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几位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二零一六年以来又有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含冤离世。

一、商艳明生前遭受的残忍迫害

商艳明,男,五十六岁,是原赤峰铁路车辆段职工。之前,他患有很严重的肠梗阻病,多次住院。一九九五年在铁路医院做手术,当时手术没成功,医院怕担责任,于是,他又被转到赤峰市医院又做了第二次手术。当时,打开腹腔后,医生把他父亲叫到手术室,说:你儿子病情极严重,不一定活不活。如果能活的话,是我们医院的第二例,前一例是个女的。手术后,虽然商艳明活了下来,但身体异常虚弱,上楼都得歇几次,消化不好,很瘦。

一九九七年六月份,商艳明开始修炼法轮功,四个月后,感到身体明显好转,上楼时,能和小孩比着看谁上的快。消化正常,走路腿有劲了。更重要的是,商艳明有了精神信仰,生命有了追求,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商艳明是脱胎换骨的变化,是法轮大法给了他新生。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把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发动了对善良的法轮功群体灭绝人性的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被酷刑折磨、活摘器官及其它方式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商艳明被辽宁叶柏寿警察非法抓捕。赤峰警察伙同作案,当时抄家时,把他一个新买的手机、孩子学习用的微型音响等全部抢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商艳明不能炼功,身体状况急剧下降,胸积水,肠梗阻症状又复发了,高烧不退,家里人都不认识他了,被送到医院抢救。医生告诉他的家人:只剩下2.8克血了。即使这样,警察仍不放过商艳明,在医院里,天天戴着脚铐子,还宣判七年徒刑。由于商艳明身体不好,经朝阳司法中心十四个专家鉴定,他被保外就医。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电棍电击

二零零五年六月份,商艳明又被红山区街道和派出所片警骗到赤峰市洗脑班,强行洗脑关押二十天。一次,“六一零”的副头目陈晓东找他谈话,认为他不转化、态度不好,说:“你这个态度可不行,那就整你,就整你们咋地吧?”第三天,他被戴上背铐,送往辽宁建平县看守所。之后送到锦州监狱入狱大队。在入狱大队的7天后,送到盘锦监狱。在监狱,大队长王建军,还有两名科长三人,因为他给监狱长写信,用电棍电击他,用拳脚猛打他的胸部、脖子,他的手被电击后肿的象馒头一样,左下腭被打成黑紫色,还遭受过镣铐等酷刑折磨,走路都费劲,两个月之后,他的胸还很疼痛。也因为他不转化,就天天把他吊起来,一直吊铐了四个月,到出狱的头一天还被吊。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期满后,年迈的父母亲自去盘锦监狱接被非法关押的儿子。因为监狱提前串通赤峰六一零白音尔等恶人,直接将大法弟子商艳明绑架到赤峰市洗脑班继续进行迫害,使得两位老人含悲空手而回。在洗脑班里,不堪忍受警察和司法部门对他强制转化的手段,商艳明开始绝食反迫害。

后来商艳明虽然回来了,可是,他的工作没了,生活上没有任何来源。街道人员和派出所警察以各种名义上门骚扰。因多年没有生活来源,身体不好,迫害阴影一直存在,商艳明于二零一六年含冤离世。

二、崔月秋生前遭受的迫害

崔月秋,女,六十多岁,赤峰市农牧业局经营管理站的经济师。在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特别是做了结核性胸膜炎手术后,由于每天服用“雷米锋”等刺激性药物,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得了严重的肝炎、肾炎,从结核病医院又住进了传染病医院,那时,右肋侧插着一根胶皮管子引流,浑身疼痛,脸和手脚浮肿,整个人脱了像,长期靠服用安眠药睡觉,尿血是常事,花费了大量的医疗费,给单位造成了严重的经济负担。一九九八年九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崔月秋获得了健康。她丈夫竖起大拇指说:“法轮功真神了”!

自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以来,崔月秋被绑架、劳教、判刑、关洗脑班、被开除公职,家中三位老人因为她的被迫害而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崔月秋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到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由于她浑身浮肿,经常便血,劳教队通知家人把她接回家。二零零二年七月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因楼前贴有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真相帖子,崔月秋被绑架、冤判3年半,在内蒙古女子监狱被逼迫做转化帮教。几年的牢狱(狱舍在北侧,很少见到阳光)使她头发变白,牙齿脱落,手、脚、腿、骨骼多处变形,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

出狱回家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全靠女儿、亲属的帮助,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崔月秋到北京机场准备登机去美国(女儿在美国生小孩),护照被作废,被禁止五年不能出国。崔月秋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左右含冤离世。

三、闫申忠含冤离世

闫申忠,男,六十四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疯狂绑架法轮功义务辅导员时,闫申忠被绑架拘留,并遭受酷刑,多年来受到监视,过着抑郁日子,于二零一六年含冤离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