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乡村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一身病,高血压、皮肤病、胃不好、腿疼等;修大法后师尊净化了我的身体,净化了我的心灵,我无病一身轻。在修心上,我时刻按师父要求的“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事先考虑别人。有段时间离我们村口不远处有个通道没人打扫,又臭又脏,到处碎玻璃,不知道扎破多少车胎,我从家中拿上扫把,干了三个多小时,好多人都竖起大拇指。当时我都六十五岁的人了,要不是修大法,哪能干的动这些活啊!这都是师父给了我好的身体,让我在法中修出的善心,我才能这样做的。

可是就是这么好的功法却在一九九九年遭到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诬陷和打压。大法弟子走出来揭穿谎言、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我面对面讲真相和发资料,这过程真的就象师父说的云游的过程,什么人都会遇到,有明白了真相千恩万谢的,有被邪党吓的不敢听的,有感动落泪竖大拇指的,有鞠躬的,有骂的,有要打电话举报的。对于态度不好的,我不看表面的恶,只是听师父的话,一心救人,总是微笑的向他们问好,慈悲的对待他们,要是男子我就称呼他们“师傅”、“先生”、“兄弟”,要是女子我就称呼她们“大姐”、“妹子”,要是孩子们,我就叫他(她)们“宝贝”。和他们讲五千年文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讲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更甚至活摘器官,是这些恶行导致了现在的天灾人祸。

有一次和两个中学教师(夫妻)讲真相,说现在人们不讲道德只爱钱,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父子不和,兄弟反目,有权就有理,黑白颠倒,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才导致天灾人祸。他们都认同,都用化名做了三退,拿了资料。在这过程中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坐下、起来好几回,我微笑的问了一句:先生,您好,他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是干什么的?你宣传退党?宣传法轮功?我微笑的问了一句:先生,你在哪个部门工作?他说:“政法委,我就是抓法轮功的,一个电话就让警察来抓你。”我看他有点半身不遂,手脚不利索,肯定是以前有过参与迫害遭报应了。我一边拿着扇子扇着 (我夏天出去都拿个扇子),边发着正念求师尊加持,边平静的面带微笑的和他说:先生,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你们被江泽民当枪使迫害佛法,迫害修炼的人,罪有多大?你们的职责应该是惩恶扬善,可你们执法犯法迫害好人,活摘器官,天理不容,现在全世界有二百四十一万人控告江泽民,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都遭了报应,共产党执政几十年就是卸磨杀驴,文化大革命后杀那么多干部和警察就是历史教训。他不凶了。

有一次A同修要资料,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又不要了,我就背着包去发资料。我不会骑车,出门就是步行,七十岁的人了背着资料要走好几里路,见门就進,商场、门店、饭店,边走边发。后来進了一个饭店,当时不是吃饭时间,有三个人聊天,我在桌子上放了一份资料就往出走,刚走到一个商场门前,有个年轻人骑车追来了,问在场的人说谁刚才進他们饭店了。我没怕,不想让他对大法弟子犯罪,就反问了一句:年轻人,你找阿姨有事吗?他的气一下子就消了,嘟囔着说丢东西了。我就说,你看阿姨象这样的人吗?他骑上自行车就走,说了一句,“法轮功”。我追上去问了一句,孩子,你知道不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他没回答,飞快的跑了。

二零一四年三月份,我在马路上讲真相劝退几人后,给一个年轻人讲真相,同时给了他资料。后来他把我举报到了派出所,十点多来了几个警察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我不报姓名、住址,不照相,不配合他们,只是给他们讲真相,有时间就发正念,给他们背师父的《洪吟》,那个女副所长让别人给她抄。他们劫走了我所有的东西,包括五十元真相币,只留下三十元没字的钱。他们给各个村打电话让村长去认人,可是谁也不认识我。我就在自家村口被绑架的,我发正念不让他想到我村。

中午十二点他们让我回家,我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出了派出所,我没有往回走,向相反方向走去,就发现有个年轻人跟着我,想摆脱他,怕时间长了又碰上熟人,就打了一个出租车掉头向南开,我给司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告诉他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让他甩掉后边的那辆车,他说不好甩。后来车开到另一个区,在人多的地方下了车。我在人群里小巷里转了几圈進了一个商场。可是我对那里并不熟,商场没有后门,我没有走脱。。后来听警察说为了抓我,他们从分局调动了好几辆警车。在派出所他们把我关進铁笼里。晚上十二点,儿子找到了派出所和警察吵了起来,问警察为什么不通知家里。警察让他们看了全程录像,并告诉他们,你妈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和住址,他们还要打我儿子。

夜里一点,他们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一進去床上十几个人挤在一起,坐起来就睡不下去,大小便都在这里,都是年轻女孩,有两个才十八九岁,都是贩毒、吸毒、卖淫,她们没有羞耻,满口脏话,毒瘾上来会痛苦的妈呀妈呀的叫,用头撞墙,因为一个烟头会大打出手。我就想这样不行,虽然落到这一步,可她们也都是高层来的有缘众生,我得救她们呀。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主动接近她们,和她们聊天,讲做人的道理,从生活上关心她们,家里送去的东西我和她们分着吃。她们都很尊敬我,都叫我奶奶,给我打水、打饭。我就开始给她们讲真相。有两个岁数大的,因拆房和医院误诊打了三年的官司,我都给她们做了三退,她们睡觉都想和我在一起。

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这期间我不穿号服、不背监规、不做操、不喊报告,就是炼功、背法、发正念,三个监室都待过,退了三十五人。这段的经历让我想起了师尊的《征》,“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1]。

我修炼十七年,现在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至今我背了两遍《转法轮》,抄了一遍《转法轮》,背过《洪吟》、《精進要旨》,从二零一五年十月后,我天天出去讲真相,到现在三退人数大约两三万。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执着心还没有去,比如争斗心、欢喜心、面子心、抱怨心等等,今后我一定要在修炼中遇到事情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时时向内找,做好三件事!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