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学会善待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我今年十三岁,二零一五年正式修炼法轮功。之前,我的身体弱不禁风,三天两头感冒发烧,经常去医院看医生;别看我年纪小,可在左邻右舍中是出了名的“老病号”。自修大法后不久,全身的不适感就消失了,自此,我远离了医药,还改掉了好哭不让人的倔脾气,也去掉了爱吃零食不吃饭的坏毛病。

刚开始修炼,我完全是为了祛病健身,只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前,我的学习成绩很一般,但当我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后,学习成绩大有提高,明显感觉考试时,头脑比以前清醒,总在关键时刻能考的不错。因此,我懂得了学好法,多学法的重要,每逢周末就和妈妈一块去参加小组学法。

今年暑假,我放弃了去看望在外地打工的爸爸和出去游玩的机会,在家专心学法,通读了《转法轮》四遍,听、看了师父讲法录音和录像各两遍,还看了一些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上的真相资料。

我爸长年在外打工,家中就我和妈妈俩人,去年六月初的一天,妈妈和同修奶奶一块去发资料救人时被绑架。姥姥经不住恐吓,被警察逼着带警察来我家搜查。我知道妈妈的书放在哪里,但我没有告诉警察,因为我知道妈妈做的是最正的事,如果配合了,就等于推他们对大法犯罪。他们问什么,我都说:“不知道!”那些人在我家翻腾了一阵,啥也没搜着就走了。

虽然我修炼的时间短,可我遇见的神奇事可不少,总感觉师尊时时在我身边呵护着我、守护着我,看着我成长。因篇幅有限,只把近期的两件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我学会了善待他人

如今世风日下的坏风气在学校也很盛行。如:家长经常给老师送礼,老师就对这家孩子上心一点,否则,对学生的学习不管不问,时常还批评、打骂。我妈是修炼人不助长这歪风邪气,没给老师送礼。但我有师父呵护,没受过老师的打骂。

六年级下半年刚开学,老师把我的座位由原来的第四排安排到最后一排(班里一共八十六人),而且同桌是一个不讲卫生、身带狐臭味的男生,班里同学都不愿和他同桌;很多同学打过他,扔他的东西。开始,我很同情他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跟七十多岁的奶奶一起生活。一天,同桌的凳子坏了,正好前排有个男孩请了病假,于是老师让他去前面坐,可一上午还没上完,他的书本就被他的新同桌给扔了,于是他又成了我的同桌。

大约一个月后,他身上的狐臭味越来越难闻,看他那蓬头垢面、脏兮兮的样子,令人恶心的想吐,我只好用纸塞住鼻子,真想让老师赶紧给我调走。可我没去找老师,我想:我再不是以前那个娇生惯养、不让人的女孩了,我是学真、善、忍的大法小弟子,要与人为善;如果我不和他坐一块,那谁愿意跟他坐一块呢?这可能是师父安排我用善心结善缘,日后机缘成熟,我还可以救他呢?于是我不仅没嫌弃他,还给他讲他不懂的题,劝他多洗澡,勤换衣服;这事我从没对妈妈说起。

快毕业的时候,一天妈妈给我送东西时,看到我的同桌竟然是一个这样的男生,很难过,想让老师给我换座位,我制止了妈妈。在师尊大慈大悲的法理感召下,我和这样的同学同桌了小半年。

二、师尊帮我消病业

去年冬月的一天,我高烧不退,我的脸红扑扑的,头晕目眩,第三天不能上学了。妈妈在电话上向老师请了假,并对我说:这是病业假相,可能是这段时间放松了学法让“感冒”钻了空子。

妈妈试探的问我:“小宇,你是听师父的讲法,还是去看医生?”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学法。”于是我跟妈妈一块听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开始我躺在床上,播放机一开,我就坐起来双盘,虽然抬头晕的难受,但我仍坚持专心听法。

一会,我看见对面一个慈眉善目的大佛冲我微笑,我轻轻的对妈妈说:“妈妈,师尊来了,就在我对面冲我笑呢。”不一会,我看见房间的桌子上,沙发上到处都是身穿黄、蓝衣服的佛,连地上都坐满了,他们也盘腿恭敬的听师父讲法,睁眼闭眼都可看到。

我就闭着眼睛,用手指比划着说:“妈妈,快看啦!这满屋子都是佛、菩萨。”妈妈连忙拉下我的手说:“不要用手指,这是对神佛的不敬,赶快双手合十,感谢师尊,欢迎神佛的到来!”

我坚持听了两个多小时的法,感觉烧慢慢的退了,全身轻松了许多,晚饭后,又继续听了两讲。

次日早起,全身舒适,我又背起书包,高兴的走到了教室,在心中一遍一遍的默念:“谢谢师尊帮我净化了身体。”自此不管严寒酷暑,我的身体再没有感冒过,学习成绩也越来越進步,到年终门门取得了好成绩,被评为“五好少年”,还得了两个奖状;一圈熟人再也没议论说妈妈炼功把我带坏了。

在一个双休日,我和妈妈一块去奶奶同修家,奶奶拿了好吃的糕点给我吃,当我正准备把糕点往嘴里送时,一眼看见面前摆着师父的法像,心想:“在师尊面前吃东西,不是对师尊的不敬么?”于是我背过身去,到门外,才把东西吃下。之前我口腔里长了个豆大的泡泡,吃东西有些难受,但当我吃点心时,完全没有难受的感觉,再用手一摸,泡泡没了。这让我十分感恩师尊,这么小的事师尊都为弟子着想。

三、考上了理想的中学

今夏,是我小学毕业升初中的阶段,父母都想让我上一所好的私立中学。可这所学校在全县优中择优,为了照顾本校老师,每年只留了几十个补招生给少部份老师,成绩必须是上等生,还必须托关系搞到“准考证”。

之前我怕考不上,一直没敢报名;临考试前头两天,妈妈去找我大伯母帮忙(大伯母的妹妹是这学校老师),没想到很顺利的弄到了一张“准考证”,于是妈妈催我赶快复习,准备考试。我怕考不上,一直不愿意去,妈妈说:“你怕什么呢?你是大法弟子,有师尊呵护,没有做不了的事情;再说,你不知道我弄这卡有多神奇哟。”那张“准考证”原本是大伯母的妹妹给她乡下亲戚家孩子留的,可等几天都没人去拿,我大伯母去后,她妹妹立马就把准考证给了她。当时大伯母还绘声绘色的说:这张“准考证”简直就是等着小宇的!?

因那段时间,我白天读法,夜晚听法。考前最后一个晚上晚饭后,妈妈想让我复习功课,我坚持把师父的这一讲法听完。听到近九点时,我猛的抬头看见一个佛坐在我对面冲我微笑,当我定睛再看又没了,我想这是师父来鼓励我呢!

这一讲听完已经九点半了,我就开始复习功课,一会儿困意袭来,迷糊中一个声音叫我:“小宇!”我一下子醒了,悟到这是师尊在帮我祛除睡魔的干扰,我再不好好复习,怎么对得起师尊呢?于是我精神倍增,睡意全无,一直复习到晚上十一点多才睡。

第二天早早起床,妈妈骑电动车送我去考场,边走边叮嘱我:不要紧张,不要忘了念法轮大法好。在排队進考场近一小时内,我静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尊好!”念了数十遍。

写作文时,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刚开始字写的很潦草,我立即调整状态,请师尊加持,一会儿字越写越好。数学考试时,我发现有好几道难题都是我头晚复习过的;考完后,下午我就接到通知,我被录取了!我和妈妈都明白,这是师尊的加持和呵护,打心眼里感激师尊。

自打我懂事起,妈妈在家中就是女强人,在爸爸面前也是说一不二。自去年妈妈被警察绑架关押十天后,一圈亲友就对法轮功产生了负面看法,爸爸在电话里大骂妈妈,并威胁说:如果把女儿带坏了,学习成绩上不去,你就等着瞧!

开始爸爸不愿回家过年,我在电话里好言相劝,在过年的头一天才回来,回家后也是对妈妈吹胡子瞪眼、不理不睬的。这次爸爸听说我考上了重点中学,大热天的赶回来祝贺我。我也就借机会讲法轮功的神奇和受益于大法后的身心变化,爸爸开心的笑了!一圈亲戚都对妈妈刮目相看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