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正念救人有胆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一九九七年开春,四十五岁的我赶着马车,车上放着皮垫子和大棉被,去市里的老妹妹家接母亲回村。

六十六岁的母亲患有软骨症、风湿病,腿弯,冬天,地上有根苞米秆儿,她腿都迈不过去;胳膊弯,伸不直,手都是大骨节;夏天,都得戴帽子、穿秋裤。尤其年前,母亲得了一场重病,险些丧命。

到了老妹妹家,二十八天没见,走时病病歪歪的母亲,红光满面的迎了出来,母亲胳膊腿都直了,一迈腿,自己上了马车,说:不冷,棉被也不用盖了。我惊异的问:“妈,我老妹妹给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这还不到一个月,你的病都好了!”母亲高兴的说:“一片药都没吃!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不相信,继续问:“真的什么药也没吃?才二十八天,几十年的病都好了?这法轮功也太神奇了!那我也炼!”

放弃烟酒赌 法轮大法把我变成好人

回到家,我就要和母亲炼法轮功,母亲说:“法轮功是佛家功法,不用出家,就在世间修炼,但是你抽烟、喝酒、耍大钱(赌博),这些不好的毛病都得戒掉,才行!”我说:“行!这法轮功太神奇了,我一定要炼!”

师父说:“佛家是不讲喝酒的,你看见哪个佛提着酒罐子?”[1]酒还算好戒,但是戒烟不容易,虽然师父在讲法中说:“抽烟对人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这个人抽烟时间长了,医生解剖人体的时候,看到气管都是黑的,肺里边都发黑。”[1]但是,我忍不住还得抽两口。

一天,我下决心戒烟,就把装旱烟的口袋扔到了房顶,忍不住想抽烟了,就站在院里,望房顶的烟口袋。母亲看见了,就说:“你这点事儿都做不到,还想修炼啊?你要是你妈的儿子,就下点决心把这烟戒了!”

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我们炼功人不是讲净化身体吗?不断的净化身体,不断的向高层次上发展。那你还往身体里头弄,你不和我们正相反吗?另外它也是一种强烈的欲望。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实我告诉大家,他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作指导,就想那么戒不太容易。作为一个修炼人,你今天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1]

从我下决心戒烟那天开始,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从嗓子眼往出返烟袋油渍味,大便都是烟袋油渍味,终于我不再想抽烟了。

我以前特别爱赌钱,新结婚都不回家,在外面耍钱,气得妻子结婚不长时间就和我离婚了。家里人谁也管不了我。一年到头,全家种地挣点钱,都让我拿去赌了。有一年过年,全家好几口人,我只买了两斤肉,家里的钱都拿去赌输了。赌博被抓了,有人去家里报信儿,家里人气得说:“不管他,抓走才好,狠狠揍他,活该!”

我那时就认钱,从来不吃亏,谁也不能占我一点便宜,就连出嫁的妹妹回家看母亲,吃顿饭,我都抢碗,说:“都出门子了,别回来吃饭!”哥姐弟妹都烦我。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我现在放弃了赌博的坏习惯,也开始疼妹妹,真的对她好。

以前,我庄稼活好,就不让人,压人三分点。爱开玩笑,说脏话,谁也说不过我。可修炼大法了,有一次,一个人骂我:“你单身汉,是绝户,这辈子绝种了。”我一笑了之,心想:我没有儿女,但是我有众生,我要听师父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我不能给大法抹黑。

我打了一口井,安上电机,给大伙儿插秧上水。妹妹见我打井给大伙用,说:“二哥,你打井给大伙用,多费电啊!”我说:“如果一口井,能让全村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能救全村人的生命,费点电算个啥啊!”

一天,村长来我家找我,见我领一些人正在我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就说:“你先别炼了,先(给自己)灌足水,再炼吧!”我说:“让别人先灌水吧,等大伙儿都灌完,我再灌。”村长说:“你炼了法轮功,像换了一个人!这法轮功可真是好啊!”

取、发真相资料 几次脱险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广播等一切媒体诬蔑诽谤大法,世人被毒害。我是大法弟子,必须让世人知道大法真相。我就和市里同修联系,让他们给我提供真相资料,我出去发放。

我的自行车两个轮胎,总保证有气,自行车谁也不借,保证能随时去市里取资料。有时正铲地呢,来电话了,让我去取资料,我放下地里的活,骑上自行车就走。尽管庄稼地没时间精心侍弄,但年年丰收。家里养的马,有时也忘了喂,但是马也不见瘦。我的体悟是:三件事做的好,庄稼也长得好,也丰收,这和修炼状态有关。

记得第一次去市里取了一百三十份大法简介,出去发放。然后,每周最少四百份,下多大雪,都骑自行车去取,回来自己默默做。夏天,顶着大雨也去取,去一趟市里来回六十多里地,一个月去五次,我想:“只要一天不还大法清白,我就不停讲真相!”

一次乡政府派人半路拦截我,我自行车后座装了一大尼龙丝袋子、车把两边还挂着两大包真相资料。两个年轻的警察喊我站住,我停下车,他俩就拽住我的胳膊。我假装下车,让他俩松手。他俩一松手,我骑上车就跑,他俩就在我后边追。我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可别让他俩追上啊,这么多救人的东西,不能被他们抢去啊!”一尺多厚的雪,他们在后面追。我车子又重,太累了,就想:“把他俩定住。”因为心态不稳,没定住,就拼命骑,把他俩甩掉了。

到家了,为了安全,先没進屋,把资料放在庄稼地里。回家后,母亲问:“今天怎么没带资料回来?”我就讲了事情经过。事后才明白,那么大的雪,驮那么多东西,两个年轻人没追上我,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根本不敢想象会怎么样。

我去市里取资料,每次往返都尽量不走同一条路,但是有一天也被警察盯上了。警察开着吉普车追我,我就下到大地里,在地垄沟里骑车跑,把警察气得没招儿,骑不了的地方,我就扛着自行车走。在师父的保护下,每次都平安到家。

《九评共产党》一书出来以后,一晚上去山里,就发五百本,天亮平安返回。后来,市里的同修和我切磋,说:“你不能光自己做,大法弟子是整体,大家一起做,救更多的世人。”我就去找同修,开始有的同修害怕,每次三份五份,晚上一起出去发送,渐渐的大家都能走出来了。一次我和一个同修,一晚上带了四千份真相资料,骑自行车走了八、九个村子,天亮才回来。

市里的同修见我骑自行车出去做真相资料,太辛苦,就送给我一辆摩托车,我很高兴。一天骑着摩托车去给外村的同修送资料,刚出同修的家门,就掉進一个大坑里。同修帮我弄上来说:“你说骑得快,刚一出门,就不见你了,我还说,真是挺快啊,没想到你掉進大坑了。”

十多里地,我骑回家,浑身象散了架子,炕都上不去了,母亲在炕上往里拽我上炕,躺下就起不来了。我向内找,这是显示心招来的祸,就在法中归正自己。

开“小花”传真相 智慧排除干扰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有同修是用电脑做真相资料被迫害的,我就想:我还不会电脑和打印,还有些地区没发真相,如果我不死能回去的话,我把那些地区都补上!

在劳教所两年的迫害中,我满口的牙都被打掉了,受尽了种种酷刑折磨,得了一身的白癜风,但是有幸成为师父的弟子,给我金山银山都动不了我坚定的正念!

从劳教所回来以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学会了电脑和打印,和其他三位同修一起配合,开了一朵“小花”,四个人分工合作,承担了我们这一片乡村的真相资料,再不用去市里取资料了。

有一年的七月十五晚上,我约两位老年同修出去发资料,我走正街,让她俩走人少的背街,她俩害怕,就说:“这大月亮地,通亮的,能做吗?”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弟子要做真相,您给月亮挡一个小时,等弟子做完再亮吧。”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做完集合时,同修说:“今晚真怪,发资料时,云彩一直挡着月亮,做完了,云彩也没了!”

一次我去山里,走到一家,那家的小栅栏门不足一米宽,还没打开。我侧身進院,把明慧期刊放到窗台上,刚从门往外出,一个小伙子往里進。他一把拽住我,问我:“你干什么的?”我说:“给你送真相资料的,你看了,明白真相得福报!”他说:“什么真相?”我说:“在你家窗台上,你好好看看,就明白了。”他進去拿着,就站在月亮地看,我说:“你拿回家看吧,看不明白的,我明后天来给你解答。”

大法弟子说话得算数。第二天,我就去了那家,一進屋,小伙的父亲我还认识,老头问我来干啥了,我说:“给你儿子解答问题来了。”正给老头讲真相,小伙回家,一看我还真来了,吓得转身就出去了。

一年春天的晚上,我又出去发真相资料,天亮才回家,困得不行,赶快躺下睡觉。刚睡着,派出所五个人抱着一大包资料来我家。我正头朝里在炕上睡觉,警察拽着脚,把我弄醒。我一起来,有人说:“就是他干的,看他眼睛通红,这是弄了一夜,没睡觉。”我灵机一动,说:“这还好了呢,今天睁开眼了。如果电焊打了的话,一般人都好几天睁不开眼呢。”他们一听我这么说,转身走了。

一天,乡长也是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的,一大早就拿着真相资料来我家找我,说:“这些资料是不是你做的?”我说:“乡长,你真行啊!一有法轮功的事儿,就来向我汇报!”他气得转身就走了。

还有一天,早上我出去看看谁撕的真相不干胶,乡长见我就说:“就你贴的,你还来看?!”我想:不承认吧,就没做到真;说真话吧,他就迫害我,他造业犯罪。师父给我智慧,我就说:“你说我做的,上有天,下有地!”我用手指向天和地,他一看,以为我发誓呢,转身就走了。为了安全,以后我若在本村附近发真相资料,就装扮一下,晚上出去就扎个头巾,猫点腰,不让人认出来。

今年七月份,派出所的来找村长说:“要开‘十九大’了,他炼法轮功,得把他抓起来,我们才放心!”村长保护我,说:“你别找他,他现在就在家种地,什么事也没干!”

以前派出所的所长来我家骚扰,我说:“你们来我家骚扰是犯法,触犯了宪法,我一再给你机会,没给你上国际恶人榜,就希望你能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已经被国际上的大法弟子在三十多个国家提出控告了,是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如果你再追随江泽民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话,就给你上明慧网曝光,国际追查组织就追查你,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会一追到底。就象纳粹大审判时,监狱守门的卫兵,九十多岁了还入狱判刑一样,因为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都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今天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来就是退党,要不就别来!”说着,我就拽着他的衣服问他:“你退不退党?我今天就帮你把党给退了吧?”他挣脱着跑了,再也没来找我。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3]

师父还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4]我要听师父话,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遥拜叩谢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