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公丕健、刘乃伦遭警察绑架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丕健、刘乃伦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从蒙阴看守所回到各自家中。

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刘乃伦向打工所在企业请假七天后乘车去北京,应邀给在北京市西城区真武庙二条天客隆店经商的公丕健再次处理账务。

十月十二日刘乃伦正在仓库兼住处吃中午饭,账单也散放在床铺上,不料想在公丕健刚进门之后却尾随而来了五、六个陌生男子,一个年龄大些的人(蒙阴六一零姓孟的,山东平邑人)说:“刘乃伦也在这里嘛。”刘乃伦不明就里,想去如厕时,被人按住,方知不对,一人亮出警察证:王启明。他们不听刘、公二人解释,把两位法轮功学员绑架至北京南站附近的旅店。

这里汇聚了来自山东蒙阴县城、乡镇单位、企业、公安抽调进京的很多人员,目的是截访,包括蒙阴县供销社政工科长秦承义及数小时后来京的蒙阴粮食局的陈、供销社的彭等人。

24时左右,蒙阴公安挟裹蒙阴粮食局、供销社工作人员毫无道理的把两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绑架回蒙阴茶棚村处的派出所,对两位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关押、诱供、逼迫提供信息。

两位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讲述着真相,并告诉他们警察办案终身追责制的规定,涉案警察也不是很乐意违心枉法制造冤案,无奈他们的李政委或某领导逼迫他们强行违法捏造罪名制造冤案,再次把两位曾遭受过十年冤狱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投入蒙阴看守所关押迫害。

刘乃伦不肯穿只有罪犯才穿的监狱制式囚服,被迫仅穿着一条看守所的内裤,有个在押人员在监室说了句:“爷们,个性。”进到十号监室,暂以被子裹体。

十三日,在放风场,看守所大队长对刘乃伦威胁、放狠话:“如果上面通报了我,我让你好看。”出于慈悲对待被江泽民和中共毒害、逼迫的警察,鉴于曾因绝食反迫害致使平邑看守所的宋洁等警察因误解而生恶念的教训,刘乃伦选择了屈就,向他们要了一套秋衣秋裤,反穿看守所编号马夹。

被投入十一号监室的公丕健曾以绝食反迫害,后来不再坚持,而是向在押人员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义务教功,教他们背法轮大法师父的《洪吟》中的几首诗词。他也理性智慧的向干警讲明着真相。“冲、灌”(法轮功第三套功法中的动作)之声响亮的从在押人员之口传响到其它监室,其它监室也多次传出在押之人的豪语:“法轮大法,天下无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警察唆使在押人员把公丕健双盘着的腿搬下来,在押人员予以拒绝。有的警察也主动找两位法轮功学员交谈,很多警察明白了中共迫害的邪恶及失败,有的警察拿中共开涮,有的警察由气急败坏转向关心法轮功学员,有的警察说他不信仰中共而是信仰法律。聊天的时候得知有很多警察与法轮功学员是亲友、邻居、同学的同学。

曾在蒙阴公安六一零的刘姓警察找到刘乃伦,道出了他曾处理(迫害)、爬梯翻越平房抄掠过刘乃伦。二零零二年底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张德珍、刘淑芬的疑凶李民(曾充当蒙阴看守所狱医的兽医)、李春晓(当年的蒙阴看守所女监室包号警察)竟然一直在蒙阴看守所上班,而且表现凶恶,真不知将来替张德珍、刘淑芬俩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申冤时,两个涉案警察如何脱责。

刘乃伦尽量不去触动警察的负面因素,但不纵容在押人员的错误言行,有时竟至话语严厉、震耳,招来警察。有次他在放风场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其它几个监室和声回应:“好”。警察有时也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两位法轮功学员在十九天后离开蒙阴看守所时,警察说:“回家好好炼!”

蒙阴看守所在押人员被迫穿服刑人员才能穿的囚服,这是严重违法行为!他们被迫长时间劳役,叠一次性手套,他们吃不饱、极度缺衣。

尽管蒙阴看守所不再劳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但是,看守所对在押人员的虐待行为也需要予以曝光,这是为了截窒看守所对所有公民的迫害,也是减少看守所警察的罪过。

两位法轮功学员离开看守所时,被逼迫在有侮辱法轮大法的释放证等方面签字,因为警察以延迟放人来逼迫。

十八年来,两位法轮功学员都在精神上、经济上遭受了严重迫害:公丕健长达近十四年的工资及退休工资被蒙阴政府及下辖的单位扣发,近七十岁的公丕健不得不辛苦谋生;刘乃伦的工资、最低生活保障等待遇被蒙阴县供销社扣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