年多来,感觉自己提高的很慢,学法不入心,讲真相效果也时好时坏。自己也知道只有学好法,才能多救人。没有大法的力量,怎么能有救人的威力呢?特别是前段时间,身体出现严重的感冒、咳嗽症状,甚至影响外出讲真相。我知道这是修炼上出现了漏洞,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一天在学法小组和大家讲起了自己的困扰,同修说是党文化吧。我当时承认了,我知道自己身上党文化很重,可是我一直没有重视修去它。这次同修给指出来,我一定要找到自己身上党文化的表现,彻底清除它。回家后,我认认真真的从头到尾听了一遍《解体党文化》的录音,又找到了上、下两册《解体党文化》的书,挑重点又看了一遍,对照自己平时的言行,我发现邪党文化在自己身上表现的如此淋漓尽致。

一、争斗心 自以为是

回想从学生时代到工作岗位,自己一直出类拔萃,经常得到同学、同事、领导的表扬。在我头脑里,自己各方面都是不差的,谁要说我一点不好,简直难受的不行,愿意听好听的,明知自己是错的,也要争辩三分。修炼到今天,这种陋习也没怎么改掉,尤其在丈夫(同修)面前,我几乎没承认过自己有错误。女儿(同修)也经常说:“妈,我怎么没看见你说自己不对的时候呢?”正像《解体党文化》一书中说的:没有从善如流的听德,更没有知错就改的雅量。

这种典型的自以为是的党文化作风,使我看不到别人、甚至同修身上的优点,遇事不能向内找。不能带着一颗谦卑的心去学法,才会造成思想溜号,心性当然提高不上来。由于带有争斗的自以为是的心,平时表现的言行中也没有善念,对同修、对世人,言语不善,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甚至有时强加于人。这离修炼人的标准相差太远了。师父在讲法中说过:“谁不愿听意见他就不是修炼人,谁讲话不善同样不是修炼人的行为。”[1]对照师父讲的话,真的令我汗颜。

二、显示心 “修理”别人

这个显示心,其中也充斥着党文化的浮夸作风。一直以来我很注意修去显示心理,可总是不彻底,这和自以为是的心也有关系。因为总感觉自我状态良好,看到别人状态不好,就以自己的见解去“修理”别人,甚至学法时认为这段法是讲给某某同修的。如果看见谁不在法上,不是先检查自己,而是告诉人家:“要是我才不会这样做的。”不是从法理上说明,而是显示自己怎么样。难怪有同修说我:“听你说话怎么这么飘呢?感觉心里不舒服。”

对这句话,我想了很久。是啊,自己修炼二十年了,法也背了七、八十遍了,可我真的去实修了吗?达到了法在不同层次的标准了吗?今天真的修炼结束了,我能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吗?想到这,那种剜心透骨的痛,久久挥之不去。这促使我痛下决心,彻底转变观念,用大法清洗掉自身党文化的各种陋习,向先天的自我靠近。

三、不修口 教训深刻

经常听同修讲,由于自己不修口,学法犯困,外出讲真相效果不好,我听了常常不以为然,心想没那么严重吧!所以我在修口上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直到有一天,学完法后和同修交流,我记不清自己到底说了多少话,说完后,莫名其妙的感觉心里很难受,好象别人都在轻视我,不愿理我,有一种从高空往下跌落的感觉。那种无助、失落,使我感到自卑,跟谁也不想再说话了。持续了几天,心里很苦。

一天学法读到:“说你就想吃那个东西,真正修炼到应该去那个心的时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说不定啥味了。”[2]顿时恍然大悟:这是去我不修口的执著心。师父用这种方式“棒喝”我,说明自己这方面已经太严重了。试想一个争斗心、显示心很严重的人,他能注意修口吗?师父说:“佛家讲的修口,就是说,人说话都是由人的思想意识所支配的,那么这个思想意识就是有为的。”[2]这么多年,由于自己不注意修口,给别人、给自己造成了多大的干扰啊。这是先天的真我吗?这是被党文化扭曲了的后天观念形成的。它象横在修炼路上的一个魔障,使我难以精進、难以提高。不彻底清除党文化的残留毒素,就无法达到诚恳、和善、宽容的那种为他的境界。

结语:

如今从新看《解体党文化》,使我找出了不少自身存在的党文化毒素。党文化真的是害人不浅,几十年在潜移默化的灌输中,甚至使中国人性格都扭曲了。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就不能不重视清除自身的党文化,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找回真正的自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