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盛春梅迫害离世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兰州市盛春梅于二零一一年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和丈夫陈德光散发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后,被花庄镇警察非法抓捕。其中警察张国维对陈德光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殴打,把陈德光的小腿打肿。家属对张国维进行了控告,但红古区和兰州市检察院均不受理此案。反而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盛春梅夫妻俩非法起诉,并由红古区法院进行非法审理和非法判刑九年。

盛春梅被非法判刑后被迫害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在进入女子监狱后,本只有一只眼睛能看见的盛春梅,又患上了白内障,从而导致双眼失明。在女子监狱的所谓“反邪监区”(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里,警察及警察授权的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所有资料,并进行感想写作,如果写不完,就进行毒打、不让睡觉等方式的体罚,导致盛春梅本来虚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

“包夹”(监狱里其他犯人)对盛春梅非打即骂,每天逼迫盛春梅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不写就搧嘴巴子,写得不满意就会打骂并要求写到满意为止,否则不让睡觉。盛春梅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的六年中被迫害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就是这样的虚弱身体,还被包夹每日里逼迫写“东西”,被包夹肆意的打骂。

后期,盛春梅给他们说,她不会写,也写不了,她们就让盛春梅说思想认识。二零一七年中国新年之际,盛春梅的儿女去甘肃省女子监狱看望她时,发现盛春梅的双目失明,双耳接近失聪,但问她的相关管教教官姓名,准备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时,却被监狱相关人员以“时间到了”为由掐断了通话。时至今日,盛春梅被甘肃省女子监狱的迫害,已经导致其患上糖尿病、白内障、胆结石、化脓性胆囊炎,两耳也已经失聪,声音稍微小点,就听不清说话声音。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盛春梅的女儿接到甘肃省女子监狱狱医电话,被告知盛春梅查出化脓性胆囊炎和胆结石。盛春梅女儿立即赶到监狱询问情况,但狱警让她先签署手术同意书,然后才告诉盛春梅情况。盛春梅女儿直接询问主管队长丁海燕和另一主管:人都成这样了,能保外就医么?丁海燕和另一主管直接拒绝了,说:“盛春梅的情况不符合保外就医,不能保外就医。”被逼无奈之下,盛春梅女儿陈盛华先签署了手术同意书,然后由丁海燕带着到监狱医院去看盛春梅,见到盛春梅后,盛春梅直接告诉其女,不想做手术。陈盛华才给狱警和狱医说明了情况,并当着执法记录仪的记录下,说出了:我妈不想做手术,需要保守治疗的话。

盛春梅的女儿提出给母亲保外就医,遭拒绝。在新桥监狱盛春梅呆了半个月又回到了甘肃女监。五月份的一天夜里盛春梅突然昏迷,被背到狱医室,因情况严重,又送到兰州大学二院,抢救过来后送到新桥监狱,狱医给盛春梅的女儿陈盛华打电话,说人昏迷了,从兰大二院抢救过来了,现在到了新桥监狱,下了病重通知,让家属去见的陈盛华当时接狱医的电话,听到母亲又病重抢救,就在电话中直接提出保外就医,狱医说不够达到保外就医的条件,她的女儿说,难道人死了才够条件吗?狱医说,你妈的高血压三级能够够个边。她女儿又说,你申请,你不申请是你的责任,他们不批是他们的责任。狱医说,那行,我给你申请试试。又过了十几天,监狱通知盛春梅的女儿到狱政科填表格,申请保释,说是要送检察机关、监狱管理局、红古司法局等部门。

八月份,盛春梅在监狱又吐了一星期,八月十八日,盛春梅的女儿给丁海燕打电话,再次要求办保外。八月二十一日甘肃女子监狱的孙立伟给盛春梅的女儿打电话,说,你赶快回来,你妈也就这一两天可能就能回家。盛春梅的女儿当时还在外地,接到监狱的电话后,匆匆往兰州赶。八月二十三日孙立伟从安宁区盛春梅女儿的家中把盛春梅的女儿接到新桥监狱,又把盛春梅和其女儿拉到红古司法局办了交接手续,司法局办了签收,司法局的王所长说,人就应该呆在红古,并让家属写了很多保证,保证人不能离开红古海石湾。额外加了一条,如果盛春梅身边没人照顾,出现任何情况是家属的事,跟司法局无关。因盛春梅在红古的家中再无家人,儿子也在兰州上班,女儿的家也在兰州。为了照顾盛春梅,盛春梅的女儿向红古司法局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将盛春梅接到自己的家中照顾。

八月二十四日盛春梅的身体不适又住院了。八月二十九日女儿将母亲带到甘肃省省中医院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中发现盛春梅血糖值高达二十、肝部有肿块,主治医生根据盛春梅以往的病史推断为胆囊,胆囊穿孔后形成了一个很大的脓肿,好在有一层膜包裹未形成败血症,针对这种情况作了引流手术。在术后出现了严重的贫血已达到了输血指标,蛋白指标非常低,随时都要输蛋白、身体非常的虚弱。经过十多天医院医生和家属精心照顾下盛春梅可以进食,并在身体好转了一些后做了白内障手术。眼睛能模糊的看见人和东西了,精神状态随着眼睛也稍微好转。但因为蛋白很低双脚浮肿,营养要逐渐补充。在住了二十多天医院后出院回到了女儿家中。

回家后,盛春梅的身体各方面稍微有一些稳定,就在九月二十六日突然出现呕吐不能进食,两天后进食变得很困难每天只能吃很少的流食或不能进食。盛春梅的女儿将母亲直接接到自己家中,忙于上班和照顾母亲,没有向红古司法局再请假。十一长假前,红古区司法局王所长给盛春梅的女儿打电话说:他们的要求是盛春梅不能离开这个区域(红古区),实在不行,就退回监狱,并给了局长的电话让跟局长联系。因化脓性胆囊炎,导致盛春梅无法进食,在监狱时就时常呕吐,又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身体很虚弱。回家后,盛春梅刚开始一两天还能吃一点东西,之后就一直不吃东西,脚也肿,吃饭还需要人喂。整个人被迫害得非常虚弱和苍老。这样的身体必须有人在旁边陪护和照顾,可是红古区司法局却以他们有规定,不能离开红古区海石湾为由,还说出将盛春梅退回监狱等话。面对极度虚弱、又不太进食的母亲,盛春梅的儿女非常焦虑担心,不但要上班,还要管孩子,监狱把健康的人迫害成这样,扔给家人,还要时时遭受红古司法局的胁迫,其情何堪!

十月五日盛春梅在家人的帮助下站立,在左腿移动时腿部无力,到了十月七日身体左侧完全无法移动。十月九日女儿将盛春梅再一次带到医院检查,检查时发现了很严重的脑部大面积脑梗。十月十二日早晨九点多,盛春梅在女儿家中含冤离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