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八旬女教师遭受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年逾八旬的退休教师李景霞,曾被安顺路派出所警察刘大一用方便袋套头、反铐、棍棒打头;遭安顺路派出所警察牛刚用打火机烧耳朵、穿着皮鞋狠劲碾脚背,碾的血肉模糊还疯狂的继续碾、还用皮带抽脸,直到将皮带抽皱裂,还遭上大挂折磨。恶警牛刚还下流的说:你这是岁数大了,你年轻就强奸你!

下面是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景霞自述多年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警察与犯人一同殴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我以前身体多病,自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一心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可是中共邪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造谣栽赃陷害法轮功,为了让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我向当地民众讲清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我和一法轮功学员履行公民的合法上访权益,一同去北京为蒙冤的大法说句公道话。刚进长春火车站,就见一凶神恶煞的警察在毒打一位法轮功学员,那位学员疼的满地打滚儿,可警察还在不停的打。我们也在长春被无理拦截。在长春火车站临时设立的监管室里,男女法轮功学员都羁押在一个监室里。一个警察纵容盗窃犯:你打法轮功(学员)就让你早出去。这个盗窃犯就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警察与盗窃犯一同殴打。与我一同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推倒在地,他们恶狠狠的踩她的脸;我的腿被盗窃犯踢伤了;室内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惨遭殴打。

安顺路警察刘大一用棍棒将我的头打变形

二零零二年长春法轮功学员插播真相《是“自焚”还是骗局》后,江泽民下令杀无赦!长春及各地警察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齐齐哈尔市政法委下令,每个派出所必须绑架十五名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一天晚上十点多,安顺路派出所三个警察来砸门,进来就翻,抢走大法书籍等物品,将我劫持到安顺路派出所。一进派出所就听到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的惨叫声,夜深人静,听起来非常恐怖。一个叫刘大一的警察给我上刑之前非法审问:你炼功干什么?我回答:健身。没想到这个警察竟对我这个当时六十七岁的老人出言不逊:“你他X还想活三十年咋的?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打开柜子拿出一个不透明的方便袋套在我的头上,又将我双手背后戴上手铐,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棒子,狠狠的打在我的头上,每打一下感觉就象地震似的,我的头盖骨被打的变了形,摸上去垄沟垄台儿的(直到现在还是这样)。

我又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里,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打的遍体鳞伤、面目皆非、大腿青紫;还有一位二十来岁在此地打工的农村女孩儿,全家修炼,父母被监禁,她家的粮食被村委会抢走,警察把房盖儿扒开搬走,她在打工的地方被绑架,经期也没有换洗衣服,我就把一套内衣给了她。

目睹看守所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毒打、手铐脚镣反串酷刑

二零零三年春天的一个下午,派出所所长林田带四男一女几个警察闯到我的家里,欲将我带走,我拒绝。这时我家座机电话响了,听说是我儿子来电话,就抢过去:你妈让我们带到安顺路派出所了,放下电话两个警察抬着我,一个警察拎着我的鞋,强行把我抬到楼下塞入警车,劫持到安顺路派出所。晚上我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里面全是刑具。接着又关进两个青年,这两个人因受中共邪党谎言毒害,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立刻象疯了一样砸门,担心我把他们杀了。后来我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

在第一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四个月之久。一天我们法轮功学员立掌发正念,狱警任玉霞找来了郝所长。郝所长冲上板铺,抬起穿着大皮鞋的脚,一脚踢在法轮功学员王桂荣的头上,她的头立刻撞在水泥墙上。王桂荣说:你这是人民警察的形象吗?郝所长气急败坏的又找来几个警察,将王桂荣及另一法轮功学员从铺上拖拽到走廊里,好一顿毒打后,她俩被戴上手铐脚镣,且手铐脚镣被从后面反串在一起,拖回到铺上,她俩坐也不能坐躺也不能躺。

中共酷刑示意图:“穿后刑”——将人双手背铐、双膝下跪、双脚戴脚镣,同时将手铐、脚镣用铁丝最短距离串起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穿后刑”——将人双手背铐、双膝下跪、双脚戴脚镣,同时将手铐、脚镣用铁丝最短距离串起来

我当时看不下去就说:郝所长你回来,你们这样做合适吗?你给打开!他们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安顺路派出所牛刚用打火机烧耳朵、皮鞋碾脚、皮带抽脸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将一本《九评共产党》放在一个储蓄所内,却被所内安装的摄像头录了像。当天本区安顺路片警到家敲门,门刚开,便窜入七、八个警察,所长焦守义问:你发《九评》了?想看看录像吗?随后开始肆意非法抄家,致使室内一片狼藉。我说:你们将翻家的现状也录录像呗,你们这是人的行为吗?法轮大法是什么、法轮功学员什么样,你们不知道吗?你们做什么也得给子孙造点儿福吧。

他们欲带我走,我不去,有个三十多岁的副所长牛刚对家人承诺:我们不打她。结果,不法警察把我劫持到安顺路派出的当夜,牛刚便迫不及待的将窗户都遮挡上,开始给我这个七十岁的老太上刑,下半夜给我上大挂、刑讯逼供、大打出手。

牛刚体罚我,打耳光,逼问我《九评》哪来的?他打累了,就将我双手反铐;狠劲拽我头发,拽的到处都是头发,他还说拽一身狗毛。用打火机烧我的耳朵;我转头躲避,他就用打火机随着我的头转着圈烧我的耳朵,两只耳朵顿时被烧的起了大泡,烧的耳朵直淌油;又将我的鞋、袜脱掉,穿着皮鞋狠劲踩、碾我的脚背,碾出了血还疯狂的继续碾;打累了,他就拿起《九评》翻看,边看边说:“啊,流氓,我就流氓,你是岁数大了,你要年轻我就强奸你”;说着他就用脚蹬着我的肚子,将我的腰带抽出来,把腰带对折后便狠命的抽我的身体抽我的脸,劈头盖脸的一阵暴打……

毒打我时打皱裂了的腰带

我被他打的头部肿大、脸部青紫变形、面目皆非。半夜,牛刚说所长焦守义说:给你找个好地方“休息”一会儿。我被他们带到一、二楼的缓台处,站在凳子上,将我双手吊在暖气管子上,然后将凳子撤离,我便被悬吊起来。牛刚坐在旁边看着。我咬着牙,痛苦不堪!直到第二天早晨,他们才将我卸下来,我双臂疼痛麻木,至今我的大拇指还没有恢复知觉。

几天之后,指使牛刚残酷迫害我的那个安顺路派出所所长焦守义,作恶殃及家人,焦的孩子遭人暗害至今仍未破案;骗取法轮功学员钱财的外勤夏泽林签名打的白条子我还保存着呢,可是他却遭到上天的清算,恶报死亡。

警察留的白条子
警察留的白条子

齐齐哈尔市安顺路派出所地址: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安顺路61号 邮编:161005 电话:0452-2812398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