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部分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以下是重庆江北五里店街道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被610人员劫持、被法院硬判“失踪”的熊玉珍。熊玉珍六年来下落不明,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等都认为她已被迫害致死了。

1.苏锡英,女,五十三岁,重庆长安厂职工,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押一个月。二零零一年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枉法判刑四年。在永川监狱四年里,苏锡英遭受了各种身心摧残:不许家属探视;不打报告不准下账(取钱);家属交的钱不许使用;进去带的生活必需品被全部没收;四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克扣食物,每顿只给少量的白饭,甚至不许大小便……

'苏锡英'
苏锡英

苏锡英常常被恶警毒打和包夹辱骂,强迫长时间超负荷的劳动,每天从早上七点做到深夜十二点,收工后还要罚站两小时(恶警值班时门前),也就是强行洗脑两小时,无论是劳动或是洗脑或是罚站一律不许坐,然后才能去洗澡,洗衣服及个人卫生。第二天六点必须起床。这种非人的折磨持续了一年多。在这样的折磨中,苏锡英身体每况愈下,腰椎严重错位。二零零五年她回家后,仍长期遭受派出所、居委会的骚扰、监视、恐吓等迫害。最终,苏锡英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2.庞定容,女,江北长安公司退休,家住建国村,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九时左右,在黄泥磅讲真相被绑架,被劫持到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时间是一年半,被迫害成严重癌症,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回家,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庞定容'
庞定容

3.郑庆云,女,六十二岁,重庆江北区长安厂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郑庆云女士,于2010年11月被绑架、劳教,迫害致全身浮肿,四肢不能弯曲。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重庆市国安局、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在九龙坡区巴国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名。郑庆云女士也在其中。郑庆云被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长期坐塑料小凳、不准动、不准睡觉、强制超负荷劳动,用高分贝音量放诽谤师父及大法的电视,强行洗脑,每天还逼写“思想汇报”,不写就不堪入耳的大骂,稍不遂意就大打出手,郑庆云被打的遍体鱗伤。恶人还在饭里放了不明药物。进入劳教所不久,郑庆云就出现下肢浮肿、心慌、头晕、全身无力等等不良反映,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从劳教所回家后,郑庆云儿子见状心疼,便强行将母亲送重庆最好的医院救治,经多次反复住院治疗,却不见一点好转,甚至还出现全身浮肿,四肢不能弯曲,连楼都不能下。这时,中共社区、街道人员还经常电话骚扰,还假惺惺的上门关心,最后还威逼郑庆云儿子监控母亲。在这种精神、肉体痛苦以及高额医药欠债的多种压力下,郑庆云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郑庆云'
郑庆云

4.谭文明,女,六十八岁,江北区肥皂厂退休工人,一九九六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经三次被非法拘留、还被非法劳教两年。

'谭文明'
谭文明

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谭文明坚持信仰,拒绝“转化”,狱警就用各种手段迫害她: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给少量食物、各种体罚、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曾经绝食二次被插管,长时间当管子抽出时,连带浓盐和血一起吐出满地等等,她遭受非人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全身浮肿,流脓、肉体与衣服粘连,腿脚上到处是紫乌色疤痕……

谭文明二零零一年从劳教所出狱后,她还被“610”绑架到望乡台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从洗脑班出来后,谭文明身体每况愈下,咳嗽,胸口痛,虚弱。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九点左右她在沙发上坐着含冤离世。

5.齐松龄,女,年龄不详,讲真相时,被恶人告发,曾在遭受迫害期间,被关押在渝中区看守所、被非法劳教、判刑,长期遭到监视、骚扰,全身浮肿,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最后含冤离世。

'齐松龄'
齐松龄

6.熊玉珍(熊毓珍),女,五十九岁,家住重庆江北长安二厂山水天城,长安二厂医院退休职工。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继而又被劫持到永川监狱(即所谓的判刑),非法判刑四年。

'熊玉珍'
熊玉珍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中午十二点二十分左右,熊玉珍在回到自己住家的小区大门口时,被早已蹲坑在她那里的一辆白色长安面包车内两女便衣将她强行拖入车内开走了,事后据查是五里店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610”主任梁玉萍等人所为。据悉熊玉珍被转移过三个地方非法关押。恶警每天非法提审她两次,要她说出手中的一些光盘等资料的来源。熊玉珍以后一直没有音信,家里去要人不让接见,送去衣服也不接。现在她的子女,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等,都认为她已死了。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绑架,消失了,至今了无音讯。

二零一四年,重庆江北区法院突然通知家属:法院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开庭审判熊毓珍。“开庭”这天,法院却说:“今天不是开庭审判,今天是调解熊毓珍失踪的问题。”亲人们全部愕然,问:人是你们抓去的,怎么称失踪?法院的人说:三个月之前登了寻人启事,三个月过后人不出来就算失踪。亲人们问在哪儿登的。法院的人说,他们在北京登的,现在已三个月过去了,人没出来就算失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