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自己带来的家庭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从小生在农村,父亲生性暴躁,我个性倔强,不顺从他,就被他打,我因此在心里记下很多仇恨,发誓要离开家。后来,考取了中专,分配到离家有四、五百里的一个城市。在这个城市,找了一个丈夫。

丈夫的性格还不如我父亲,连一秒钟的涵养都没有,想怎么样就随心所欲,对家庭不负责任。我天天生气,管又管不了,得了一身病。孩子又小,那种无奈、无助、无望和煎熬,真是已经到了悬崖边。

后来,身心支撑不住了,身体对药物又产生过敏症状,我就开始去江沿跟着人家练气功,我什么也不懂,听说哪个功能治病,我就跟着学,学了好几种附体功,非常可悲,可悲到自己一身病,还去给别人治病,脸黢黑。

一次偶然的机会,从同事手里借过一本《转法轮》,看过后,才知道自己以前练的功都是附体功。我就把附体功都放弃了,准备学法轮功

一、一场大火点醒了我

因为我当时悟性太差,《转法轮》这本书看过一遍后,我就放在单位办公桌的抽屉里了。当时,我只知道那个附体功不能练了,《转法轮》中更深的内涵我根本就没看出来。每天身心疲惫的照管家和孩子。但我有一种直觉,这本书会保护我。

正巧,我请回《转法轮》这本书一段时间后的一天,我所在的单位半夜里烧起了大火。我的单位是大型商店,里面放的全是商品,有很多易燃商品,商品全烧着了,火势又猛又大,从一楼烧到五楼,整个楼烧落架了。

几天后,保险公司来人要進到楼里查看有没有没烧的账本,我随保险公司的人一同進去。進到楼里一看,太惨了,所有商品都烧废了,一片废墟。

我的办公室在五楼,我头上围着湿毛巾,想去看看我的办公室怎么样,因为我办公室里还有我的一些钱及私人物品。我就顺着走廊往里走,我看到所有办公室里的东西都变成灰烬了,同事找存放在办公室里的金项链、金首饰,已被大火炼成了小金块。

当我走到我的办公室时,我太惊喜了,我的办公室没進火,只是门烧没了,屋里的所有办公桌、柜等东西都完好无损,但是摸哪都烫手呢。我兴奋的和别人说:“是我办公桌里的《转法轮》这本书把我屋子保护下来了。”那时我还没有修炼。

这场大火过后,我真正的下决心要修炼法轮功了。我身体突然出现抖动不停的状态,连冷带发烧,晚上睡不着觉,连续几天,看到窗前一只象“白兔子”(后来知道是练附体功招来)的东西总要上我身上来,但却上不来。至此,苦海里挣扎的我幸运的得法了。

二、家人面临绝境 逼着自己向内找

得法修炼后,我身体消了多次大业,在师父的看护下,都走过来了。但我身体并没有像别人那样,感觉一身轻,身体总是在极度承受中,特别是脑袋,像个业力球一样,里面被紧箍得紧紧的,里面分秒不停的难受,严重时,脑袋里面“嘎巴、嘎巴”直响,一炼静功时,脸总是扭曲的,脖子里面邦邦硬。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我也因不放弃信仰两次被邪党非法劳教四年多。出狱后,身体状况更糟了,一直靠炼功延续着生命。在非法劳教期间,丈夫就跟别的女人过上了,孩子带管不管的,不断流离在亲戚家。我从劳教所出来后,分文皆无,那时单位已经把我除名了,当时身体被迫害的状况也上不了班。

丈夫在我四年多的冤狱期间,一次都没来看过我,看见认识我的人,提起我,他就骂。我内心也想离开他,我就和他提出:咱们办个离婚手续吧。丈夫表面理亏,自然同意。我自身处境艰难,孩子自然落在了丈夫那里。我当时做这些事情时,完全考虑的都是“我”,并没有想到救度他们。其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前夫和孩子的音信了。偶然间得知:前夫和孩子的处境都非常不好。前夫因为开车肇事、和人打仗之类的事,对人造成伤害,给予赔偿,外面欠了上百万的债。我和孩子联系,他不接我电话。他对我非常抵触,几乎不认我,根本沟通不了。

随着我修炼的不断成熟,我知道对待家人这块,我没有尽到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没修好,更谈不上救他们了。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我有愿望要救度他们,求师父帮我。

我打听到孩子一个人去外地了,我想去见他,也不知他在哪里。脑袋里面出来信息,说我儿子要死了,已经走到绝境了。我不知怎么找到他,我电脑桌里却出现了一份儿子和别人签合同的纸,上面有地址。我就买了车票去了外地,到那找到了儿子租的店,店却关着门。问别人,他们说:这个人多少天都不来了。

过了许久,儿子来了,对我沉着脸,也不搭理我,问我来干啥?我说我心里牵挂,也联系不上你,就自己来找你来了。我到了他的住处,屋里除了行李外,地上摆了好大一堆空酒瓶子。我说,做点什么吃的,他说什么也没有,他都好几天不吃饭了,只喝酒,他也不想活了,等到哪天死哪天算。我看到他这种处境,心里酸酸的,出去买了一些东西。

那个时期,我还不会修,不懂怎么修。我看到他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到游戏厅玩游戏,心态发生严重变异。我想只有大法法理能改变他,在他心平气和的时候,主动找一些话题和他唠唠嗑,想让他接受大法,告诉他,大法能改变他的命运。但他毫不客气的告诉我:“即使你说的是真的,我认可遭罪,我也不会接受你的东西。”特别是他看到我和一个同修联系要来见我,儿子下了逐客令,把给我的钥匙要了回去,让我马上离开他家。我一看这样,心里真是难过至极。我决定第二天上午启程回家。

第二天早上,我炼完五套功法,困意袭来,我就上床睡着了。瞬间就做了一个梦,梦里看见儿子屋里一大摞子的冰棍,放在门口堆积着,从门口進来俩个人,提着蛋糕,非得要我留下来吃饭,这俩个人都姓刘,一个是中专时期的好友同学,一个是前夫的好友,盛情不让我走,我就醒了。我悟到这个梦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我留(刘)下来,“冰棍”是冰冻三尺,溶化需要时间,“蛋糕”是让我提高。我起来后,做好饭吃完后,我也没提走,儿子也没提。

我接下来又住了十几天。我也不再改变儿子,我有时间出去讲讲真相,回来就学法。我知道自己在修炼上有很大的问题,我现在需要的就是认真学法,从法理上提高。

十几天后,我看儿子长时间去玩游戏。我知道我现在也管不了他,我决定回到市里,和他爸商量一下,看看让他回到我们身边。我下车直奔他爸家。有几年没见面了,孩子的爷爷、奶奶热情的让我進了屋。这时前夫正好从外边回来,一眼看见了我,也没等我说话,暴怒的跳起来,上厨房拿来菜刀,叫嚣着要杀了我。孩子的爷爷当时不顾一切的一手拽着他儿子,一手打他耳光,孩子的奶奶也拼命的拽着他儿子,告诉我:快跑。我从他们家出来,脑袋已经发晕了,坐车坐过了站,好长时间才找到家。

回到家,我跪在师父法像前,眼泪不住地流,我问师父:弟子到底差在哪里了?弟子真的想好好修,无论多难,弟子都想往前走,我想救他们,请师尊点悟我。

第二天,我看到了同修的一篇交流体会,说的是同修的丈夫以前打同修、骂同修,整天在外赌博、不务正业等等。后来同修改变自己,不怨不恨,慈悲的对待她的丈夫,最后同修的丈夫完全变好了。我认真学法,终于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了。

修炼这么多年,我一直就是以“我”为中心,我狭隘的理解了“修炼”——“我要修炼”比什么都重要,谁也不能耽误我修炼,谁也不能影响我修炼,我认为修炼最重要,把我认为影响我修炼的一切,我都可以放下、丢弃、排除、远离、不要,在修炼上走极端。就包括做证实大法的事,基点都是站在“私”上,所以我的修炼上总是出问题。在家庭关系这一块,我更没有想到他们是为我修炼而来,他们出现的问题都与我有关系,他们是我的镜子,我应该看到他们找自己,我没有向内找,我没有修自己啊!他们的绝境真的让我惊醒:我开始找自己,我找到了许多的人心。

我骨子里对我的前夫就是瞧不起,所以他做什么,我都带着鄙视的心理,包括对儿子,我也是这种心态啊。这不是最典型的妒嫉心吗?!我不知道修自己,我越看不上他们,旧势力就让众生变坏。我再不知道修自己,旧势力就把他们一步一步往绝路上推,最后就把他们都毁掉了。这些魔难使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严重的偏离了大法。我的妒嫉心都严重到了这种程度了,我还谈什么修炼圆满呢?!我突然间明白了,家人、孩子都没毛病,是我自己修炼的路没走正,我没修自己,没有修好自己,才把众生推到这一步上来。此后,我就在修自己上下功夫了。

过后不久,孩子就到北京去了,我马上又向外看,又返出他们到哪儿也干不好的观念,又要瞧不起他们。我意识到后,马上抓住这一念,解体它,我郑重的和脑子里的旧观念说:从此以后,我的众生都是来同化大法、得救来的,他们就归师父管。孩子及家人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和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谁插手谁犯罪。至此,我就把家人当作一面镜子,把救度他们作为基点,他们出现什么问题,我马上找自己,对他们所做的一切不怨不责,默默的善待补充。

此前多少年了,孩子在不在本市都不到我这来,我也已经习惯了。这一年,孩子从北京回来来看我了,我告诉他,过两天,我就回你姥姥家去了。孩子却对我说:妈,你今年别走了,没事我就上你这来住。我心里一下子体会到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多少年了,求儿子来也求不来。当我归正自己时,儿子不请自来。

还有啊,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此前找的对像都不让我知道,也都没成。这一次,儿子走后,过了几天儿子又来了,高兴的告诉我:“妈,我找个对像,非常好,是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我对像提出要来看你。”我知道我转变观念后,众生在往正路上归正呢。这期间,孩子的爷爷搬進了新房,把他们住的房子也给了我儿子。

过了半年多,儿子提出来要结婚,我想孩子他爸那块我怎么面对呢?我问孩子说:“你们的婚礼,我去还是不去呀? ”孩子说:“我和我爸商量后告诉你。”一天,前夫来了,我心里对他还是有顾虑,我一直没说什么,看看他怎么说,但是我已不再恨他、怨他、嫌弃他了,我把心转变到救度他。

前夫这次来,完全变了,诚挚的对我说,谢谢你对孩子的付出。感激我全心在帮他们,告诉我说:“孩子的这次婚礼完全以你为主,让孩子姥姥家的人都来,让你们的那些同修都参加吧。”但他对同修还是不理解,告诉说:不要让你们同修和别人说你们那些事。我借此给他又讲了一点真相,他也没说什么,乐呵呵的就走了。

在孩子要结婚的前几天,我脑子里特别的难受,极度难忍,严重时,脑袋里就是不停的晃动,表情也非常痛苦,我想这样怎么参加孩子的婚礼呢?怎么证实法呢?一天,因为孩子买衣服的事情,前夫打来电话,电话里暴怒,指责我怎么做都不对了,并告诉我,孩子的婚礼不让我参加了。我平静的听完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就开始找自己,看看自己哪块不符合法了。当时感觉我受了很大的冤枉,但是我想我是一个修炼人,想到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我知道我和他生生世世有很多恶缘,以前我们打仗拌嘴时,他就说过:我就是来报仇来的。我们在一起,真是如同仇敌一样。今生我这是遇到了大法,这些恶缘才能在大法中善解,我想我以前也不知道怎么伤害人家了,现在不管他对我怎么样,我都会按照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他,我发了一念:让我们以前的恶缘全部在大法中善解。

那天半夜发正念,我就感觉能量场特别强,我就不停的发,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醒来时,凌晨一点多了,身体在地上趴着,脑袋前额上磕了一个大包,流出来的口水,把脸都没过了。但是脑袋一下子就感觉轻松了,不那么难受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又帮我还了以前的命债,用这种方式还他们了。此后,孩子的爸爸再也不提不让我参加婚礼的事了。

婚礼上,孩子的爸爸真是热情的招待了我的家人,也热情的招待了前来的同修,非常开心。他们的家人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大的转变,特别是在我被警察骚扰期间,小叔子亲自到派出所去打听情况,及时把消息传出来,大姑姐代我照看孙子,九十岁的公公放心不下,亲自买饭到我住的地方送给我,都非常关心、理解我,对我非常尊重。过去那种仇视、鄙夷、排斥、抵触的态度、场面完全没有了。

他们其中有的接受真相,但大多数还没有接受真相,但我已不被他们带动,我知道大法的洪大慈悲一定能救了他们,我知道融冰需要时间,我知道一个修炼人的行为就是真相,我知道我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向内修,向内找,以德报怨,众生都是来得救的,特别是与大法弟子有关联的家人。我相信他们都会在大法中得救。

三、修自己 化解魔难

二零一六年元月,孙子出生了,儿媳说房子装修有味,不能住,就到我家来了。生孩子期间,正赶上我被警察骚扰,因为我参加了当地的一个解体洗脑班的项目。当时气氛很邪恶,非法抓了一些同修,省里来人天天开会,不少警察都被邪恶操控着干坏事。警察到我住处敲门后,我就离开家了,临时租个地方。

要过大年的前一天,我回家了。我到家,正赶上儿子他们搬家,但我看他们表情都不对,我问他们:“不是决定在这住吗?怎么搬家了? ”儿媳妇的妈妈说:“小孩哭。”我就对儿媳妇说:“对着孩子念大法好。”儿媳妇一扭脸,没吱声,拉着她妈妈就走了。他们速度极快的搬完家,匆匆就走了。我明显的感到他们的神情都不正常,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剩我一个人在家过年。

年三十半夜,儿子怒气冲冲的進来了,進屋就使劲跟我吼,抱怨、指责我这不好、那不对,给他们添乱,并放下话,从今以后,不许登他们家门。我没有动心,平静的听着,这时我一边向内找,一边解体操纵我儿子的邪恶因素。儿子说完,气呼呼的出去了,我也没弄明白到底咋回事。

过了半个小时,儿子又回来了,给我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给我赔礼道歉。我说:“大过年的,你们咋回事啊?”儿子跟我讲了原委,原来孩子这段时间,一宿一宿的使劲哭,他们怎么也哄不好。儿媳妇听信一个算命的,抱怨是我造成的。儿子说完一再嘱咐我:妈,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他们现在就这么不讲理,你也别看孩子了,以后你就别去了。

儿子走后,我非常冷静找自己,这段时间因为被警察骚扰,自身空间场不干净,学法和发正念都跟不上。但是怎么会招来算命的呢?我意识到,我以前看卦书,还经常给人起名。这次想给孙子起名,儿媳妇不用,我才没做。我知道这块不符合法了,而且是不二法门啊,说明我脑子里还有以前的信息,修炼后,虽然不弄了,但没严肃对待和清除,这使邪恶利用潜在的执着在钻空子,挑起事端,不让众生得救啊。

接着,我又找出自身存在的很多问题,我并没有抱怨他们。已到半夜十二点了,我想先发正念吧。我发了一会儿正念,就感觉心一下跳到嗓子眼上,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待我清醒过来时,又是凌晨一点多了,脑袋挤到床头空隙里,往下耷拉着,应该是抽搐造成的。我知道此时由一个业力构成的我又死去了,师父又一次帮我还了命债。我从心里感恩师父!

自从我走入修炼后,多次发生这样的事,也不知自己以前造了多少业,由业力构成的我已经死了数次了,每一次都被师父又救活、救回来了。想想得法初期,总是哭,我现在知道:那是生命明白的一面看到师父为我做了什么,感恩不尽啊!

面对儿子家的事情,不管我有多少执着,都不是邪恶因素用来阻挡众生得救的借口。我还是不会放弃救他们的。这样一段时间后,我买一些东西,就去儿子家一趟,一开始去,他们表情冷冷的,特别是正月里,他们桌子上摆着一桌好吃的,没有人说让我一下。因为他们不让我看孩子,我也不看,我送完东西,说两句关心的话,我就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酸酸的,平时说别人对你不好不动心,实际遇到了当别人给你冷脸的时候,那心动的很厉害,有时不自觉的眼泪顺着脸往下淌。

我找找自己为啥这么不好受啊?我知道是面子心、虚荣心、自尊心,我的这些心平时就很重,以前能躲就躲,能绕就绕了,已经积攒的太多了。我知道修炼的时间这么紧,我不能养着这些心再拖下去了。我该去就去,基点是为了救他们。每次都买一些东西,因为他们都是不明真相的常人,救人得顺着他们的执着。渐渐的,我发现她们对我不那么冷了。

到四、五月份的一天,我去他们家,儿媳妇妈说:“小孩哭,是因为孩子肚子疼,她们上医院,抓了几副小药,小孩吃完,就不哭了。”至此,她们家解除了对我的禁令,也允许我抱孩子了。再后来,她们对我就非常欢迎了,我和她们之间已经没有间隔了。我看她们心情好的时候,我就适当给她们讲一点真相。现在儿媳妇的爸爸和妈妈对我非常客气,也很尊重我。过年,把我找到她们家里。平时到她们家,儿媳妇妈告诉儿媳妇:“中午你婆婆来,你一定要给做饭,因为她吃三顿饭。”所以每次去,只要到中午,儿媳妇悄悄把饭做好就端上来了。

后来,儿子、儿媳妇去外地,我看儿媳妇妈一个人看孩子很辛苦,我就一周尽量多去几次,帮她多承担点。儿媳妇妈对我非常体谅,说尽量不占用我的时间,因为她知道我做的是正事。

一次,孙子发高烧,我就在孩子面前一遍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晚上,我让儿媳妇的妈妈给孩子听师父讲法录音,她把师父讲法录音弄小声,一宿一宿的放。最近,我也把她家供附体的危害告诉了她,她们暂时没送走,但我有愿望救她们,用大善的行为来感化她们,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救度之中。

对于这些乱世渊源、冤怨结下的众生,我知道只有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才能救了他(她)们,我也时时记住师父关于善解的法,师父说:“那到底说起来是谁的罪呢?要我说啊,谁的罪也不是。在宇宙成住坏灭的特性中众生就会这样,那是因为宇宙的智慧不够。所以我就在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切生命善解!不管谁欠了谁的债,谁都别再要了,因为谁都有罪。大家都不去要那个债了,互相之间都在正法中用善报把它解决了,走向未来,这多美好!(热烈鼓掌)众生一定会喜欢,大家都会高兴,这就是我当初要做的。”[2]

参加这次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交流法会,感到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太微小了。但是就是这种微小的变化,和以前的自己比,那不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吗?想想自己以前遇到这些事,还能活吗?是什么让弟子能化解这一切魔难啊,就是大法;是什么让弟子的胸怀在不断的变大,大到能容难容之事,能去以德报怨,只有大法。

是大法挽救了弟子的一切,是大法给予了弟子的一切。弟子也只有听师父的话,记住师父说的:“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3] “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4]

谢谢伟大恩师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南美法会的贺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