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姨和她的房客们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冬姨是一名六十四岁的大法弟子,为人非常热心朴实,年轻时干得一手漂亮的绣花活,一脸的精灵和爽快,也是因为绣花厂常年的劳累,使她落下了一身的病。

冬姨在修炼法轮大法前,一早上起来就得忙乎着吃药,西药、中药都试遍了,还是整天不舒服,重活不能干,老是躺着。那时她的丈夫在面碱厂上班,厂子效益不好,也开不出工资来。厂子有规定,家属报销医疗费百分之七十,冬姨每个月都有一千多元的药单子,厂长见了都头疼。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冬姨去商店买东西,碰到了以前的工友,工友向冬姨推荐法轮功,给她讲述大法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善良的冬姨一下子就非常乐意的学起了大法,请回了一本《转法轮》,学会了五套功法。

学功后不久,冬姨的身体出现了奇迹,以前整天吃药的事儿想不起来了,整个人也精神起来了,一下子感到了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的感觉,从那时起冬姨再也没吃一片药,什么重活都能干,种菜、担水、担粪,年轻人都比不上她的劲儿。

身心受益的冬姨倍感大法的美好,平日里也热衷向周围的亲朋好友洪法,讲述大法真相,使很多人明白了大法原来是受中共污蔑和诽谤的。

冬姨家住市郊,家里有一间正房、几间偏房。偏房长期对外出租,租住房子的大都是進城务工的农民工兄弟,大多经济都不宽裕,人员流动也大,有的住一年、有的住半年甚至租期更短,两、三个月的样子。冬姨本身退休的工资并不多,但是她觉得外来打工的人都不容易,所以收的房租都很便宜。冬姨对每一茬房客都是热情周到,不计不报。

一次一个单身汉房客外出吃饭,出门时点了一支烟,边走边抽,路过一个废纸堆,随手丢的烟头一下引燃了废纸堆,瞬间火苗窜的老高,整个人像个火球,一下被烧伤了,被路过的车拉到了医院。第二天,他妹妹来给他拿住院的东西,冬姨立刻拿出一百元,给了他妹妹,说:“住在一个院里就是缘份,你给他买点吃的,虽然钱不多,是我的一点心意。”房客出院后,不能干的活冬姨都帮着这个人干,直到他完全康复。

二零一一年,又一个房客,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小伙子,他的弟弟从天津打来电话向自己借钱,小伙子出去跑了一整天也没借到钱,急得团团转。冬姨一问才知道,原来小伙子的弟弟在天津干架线的活,等到几个月后工程完全结束,老板才能给钱,弟媳妇现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没有钱回不了家,两个人就滞留在天津火车站。冬姨想“我是个修炼人,我也是做母亲的人,怀孕七、八个月了在车站呆怎么能行呢”,于是立刻拿出六百元给小伙子,让他邮给他弟弟,哪知,六百元车费还不够,冬姨又拿出二百元,才使得俩口子顺利来到哥哥这里;小俩口就租了一间房在冬姨家住下。一天早晨七点左右,弟弟跑来告诉冬姨,说他媳妇肚子疼了一晚上,冬姨判断弟媳是快要生了,于是就把自己的三岁小外甥女暂时托付给一个房客照看一下,出门找来了出租车,劝他们赶快上医院。

弟弟非常焦虑,说是去医院没有钱,干活的钱老板还没打到卡里……怎么办。冬姨知道生孩子不是小事情,立刻去借来一千元钱,哪知这时弟媳一步也走不了了,羊水已经破了。这可怎么办,冬姨就打电话找能接生的人,可是在家生孩子,谁都怕担风险,得知是外地来打工的,不沾亲不带故,谁都不愿意帮忙。无奈之下,冬姨就自己忙着准备生孩子的用品,先烧了水,年轻人不懂,也没给孩子准备衣服和被,冬姨就把家里所有能用上的都拿出来,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并告诉俩口子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俩口子不停的念,终于弟媳顺利生下一个女孩儿,母女平安。

弟媳生完孩子八天,冬姨外出办事回来,其他房客告诉冬姨,这一家人都走了,冬姨还担心的说:“坐月子呢,这天刮大风,大人孩子能行么?”租房的说:“你还替人家担心,他们就是不想给你钱,才跑的。”起初冬姨心里也是不平衡了好几天,可是转念又一想,“我是个修炼人,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我前世欠他们的,只要一家人平安就好”。

从那以后,冬姨家的房客依然是络绎不绝,每一波房客都是她讲述大法真相的忠实听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冬姨和她的房客们-354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