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讲真相中对常人依赖之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很多时候人心会隐蔽的很深,其中,依赖心有时就不容易被觉察。在这里,想与同修们分享一下,近期在修炼和讲真相中关于“依赖常人”的一些思考。

长期以来在讲真相时,特别是给公检法和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人员讲真相时,很愿意借助现任当权者在反腐中的一些动作、特别是清算参与迫害大法的高官,来帮助听真相的人看清形势。自认为在法理上应该是清晰的,没有依赖常人的心,只是在借助形势讲真相。

然而,最近在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保持清醒》和《讲真相的根本目地》时,讲真相的思路才真正清晰起来,而且发现之前在讲真相中隐藏了对常人的依赖心。

具体体现就是:不讲现任当权者动作的话,好像就无法讲清真相一样。其实这本身已经是一种依赖心了,原因是学法不深,还有一部份思维和基点陷在人中。这里并不是说讲真相中不应该提现任当权者的动作,而是认识到,同样的真相内容,如果基点不同,达到的效果却会有天壤之别。

讲真相中如果一部份基点还在人中,内心隐藏了对当权者的依赖,那么在讲形势的时候,比如,当讲到现任当权者对江泽民血债帮的清算时,言辞中会不自觉的去“褒”现任当权者,更甚者把其当成“青天大老爷”一样认为其会伸张正义,会去清算参与迫害的人,那已经把人摆高了。

而且,毕竟现任的当权者还是披着邪党的一身衣服,如果我们依赖当权者或思想中对其有倾向,那么这个当权者(中共的现任代表)就会成为讲真相中的一个巨大障碍,障碍着大法弟子去讲清邪党的本质。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要讲清邪党的本质,首先得把当权者和中共切割开,而当权者心里对中共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无法下定论,听真相的人也会认为我们是一厢情愿。这样的讲真相充其量只会让对方看到邪党的内斗、人的权斗,还可能会让人误认为大法弟子有政治倾向。

那么这样就没有达到师父在《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中对我们的要求。如果这种基点的背后还隐藏了对邪党的幻想,那就更不应该、更糟糕了。

反之,如果我们的基点能从人中跳出来,没有任何依赖常人的想法,完全是修炼人的正念,那么即使讲同样的内容,比如讲到江泽民一伙被清算时,就会引导对方看到这是天意。参与迫害的高官落马的背后,彰显的是善恶必报的天理,而现任当权者也是天象变化下的一份子,他们也是在善恶间做选择。

而且,通过讲那些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被清算,还可以直接引导对方看清中共卸磨杀驴的邪恶,然后就顺势讲历史上中共一直都是在卸磨杀驴(如当年文革过后杀警察等等),以及中共不光彩的起家,杀人历史,对文化的破坏,再联系传统文化中敬天信神以及“人在做天在看”,而中共战天斗地、宣扬“无神论”,自然而然的就能讲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这样,对方停止迫害的原因,就可能是出自于对善恶必报的天理的敬畏,以及明白大法弟子顶着压力、冒着危险讲真相的原因,对大法弟子生出真正的敬佩。如果我们的真相讲的到位,还会破开对方“无神论”的壳,最后使其三退得救。

通过不断学法,我对师父讲的“不褒不贬”[1]的法理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在自己有限的层次中,我悟到“不褒不贬”的法理中包含了“不依赖”的内涵(还有更多的内涵自己还没有悟到)。如果我们去褒对方、依赖对方,旧势力看到大法弟子都依赖一个常人,那么旧势力会不会像对待以前那个总理一样把其变坏呢?从法理上来看这并不是不可能。如果我们去贬对方,就会把其推出去,而师父要救度的是一切众生(几个首恶除外)。

本文只是针对讲真相的基点与同修交流,提醒同修挖去隐藏很深的依赖心。而在讲真相中具体该讲什么内容,用什么方式讲,每个同修都会在法中得到启示。只要基点摆正,怎么讲都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正法真的走到尾声了,希望在最后很有限的时间里,与同修一起修去依赖心,包括依赖常人,依赖形势等,从人的观念中跳出来,用正念和神念做好三件事,让师父为我们少操心。

所在层次的初浅认识,不正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