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饶阳县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敲门骚扰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二零一七年八月下旬,河北省衡水市饶阳县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受到当地派出所人员上门骚扰,那些九九年因高压下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人依旧在他们黑名单上的,也同样受到骚扰。这次的“敲门行动”有的是白天去,有的是夜间,不开门就使劲砸门、砸墙。这些人员都带有录像照相设备,给法轮功学员照像录像时遭到很多人的抵制。据估计这次被涉及敲门的人至少达百人。

本次骚扰活动,警察普遍没有出示工作证,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不敢报,当法轮功学员要求其出示工作证时,居然说警车、警号可以作证!可见,他们也深知此次骚扰纯属违法违规。虽然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骚扰活动,据说是河北省统一的,但由于法轮功真相遍及城乡,明白真相的各级官员及警察已经不愿、不肯再协同江泽民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明智的村干部以本村没有人炼法轮功为由,一推了事;也有的警察、村干部中途明白真相后,及时终止骚扰,应付上级交差了事。不幸的是,还有一些糊涂虫拿着鸡毛当令箭,在村民中散布消息,执法犯法,侵犯法轮功学员人身权利、损毁法轮功学员名誉、给法轮功学员家人造成不必要、不应该的心理压力。

面对本次骚扰,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地面对警察,从不同角度讲真相,有从法律角度讲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合理合法,有从自身祛病健身角度讲述真相,同时警告参与警察不要执法犯法,在审判江泽民之时连累自己,同时遭受天理的报应。

一、饶阳县城镇

7月下旬的一天上午,饶阳城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到马佩艳家敲门,她丈夫开开门,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城镇派出所的,这是马佩艳家吗?她在家吗?她丈夫说不在家,照顾老娘去了。他们说,回来告诉她别让她到处走动。没进屋,就走了。

8月中旬一天上午,城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到金书稳家敲开门,当时她本人不在家,警察问,她还炼功吗?她丈夫说:不让她炼功是不可能的。警察就说:炼就在家炼,别让她到处走动。让他们进屋坐,也没进屋就走了。

到魏国元家,先打了电话,说:过去看看你。去了之后,说:给他们两口子合个影。女主人不同意,扭头往外走。他们就跟着走了。

8月14日,史孟赛在单位遭拍照骚扰,被本人义正辞严地制止。

8月16日、17日,尹素娜单位被骚扰两次。

8月24日,田杏艳单位领导被城镇派出所骚扰,同一天,她丈夫在工作期间两次被骚扰,要到她家去。因她没在家,第二天,又打电话给她本人,说“看看你是不是在家?情绪是不是稳定?”并追到她娘家骚扰她,声称要帮她家解决困难。

8月16日下午,城镇派出所到王香莲家骚扰,她外出回家后,儿子说:“三点多,两个警察来找你,我说你没在家,他们说我们就见她一面,我说确实没在家,他说我们等她一会儿吧,我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样吧,你给我留个电话回来后给你打电话,你们再过来,几点也行吧?他说几点也行。然后他们就走了”。听儿子这么一说,就说: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来吧。儿子给警察打了电话,很快就来了两个身穿警服的警察。她对那个大个子警察说:“你来过。”(诉江后城镇派出所所长,县文教局副局长,乡教委主任和副主任,还有就是这个大个子警察,当时他做的记录)。另一个警察肩膀上扛着个执法记录仪,她当时没有叫他拿下来,大个子警察张口就说:你还炼不炼功?她说:今天见到你们就是缘份,我如果2008年生病死了,今天就见不着你们了。他还问:你炼不炼功? 她接着介绍:我原来血糖高到了顶点脚底都破了,现在好了。他又问:你在广场上炼功?还是在家里炼功?她说:要是在广场上炼功,那炼功的人可就多多了。大个警察说:你炼炼我看看。她说:我原来坐着浑身都没劲,现在好了。你们进门应该拿出你们的证件,算了吧。他们就朝外走。嘴里说着别送了,他们头也没回上了一辆行政执法专用车就走了。

8月16日下午,警察还去贾春家敲门,她老伴一看是警察,心里很害怕,说老伴回娘家了,确实是回娘家了,他们就走了。

8月16日下午,警察还去了张尊平家,她没在家,老伴半身不遂,正在厕所,警察没有动静进屋了,使得她老伴很尴尬、很紧张。问:张某某还炼不炼功?把她老伴吓住了,随口说:早就不炼了。警察说不炼就行,他们就走了。

二、饶阳县新城区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饶阳县新城区派出所董旭带领两名民警来到法轮功学员田彦琴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一进门就问是不是叫田彦琴,当问他们有什么事,董旭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你如果还炼法轮功就配合我们一下,给你照个像,说你不炼了,就让上边给你去掉名字”。田女士说:“我又没犯法,我不配合你们照像”。董旭气急败坏的吼道:“我还没碰到过不配合的,不配合我给国保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看你配合不配合”。

田女士的儿子看到他们强行给母亲照像,就拿着手机给他们录像,董旭看到后让两个小民警发疯般的追着抢他的手机,其中一个警察掐着他的脖子把手机抢过来,一边说快删掉,可别让他发朋友圈。董旭还疯狂的要把她儿子带走,在亲朋好友的正义指责下才放手。

董旭给国保打电话,国保不过来人,他只好给自己下台阶说:“你看你要是配合一下不就没事了,现在也是给你照像了,我们就是敲门行动,看看你们在干什么,照了像我们好交差”。田女士说:“我们能干什么?我们就是在家正常的生活、上班,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董旭一边说着这次就算了,领着两个警察就走了。

8月18日左右,上午,新城区派出所董旭带4个警察到马庄村,在村干部带领下,以查户口为名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并趁法轮功学员不注意照相。当时,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在家,晚上,又去她家骚扰,接下来的两三天,他们在马庄村骚扰多个曾经学炼法轮功的村民,搞得村民议论纷纷,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施加心理压力、制造事端。马庄村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县城居住,家人也受到骚扰,警察自称是城镇派出所的,站了一会就走了。家人很纳闷:我们户口又不归城镇派出所管,怎么他们来我家呢?

三、城关乡

8月15日左右,城关乡派出所骚扰两家孔君道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录像;8月19日下午,城关乡派出所警察到东北街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8月下旬,一公安局干部身着便装和一名派出所警察再次到故城村骚扰,到王明月家给他照相,当时王明月的妻子在午睡,还给午睡中的王明月妻子照了相;两警察又让村支书跟着来到马佩芳家,没出示任何工作证,他们说要跟老人合影,遭拒绝,他们要给老人照相,老人拿出手机也要给他们照相,问叫什么,其中一个警察顺口胡说:“我叫某某某!”那个公安局的人起身就走。

城关乡三个警察到胡村骚扰一个老人,家人不明真相,吓坏了,警察把老人所有的大法书籍抄家抄走了,据说,老人因此病倒了。

6月18日左右 ,城关乡派出所警察杜宏达和乡里干部骚扰故城村村民;又骚扰了王明月老人;强行抄走老人的个人书籍《转法轮》;又到马聚安家,他不在家,就给马聚安老伴屋里屋外的用手机照相。

四、里满乡

自2017年8月18日至30日,里满乡派出所所长王志猛(又名宋大 兵,里满乡王屯村人,宋姓是本姓,王姓是姥姥家姓)、警察李晓阳(有时是李晓阳和另一名警察)分别在村支书张领权、村干部张建追、刘西兴的带领下到里满乡南韩村法轮功学员家和九九年后在高压下放弃修炼的人和一家从未修炼法轮功但他们却以查法轮功的名义骚扰。

其中法轮功学员李素荣被骚扰四次,前三次李素荣没 在家,派出所人员恐吓家属说放了三个窃听器,第四次李素荣在家,遭到屋里屋外照像录像,李素荣制止他们违法行为,他们不听,另外到法轮功学员李素剪家两次,张富捷、李俊显、李素亭,李晓娜家各一次,李彩娜没在家的情况下半夜遭敲门及砸墙,惊得邻居都说干什么这么大声敲门。另外在九九年高压下放弃修炼的也去了大概有七八家,还有一家从未修炼过法轮功的村民家也遭以查法轮功名 义半夜砸门骚扰。知道派出所警察行为的很多村民都很反感他们。

里满乡派出所这几人还到其他村有法轮功学员的家中骚扰,分别到北韩村、大送驾庄、郭村等村。

8月18日上午,里满派出所警察李晓阳和另一名警察在南韩村村干部张建追的带领下到法轮功学员李素荣和张富捷家骚扰,到张富捷家后李晓阳问还炼不炼功,张富捷说:无可奉告,我炼不炼功跟你们没有关系,你还得归还去年抢走的书和其他东西。李晓阳不说话了,李晓阳和另一警察分别拿出手机和摄像机拍照、录像。张富捷拿手捂住摄像头并对他们说:“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已经解禁,你们还干这事对你们不好。”他们就匆匆走了又找到李素婷家,问她还炼不炼,她说:我17岁起就得了胸膜炎、肺结核,炼功之后全好了,20年不吃药了,能不炼吗?!

五、同岳乡

8月6日,同岳乡派出所二人到一致合村,在本村仇铁棍的带领下到了魏俊格家骚扰。当时她就在午休,被惊醒,走到大门口时被照了相。问是否炼法轮功,随后又到屋里照相。她说:你们照相没有用,为什么照?他们说:大娘,没什么,这是上边的指示。我们不得不这样做,应付应付就是了。就走了。

8月25日左右的一个下午,同岳乡派出所到一致合村,在村干部仇铁棍的带领下,到所有99年“7·20”以前所有曾经修炼法轮功的人家,挨家挨户骚扰照相。有两个到刘暖家,一进门就喊:有人没?刘暖问他们干什么的?说找炼法轮功的。刘暖说:找炼法轮功的干嘛?来人说:没什么,就是照相。刘暖说:我先给你们照吧,证明你们来过了。来人说:我们找错了,没你的名,扭头走了。刘暖追着说:你们还看不清形势,大街上都写着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你们不要管这个事了,对你们自己不好。他们说:我们也不愿来,没有办法。

第二次来,是公安局的两个人到刘暖家,进门就咔嚓咔嚓照相,当时家中有两个姑娘两个孩子,大姑娘说我也给你们照。第三次来,家中没有人,问邻居他们人呢?邻居说没事闲的你们。第四回来了两人,刘暖问他们是哪的?来人说是同岳派出所的,让他们进了屋,刘暖说不许照相,他们说不照不照,大姨没事,咱们来看看你,愿意炼就炼。

据说有三个警察到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家去,问老人多大岁数了,和老人合了个影,等家人知道后找到大队书记那,问是怎么回事,书记说,就是因为法轮功,家人问那为什么不直接说?书记说,他们敢说吗?要说了是为法轮功,那不得把他们赶跑了吗?

8月29日中午,同岳乡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到寨子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汪壮,路上有村民怕他有危险,叫他别回家,有警察找他。他说,没事就径直往家走,几个警察一看见他,刚下车就说“照个相”,他说,谁叫你们来的?为什么照相?他说你别照,小心把手机照坏了。警察让他回家,他说,有话在这说。警察问:你们炼功有什么好处?他说,好处多了,祛病健身、人心向善,个人、家庭都受益。看你们都年轻,人生道路还长,迫害法轮功这是违法,你们是在犯罪,也影响找对象。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不得人心,你们还跟着干这事,也不得人心。……因街上人越聚越多,一个警察说到别人家看看,就走了,走前还给他的房子照了相。警察走后,围观的村民说:这干的什么事啊?!

8月中旬,李家庄一法轮功学员受到警察骚扰。

到一个因迫害而放弃修炼的村民家,给她照了相,问她她的书呢?她说没有。警察说,你到过派出所,我认识你。她说,你这么小,我到派出所那会儿,你还没去呢(指99年迫害后在派出所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迫害)。

8月31日中午,同岳乡派出所三个警察又开着警车,到寨子村,在街上碰到一个99年前炼过法轮功的女村民 ,后来因受到迫害就不炼了。他们拦住人家,又要给人家照相,又要她回家,说是问一些事情。她不配合他们,说“我又没干违法之事,你们凭什么给我照相?就往侄子家走,最后他们还是把她从侄子家强行推回了家,照了相。

8月31日中午,张敬芷回到家,大女儿告诉她说:警察来过了,他们去大棚找她爸爸去了。她就到大棚去找,去之后没有人。她又赶到大队干部家,因前两天他带着警察骚扰了多个法轮功学员和99年前以前炼现在不炼了的村民。去之后大队干部不在家,后得知今天大队干部躲出去了(是因为前天听说他领着这群人骚扰了好多法轮功学员,她丈夫找到村干部家中,给他讲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例子,讲明了利害关系,告诉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位干部明真相后说以后不再做这伤天害理的事了。)不一会,她丈夫打来电话说:乡派出所到她家去了,要见她。

她回家之后,她慈悲而又威严的正告这三个人:“第一,你们要知道这是我的家,我是这的主人。第二,不许你们给我和我丈夫照相,听说你们来我村到处骚扰法轮功学员,私闯民宅,又是照相又是问话,你们这是在犯法,你们今天谁给我们两口子照相,我立即就给你们照相,做个证物。我家出现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她随即从兜里取出手机,放在桌子上。她这一说,警察忙说:“大姨,请坐下,我们没啥事,就是想看看你二老。”她看见那个穿警服的人拿着《转法轮》在看,把书拿到手中说:“你今天来是想了解大法的?还是来听真相的?你们要是想了解大法,你还是脱掉这身制服开着你们的私家车再来拜读这部宝书。”她打开师尊的相片说,“这就是我的恩师,我的师父以真善忍的高德大法教导出上亿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在做好人”她又说,“法轮功学员中有高端的科技人员,大学教授,有八十岁的老人还有几岁的儿童。人这一生要是不得大法,白来人世一趟。”她又对另一个警察说:“孩子,我们今天是第三次见面吧?第一次是乡派出所在2015年8月份我控告江鬼,他们来我家骚扰我,我到派出所是你接见的我,我这些年一直遭受迫害,二女儿被吓出病来,丈夫被非法劳教,我流离失所,非法抄家,非法罚款。二女儿因没钱医治离开人世。你们看看吧,这就是我的小外孙,4岁就失去了母爱,如果不是江泽民发动这场对修炼真善忍的迫害,我的孩子要是活着,年龄与你们相仿……”

三个警察推脱着往外走,到大门口处,有好几位乡亲在休息,她说“你们身为人民的公安,是保护人民安全的,而你们开着公安的车在我村骚扰这些好人,我们乡亲们不欢迎你们,你们是执法犯法。”他们忙说,“大姨,以后我们不再以这种形式来你家了,有时间我们开着自己的车来你家拜读宝书,坐下来吃俺姨给俺们做的饭,了解真相。”说话间车就开走了。

8月18日左右同岳乡派出所两名警察骚扰路同岳村法轮功学员;8月中旬,同岳乡派出所警察在村干部王水的带领下骚扰圣水村几个村民。

8月下旬,同岳乡派出所在村干部小名二刁的带领下,到范苑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李春花、范杏忍、范富坦,分别到她们家中拍照,还给李春花84岁老婆婆照相,范杏忍83岁的老母亲也被拍照。

8月下旬,公安局三个警察在单铺村村长的带领下,到本村十几户法轮功学员家拍照骚扰。同期,南京堂法轮功学员被拍照骚扰;刘苑村法轮功学员被拍照骚扰;

六、留楚乡

8月初,留楚乡派出所三个警察到影林村何建刚家,家里没人,又找到地里,叫他过去,何建刚说:我没空,你们过来吧。他们就走进地里,何说:你们知道你们这是在犯法吗?你们犯了骚扰罪、恐吓罪。警察问:你还炼不炼?何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警察说:不配合好!不配合好!我们走了。

8月初,留楚乡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合伯村李兰女家,她没在家,把家里人吓得够呛。

8月初,留楚乡派出所到西赵市村赵世华家骚扰两次,还要把她的书抢走。她说:这是我的东西,不许你们动。他们就还给她了。当场,她就给警察讲真相。警察说:我们就是应付事,不会怎么你的,没事,就是看看。他们吓唬家人,把家人吓坏了,家人看着她,不让她跟炼功人接触。

七、其他

8月14日,五公派出所所长王松带警察骚扰北张保村法轮功学员李兵臣以及多位在99年以后迫于压力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村民。

李兵臣叫他们出示工作证,他们不肯。老人告诉警察:你们不要再听上边的,迫害法轮功就是违法的,还要遭报应。你们看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警察说,那是因为贪污。老人说:名义上是贪污,实则是报应。

官厅乡派出所警察骚扰本乡法轮功学员及99年后被迫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村民;尹村镇派出所警察骚扰尹村镇法轮功学员及99年后被迫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