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身边有一些同修处于病业状态,牵扯了很多同修的精力。下面我举几个同修闯关病业关的例子,希望从中能得到启发。

无怨中大肚子没了

一女同修A的家族有肝病史,她的亲人有得这个病离世的。她也肝腹水,肚子很大,行动不便。在这期间,她的公爹即使在别人家玩麻将,也要到她家上厕所,而且不是去她家厕所,专门到她家干净的房间如厕,哪干净去哪大小便。实际上,公爹不捏不傻,精神完全正常。

看到这些,她嘴上没说太难听的,但在心里头大骂公爹祸害人。她哥哥也是学大法的,她就找哥哥述说这个事,她哥说,这不是师父安排的最好的事吗?大便是啥呀,不是铺的上天的梯子吗?你把这关过好,这是师父给你安排的好事。

回家后,她不再有怨言,三、四次公爹弄脏了地之后,她就平静的收拾干净。没过几天,她发现她的大肚子没了,肝腹水好了。从此公爹再也没有来她家上厕所。

向内找后丢掉了拐杖

有一老年同修B,七十多岁,腿不好使,拄拐杖行走。她跟儿子一起过,住东西屋。她儿子是农民,自家的地租给她女儿种。她女儿种的地打出很多粮食,收成很好。她儿子看到姐姐收成好,就把地要了回来,自己种。没成想,自己种收成却不好,没办法又把地租给了别人。老年同修对儿子说:儿呀,你想多要租金就和你姐说,租给别人干啥!你俩是一个妈生的,这样做不掰生了吗?儿子一听就火了,说不用你管。

当晚,儿子和儿媳在家包饺子,每次包饺子都到她住的房间包,她也能帮忙包,但这次儿子儿媳没有去她屋,也没用她包。到蒸好了饺子,还不叫她吃。她知道蒸好了,就自己过去吃,可是到了儿子屋,儿子一家三口人没人给她让座,她拄着拐杖站在那,心里这个不好受啊!就流泪了,没有吃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她感到饿了,又来到儿子屋,发现桌子已收拾了,找不到饺子放哪了,她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屋。

就这样一晚上饿着肚子,躺在炕上翻来翻去的睡不着觉。她向内找自己哪里做错了?不应该管常人的事——儿子的地租不租给女儿的事不应该管。那一晚,她完全找自己哪里做的不是,没有怨儿子和儿媳不让她吃饺子。她以前每次睡觉翻身都是用双手去搬那条“病腿”,才能把身体翻过来。可那天晚上她发觉没用手搬腿,身体就翻过来了,第二天她不用拄拐杖能自如的下地走路了。

第二天早晨,她儿媳端着热乎乎煎好的饺子送到她面前,说:妈,昨天我看你流泪了,就没给你送饺子,怕你吃了闹毛病,今儿我起个大早煎好饺子,你吃吧。

去掉恨后腿消肿

有一农村女同修D一年种地收成一万七千元,丈夫把一万元给了儿子说给孙子上学用,留下七千元自己把着,不给同修一分。同修要买啥得向丈夫伸手要。而地是同修种的,丈夫还有病瘫痪在床。

同修的兄弟姐妹看到同修过的很苦,给了她三、四千元钱,这钱也被她丈夫抢去了。同修对这些事一直耿耿于怀,恨她丈夫。不长时间,同修的腿就肿的不能穿裤子了,走路吃力。

当地同修一个月有一次大组交流。这位同修讲了她自己的情况,有同修告诉她,她有恨心才招来了腿肿。她回家后善待她丈夫,没多长时间腿肿消了。

腿上脓包消失前后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早六七点钟,我家被警察抄了家,当时我没在家,头天晚上十点多有一同修因贴真相不干胶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我去到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躲过一劫。

在这期间我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那段时间我真是“百苦一齐降”[2]:母亲因我被警察抄家被吓的住了两次医院,姐姐和弟弟对我冷言冷语。我在外地租房住了八个月,丈夫没去看过我,我非常恨他,在这期间我做生意不仅没挣钱还搭上了房租。最痛苦的是我的右小腿上长了一个大包,它外面是硬疮里面是脓包,致使走路一瘸一拐。在这种情况下,一同修问我,你原先想参与营救一名在监狱的外地同修的事,当时家属没意愿就没做。现在他妻子也有病业了,听说是拉血你还管不?当时我对同修说:我现在是自身难保,自己的问题还一大堆,哪还管得了别人的事呀!

过后我仔细思量这件事,我之所以没有被绑架,就象同修说的,符合了新宇宙无私的标准,因为我参与营救的同修多数是我不认识的。在法上想明白后决定无条件参与营救,我就这么一想,立即行动去找同修联系此事。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长了三天、让我痛苦不堪的大包,不知啥时候,一点痕迹也没留下,不见了!

通过这样一些实例,我悟到,病业关并不可怕,关键是要听师父的话,真正在修心上下功夫。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