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余瑞贤第十次遭绑架

一家十五人遭牵连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佛山市法轮功学员余瑞贤在九月二十二日晚上在家楼下被佛山市610头目曾强带人蹲坑监控绑架,非法关押在张槎医院旧楼一个小房间里四晚三天,流离失所二十多天,十月十四日晚上才回家。这是余瑞贤第十次遭绑架,一家十五口人遭牵连迫害。

六十二岁的余瑞贤女士,原佛山市禅城区工商行干部,炼法轮功之前有许多疾病,包括胃病、颈椎增生、妇科病等,最致命的是她家兄弟姐妹六人中有五人先后得了乙肝双阳、携带病毒的肝炎。因为这个病,她姐姐四十岁就去世了,两个弟弟也只活了四三、四四岁。而她自己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领取银行系统每年老弱病残的补贴。一九九七年二月炼法轮功半个月后,她全身排出一粒粒像芝麻大小的黑点,把这些黑点刮下来放进一盘清水里,整盘水就变得黑如墨汁。从那以后,她获得健康,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事都先考虑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后,余瑞贤女士被非法抓捕了九次:每次都被非法抄家,被抄走法轮功书籍、音像资料、个人电脑和其它私人物品等;而且多次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还被非法劳教了一年零三个月。此外,她在工商银行的工作也被单位无故开除,六千多元的独生子女费原单位与所在的居委会也互相推诿,多年拖着不给。

一、第十次绑架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余瑞贤出去办事走到楼下被二名不法人员拦载,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吞吞吐吐,于是她和他们讲真相,一名不法人员就打电话,然后叫她走,她就走回家中,拿了两份平时准备好的一份是她被迫害的情况,一份是“敲门行动”犯法的资料,再次下楼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在,她就去办事了。

晚上七点半左右,她回到家楼下,被佛山市610头目曾强及祖庙派出所、普君派出所设圈套绑架。十多名警察抓住她,她就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把她反手铐上手铐,往警车中硬塞,遭到她激烈反抗。在过程中,她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抓住手铐把她手上的手铐从后边往上拉,硬塞进警车,致使她的两只手又红又肿,双手深深留有两个铐卬,右胳膊疼痛。周围观众不少人看到全部过程。

晚上八点,余瑞贤被带到祖庙派出所,被绑在审讯椅上双脚也绑着、双手被背铐,一直到半夜两点。在这段时间里,她要求去洗手间多次都不准去,忍得难受。非法搜走她随身的包包财物,打开包包马上就翻钱包,在包包里找到一份她十多年被迫害的情况、“敲门行动”犯法。警察非法问她:这些东西是不是你的,她不配合警察的非法审问,只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问了两句就不再问了,走了。她一直在给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被江泽民利用,不要当江泽民的替罪羊。余瑞贤质问610头目、警察:究竟犯了什么罪要绑架她?她破坏了哪一条法律?当时出出进进的警察她都问,但是无人回答她,因为他们也知道法轮功是好人!

到半夜二点,不法人员把余瑞贤带到张槎医院旧楼301小房间里关押,一进病房门口有个洗手间,小房间放了两张病床,加一个走道,还有一个小小阳台。由八个警察、保安分两班在这个小房间里监视她。

二、非法囚禁、精神迫害

610头目曾强从广州市叫过来两个他们自称“义工”的人,男的叫钟翰文,女叫罗笙笙,对余瑞贤进行精神迫害,企图从思想上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信。

余瑞贤九月二十二日晚被抓,二十三日中午610头目就安排他们到医院见她,她问他们怎么知道她在这,他们说在网上查找到的,她又问了他们的名字。但她还是和他们讲真相,讲她二十一年在大法中的受益、讲她十八年被迫害、讲善恶有报是天理。

九月二十四日一早他们又来,余瑞贤还是这样讲,最后她说你们不要再来找我了,她要讲的东西已经在当晚被610、派出所绑架时搜走了,你们问610拿来看吧。想不到他们下午又来,她试探了他们几点,当说到电话录音时,钟翰文十分敏感,发出很凶恶的声音,假模假样说:“当年你在湛江学习班的时候我们知道就好了,你今天就不会囚禁在这‘转化’”。

九月二十五日一早他们又来,这次余瑞贤只说了一句话“善恶有报是天理”……下午他们竟然又来了,当时她坐在阳台,他们耍无赖,在讲话过程中,拉她双手,拉她的坐板凳。余瑞贤只好坐另一面,面对墙壁,钟翰文又不断摇动她坐的板凳,又拉手,又用双手掐她两边胳膊,罗笙笙还不断说录像将她传上网、还不断攻击大法和师尊。她实在忍无可忍 ,她说了句:“你两只无赖!”钟翰文还哈哈大笑说:“你是第二十个这样骂我的。”余瑞贤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这时候的她只好高呼“法轮大法好”,她也不知叫了多长时间,最后他们连她死去了八年的老伴也侮辱。

株连迫害

九月二十六日一大早,余瑞贤炼了三套动功,天还未亮她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他们用如此恶毒的言语对她人身攻击,目的是将她的意志毁掉,强制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达到所谓的“转化”。为什么钟翰文经常会说一句重复的话?“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我手头上有一叠名单。”余瑞贤被囚禁在医院这个小房间里以经四晚三天了,她知道医院不是她待的地方。她求师尊救她!并求师尊加持她!似乎有个力量在引领着她,从医院走了……

中共不法人员疯狂四处寻找她,特别是汾江路一带逢车就截、逢人就查,还到各家各户去查,以查卫生为由,进门见房就入、见柜就搜,有些住宅还搜查几次,把整个家翻个底朝天,拿着她的像说她犯了盗窃罪,还谎叫住户关好门窗,发现报派出所,报案者奖二万元人民币。有人说真象鬼子进村,有人说哪里象查卫生,简直像打劫。一位大叔说,这帮人除了抓法轮功学员,他们什么都不会。

余瑞贤从医院里走脱后,流离失所二十多天。

十月十四日半夜二点多钟,警察开车,搭她女儿和家人来接她回家。余瑞贤问警察,究竟犯了什么罪你们要绑架她?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什么还要迫害她家人?警察否认迫害她家人。警察说:“一、是因为中共开十九大,担心你去北京;二、是收到你们内部‘学员’举报”。回到家后,她被监视居住,限制自由,家门口被设岗,出门就有居委会人员贴身跟踪,一直到十月底。过程中她和他们讲真相,他们都说是上头安排,身不由己。她说哪怕是身不由己,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呀。

在这一次迫害中,她家属十五口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和干扰。有的被绑架几次、有的被电话传几次、有的被抄家几次。特别是她女儿天天出门就有便衣贴身跟踪,就连带小孩子到医院看病也不放过,每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就有电话骚扰,给她的正常生活带来极大干扰。女儿、女婿、七岁孙子、妹妹及妹夫,被绑架到派出所审讯,弟弟、几个侄女、儿甥女、儿甥婿被非法传到派出所,被强制戴上手铐审讯、拍照、录像、打手印、签名,最小的两个侄女被强行戴上手铐八个小时,还被这帮衣冠禽兽的恶警除她衣服、裤子拍照、被关进人称“狗笼”里审讯、恐吓直到半夜二点几。此外,余瑞贤家、妹妹家、弟弟家,弟媳妇家,侄女家,妹妹的小姑家被非法抄家。

奉劝那些还被江泽民利益集团利用的警察、政府工作人员三思而后行,多行不义者,必自毙;暴虐无德者,必自毙;天良丧尽者,必自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