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何永铭被非法判刑两年 现已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何永铭,二零一六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左右,何永铭被劫持到乐山嘉州监狱迫害。二零一七年七月回到家。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多钟,仁和区公安分局派出所两名警察以“普查人口”的名义闯进何永铭家,进行非法抄家。当时家里只有何永铭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警察抢走何永铭的私人财物:电脑、打印机、切刀、大法书籍、记录本等物品。次日凌晨三点,何永铭被绑架到仁和区大河派出所。之后,他被非法关押在弯腰树看守所,被强制戴手铐、非法审讯。才二十多天他头发白了,人很消瘦,与被非法关押前判若两人。

何永铭在修炼法轮功前,体重七十多斤、吸烟、喝酒,脾气不好;修炼后身体好了,烟、酒都戒了,按真、善、忍做人,孝敬父亲、关心妻子、儿女,家庭和睦;工作中任劳任怨,不贪不占,不吃回扣,乐于助人。何永铭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何永铭八十六岁的老父亲生活起居全靠儿子,儿子被警察绑架后,生活没有着落,想念儿子精神都恍惚了,八月二十三日失踪,全家人出动去找,一周后才找到。

八月二十五日,何永铭被仁和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家属拒签逮捕证。九月一日,何永铭的妻子与父亲去攀枝花市仁和区国保要人,主管迫害何永铭的所谓“案子”的警察起学运,第二次叫何永铭的妻子逮捕何永铭的逮捕证上签字,逮捕证上没有说明是什么原因,也没有警察办案人员签名,都是空白。何永铭的妻子拒签。警察起学运说:两个月以后开庭。八十六岁的父亲为救儿子,跪在警察的面前,老泪纵横地说:请释放我的好儿子回家!请放了我的好儿子!警察面对一位孤独孱弱老人的哀求,却无动于衷。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何永铭的妻子与何永铭的父亲去攀枝花市仁和区国保要人,主管所谓何永铭案子的警察起学运,第二次叫何永铭的妻子签逮捕证,逮捕证上没有说明何永铭是什么原因?也没有警察办案人员签名。何永铭的妻子拒签。警察起学运说两个月以后开庭。法轮功学员何永铭家人已请北京律师介入。

十月二十二日,攀枝花市仁和区公安分局将构陷何永铭的案件转到仁和区检察院。

十一月十日,家人请的北京律师到攀枝花市仁和区检察院阅卷,公诉科副科长汪钰劼(女)把卷宗拿给律师看,律师看完卷宗后,再找汪钰劼就找不到了。

十二月初,何永铭的妻子和他父亲到检察院去要人,检察院的汪钰劼说,“案件”退回仁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何永铭的妻子和父亲再次找到仁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王军要人,何永铭的妻子说:父亲想儿子精神恍惚,一出门就不知道回家。王军说: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检察院把诬陷何永铭的案件“起诉”送到仁和区法院。何永铭被非法关押近半年,攀枝花市仁和区公安分局将构陷何永铭的所谓案子转到仁和区检察院,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检察院“起诉”送到仁和区法院。仁和区法院原定一月二十六日的“开庭”往后推了。

攀枝花市仁和区法院非法庭审何永铭时,本地律师作了有罪辩护,北京律师作了无罪辩护。二零一六年三月何永铭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左右,何永铭被劫持到乐山嘉州监狱迫害。

在这之前,何永铭还遭受过一次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日,大花地派出所唐兴伟带一群警察凌晨一点闯进何永铭家的小店铺乱翻,当时何永铭家没有房子住,只开了一个小店铺一家老小都住在里面,孩子吓得惊叫、哭泣,老父亲吓得发抖。大花地派出所唐兴伟等其他四名警察用枪对准何永铭和妹妹,把他们绑架到派出所,双手铐在长铁椅子上。

第二天,何永铭和妹妹同时被转到东区公安分局,在遭非法审讯时,被警察邱天明、田萍(女)等人的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打耳光,打得眼睛冒金光,身上被打青,腿上被打紫。非法关押七天,身体和心灵遭受严重伤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何永铭和妹妹被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三十五天。在看守所期间,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欺辱。当时何永铭家刚向亲朋好友借了十多万元钱买了一辆大车,把何永铭非法关押在弯腰树看守所,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刚买的车停着,还要每月上交养路费,弄得家里生活都成了问题。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五日,何永铭和妹妹被释放回家,警察又以罚款为借口勒索四百元钱。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