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读一遍《转法轮》 改变了女儿一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有一个女儿,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三日出生。二零零四年,在我修炼大法前,我就离了婚,女儿判给了前妻抚养。由于我忙着所谓常人的事业,多年来,忽视了对女儿的照顾和教育,这样一直到二零一一年九月,女儿上初中。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我接到前妻电话,要求去女儿学校见老师,当时我正在湖南工作,女儿在深圳上学。我到了学校之后,才知道是因为女儿从小生活在单亲环境中,一直性格内向,不愿和陌生人说话交往,和父母及熟悉的同学之间才能自在地交流,如果现场稍有不熟悉的人,就说不出话来。读小学时,由于年龄小,老师同学习以为常,上初中,换了新的学校之后,环境变了,以前熟悉的同学和老师都看不见了,不敢和现在的同学和老师说话、打交道,课堂上,根本做不到举手回答问题,即使被老师点名叫起来,也是低头根本张不开嘴,同时连做广播体操都不能在大众面前一起做,伸不开手脚。看过心理医生,做过检查治疗,都没有好转,学校老师、甚至女儿的外婆等人都建议将小孩送到特殊学校(智障或伤残的人上的学校)。

在学校,我了解并亲眼见到孩子上课、做操的实际情况后,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虽然在社会法律上讲,自己只要抚养费按时供给,其它事情可以推托,但我是个修炼人,按照师父教的真善忍的法理向内找,知道这件事绝不是偶然,师父讲过的平衡好家庭的法不断涌上心头,我认识到这是我自己的错误,是家庭教育的责任,一个“世界法轮大法日”出生的孩子,是有来头的,大法弟子决不能不管。我知道只有大法可以改变她,按照常人的理处理会彻底毁了她的,是师父给我的一次机会弥补自己的过失。我果断地给女儿办了休学,将她带回了长沙。

我尝试让女儿学法炼功,教她动作,她不肯做,自己看书不看,中共邪党实在太邪了,在小学就给学生灌输了很多恶毒的谎言和观念,使这么小的学生在内心本能地排斥大法。最后实在没办法,想起师父在法中讲过每个人都有一个得法的最初动机,不能让她失去这个机缘,于是利用她想妈妈的心理谈条件,听完我念一遍《转法轮》后,才能回深圳去见妈妈。

我每天利用工作空余时间给她念书,念完一段,就问问她念的内容是什么,确保她听進去了。这样一段时间后,让她自己念,她也肯念了。念完一遍《转法轮》后,明显感觉到女儿内心的变化,她终于明白大法里讲的是什么,大法在常人这一层的理正在影响着她,胆子逐渐在变大,人也开朗了许多。大约三个多月后,女儿背会了大法师父的《论语》,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了“少先队”,回到深圳她妈妈身边。在后面一段时间的电话里,我经常提醒女儿默念法轮大法好,她都能基本做到。

二零一二年五月,我在长沙本地找学校给女儿读书,过程出奇的顺利,电脑派位分到了“长沙市实验中学”这所比较好的学校。我知道这是女儿学法后带来的福报,过程中,我也是本着“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的心态,顺其自然地报名填表的,结果真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二零一二年六月,我又将女儿接到了长沙读书,一直到现在。

在长沙上学后,无论军训期间、平时课间做操、体育课等,女儿都能做到和其他同学一样的表现,虽然在课堂公开发言以及有生人的场合说话还是腼腆胆怯,但在熟悉的同学之间、寝室、家庭等场合表现正常。初中三年来,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理科成绩经常考到全班乃至全校第一,现在已在长沙一所高中读高一,高中成绩在班上一直是前几名。

多年来,我一直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来教育女儿,她对大法也一直是很正面的认识,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已经在她心中扎下根。发稿前,我就此事征求她的意见,她对多年来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非常肯定,乐呵呵的同意将她的情况写出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