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罗向旭和老父被洗脑班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十一月七日中午一点多,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向旭家里来了几个人,进屋说检查安全,然后就走了。罗向旭过了一会儿后出门,在楼下被绑架。据目击者称,罗向旭抵制,七八个便衣对他又打又踢,把他硬塞入车中时,还故意踢打他的伤腿,对他的高声痛呼根本不理睬。

当天下午五点多,罗向旭七十九岁的父亲罗春吉在楼下也被非法抓捕。七八个警察晚上打着给罗向旭转送换洗衣服的名义想进屋,当时罗向旭的母亲和二姐及五岁的小儿子在家。罗向旭二姐隔着门问那些人弟弟在哪里。那些警察说他们也不知道,但可以转送换洗衣服,说罗向旭两三天就可以回家。罗向旭的二姐担心他们要抓母亲,没开门。

罗向旭七十九岁的母亲,近一两年来不时头昏目眩,目睹她儿子被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便衣拳打脚踢抓走后,深受打击,几天起不了床。

十一月九日下午,罗向旭岳父到石马河派出所询问罗向旭被绑架事件,说:“众目睽睽之下,被七八个穿便服的人绑架走,当天下午,我到派出所问,你们说相关人员没回来。现在三天了,人没有下落,怎么回事呢?”派出所办事人员在电脑上查后,说人不是我们抓的,我们没抓人,是街道综治办干的。

罗向旭岳父到综治办后,综治办推说是街道司法所管,司法所又推说是综治办管。后来罗向旭的岳父对综治办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综治办才说他听错了,是该他们管,把他们父子俩关在洗脑班,在“学习”,关在一起的。

十一月十三日,罗向旭妻子向中瑶去江北区石马河街道综治办,向综治办索要抓捕罗向旭和罗春吉的法律文书,是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该出示给家属的抓捕他们的相关法律通知和文书。先一个综治办办事人员说不是拘留,是所谓“学习”。

向中瑶问:“什么‘学习’?”问为什么当时不给家属告知?为什么不给本人告知?为什么不穿警服?为什么在罗向旭不断高喊“土匪抓人了”?为什么把他塞进的车不是警车?向中瑶向那位工作人员诉说《宪法》三十七条——公民的人身自由受法律保护的具体内容,等等。但那位工作人员一直在发微信。

下午二点工作时间到后,那位工作人员说综治办副主任周珣醒了,叫向中瑶到另一个办公室。向中瑶对周珣说,你们在星期四下午说,罗向旭和罗春吉被你们弄去“学习班”了,是吗?他说你要干什么?向中瑶说我来要你们关押他们父子的法律文书。特别是罗春吉,已满七十九岁,法律规定对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免于拘留。

周珣非常嚣张地说,没有法律通知文书,你要告就去司法局告;然后威胁说,向中瑶,你不要给我说这些,走,走派出所去。周珣这时给一直在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你去叫某某某,把向中瑶押到派出所去”。向中瑶说我本来就要去,但不是被你押去,然后离开街道综治办办公室。

向中瑶把她在综治办的遭遇告诉了很多路人,他们都非常愤慨:就这么强行的被失踪,连个最起码的法律程序都没有!还谈什么依法治国!连本着维护法律公正公平公开的精神去索要法律告知文书的家人都想要一起绑架,公然违法!

自从罗向旭和他的父亲被绑架后,罗向旭的母亲和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的五岁),老老小小三人都需要向中瑶照顾。向中瑶本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人,身心疲惫。

罗向旭遭迫害致走路明显残疾

罗向旭,现年四十六岁,原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总装车间钳工。自从炼了法轮功,年年被评为公司的先进,也当过市里的先进工作者。一九九九年十月却因修炼法轮功,被厂方强行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两点钟,罗向旭在家被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绑架,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顾法律,当着许多旁听者的面对罗向旭进行毒打,过后几名法警又把罗向旭押到办公室,进行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罗向旭被送往永川监狱迫害,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出狱时下肢已残废,行步艰难。

二零零六年元月四日晚八点多钟,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十余警察闯入家中,强行抄家,遭到抵制,公安大打出手,致使罗向旭滑下五楼,摔成重伤,被公安送往重庆市骑士医院医治,左大腿骨折,脚掌趾骨折,肩胛骨伤,脱臼,住院月余。

二零零七年初,在江北区国保违法闯入罗向旭和妻子的租住房,把他妻子非法收监时,罗向旭从四楼阳台跌下,双腿重伤。两年后,去拆大腿钢板时,被诊断为右腿股骨头坏死,后来为了生计,他忍痛工作,但下班后,只能躺着床上,在床上翻身和起床或在走路时,经常痛的呻吟:好痛啊,好痛!因为股骨头坏死,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至少五厘米,走路明显残疾。

罗向旭的妻子向中瑶,系原重庆市江北城一百二十四中学化学教师,也曾经遭受残忍折磨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在广西北海市被非法判刑七年,受尽残酷的迫害导致“拘禁性精神障碍”,两下肢(废用性)肌肉萎缩,完全失去生活能力,二零零三年由广西监狱局送回重庆家就医。二零零七年元月四日晚,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强行抄家并再次绑架送往重庆永川监狱。当时向中瑶身边还有刚断奶的孩子。

二零一七年年初,罗向旭去办护照,在办护照处,当工作人员输入他的名字后,立即到后台,给国保打电话,说有网上追逃人员。后来罗向旭想起二零零七年初江北区国保叫房东敲开门后,把妻子向中瑶非法抓走收监。他自己被逼从四楼逃生。跌下楼后,因伤势严重,取保候审,后来一直就处于流离失所状态。当时罗向旭要回身份证未果,就离开办证大厅。

这半年来,罗向旭的大姐曾被户籍进屋询问是否有海外亲戚和是否出国旅游。他的岳母和岳父家曾被警察进屋查户口。他的父亲被石门派出所叫去归还罗向旭的身份证时被询查,在罗向旭的父亲到石门派出所去给快五岁的罗向旭的儿子罗双龙办户口时,派出所在所有手续齐全情况下,不给办理,说叫罗向旭和向中瑶本人去派出所。这些都是罗向旭及其家人在今年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这些只是二十多年来罗向旭一家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关于罗家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报道《重庆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四川永川监狱恶警教唆犯人对我进行毒打和凌辱》和《向中瑶被劫持回重庆女子监狱 身体十分虚弱》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