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狱折磨 抚顺76岁赵玉兰再遭经济截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赵玉兰老太太,因信仰“真、善、忍”曾遭到二次冤判,历经九年六个月的监狱关押迫害,精神与肉体均遭受折磨,今年十一月份又被停发应得的退休工资,目前经济来源分文没有。

赵玉兰一九四一年出生于山东省,系抚顺矿务局十一厂退休工人,居住在抚顺市东洲区平山街。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之前病痛缠身,眩晕症犯了只能躺着;气管炎病在冬季里严重时喘不过气来;痔疮病疼痛、瘙痒伴随着便血;还有关节炎病痛等。一九九七年与赵玉兰接触的好心人看她活的太遭罪了,就送给她一本《转法轮》书,她看完了觉得这是本宝书啊,于是走入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不知不觉中,各种疾病渐渐地都没了,再也尝不到病痛的滋味了。

赵玉兰经常把这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功法讲给别人听,愿意把通过修“真、善、忍”给自己带来的幸福与美好分享给他人。可刚修炼两年多,就遇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炼法轮功群体的迫害。

绑架、刑讯逼供、判刑迫害

为了澄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赵玉兰于二零零一年年底,坐火车到北京上访,被绑架,被单位一个叫杨光(女)和一个男人到北京将赵玉兰劫持回,历经东洲栗子沟派出所、抚顺市看守所、抚顺教养院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赵玉兰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粟子沟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抄家。家中的几本大法书和炼功的录音机、一兜法轮功资料、二百元钱、一个新被罩,还有点小物件都被抢走。

三月一日被刑事拘留,四月四日被逮捕。抚顺东洲区检察院以抚东检刑诉(2003)71号起诉书指控赵玉兰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于五月二十九日东洲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颜怀志向东洲法院提起公诉。

东洲法院法官江涛根据公诉人颜怀志的非法举证,依照《刑法》第三百条一款之规定,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将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赵玉兰枉判五年徒刑。(注:开庭到判刑均未通知家属)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五年

二零零三年八月间,赵玉兰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第一小队加重迫害。这里以达到“转化”(即放弃修炼,写不炼法轮功的悔过书)为目的,狱警不择手段,采取各种方式残害善良。如:洗脑,看诬蔑法轮功的录相、利用已经被洗脑邪悟的人,给念诽谤法轮功的书;利用两个犯人包夹一位法轮功学员,走一步跟一步,睡觉、去厕所都跟着,一点自由空间不给,对不“转化”的尤为加重迫害,甚至酷刑折磨,直到“转化”为止;或者采取株连手段要挟当包夹的犯人。

赵玉兰相信法轮功没有错,就是不“转化”。一个监控赵玉兰的刑事犯包夹,释放期要到了,狱方说赵玉兰不“转化”就不放她。这个犯人家里还有三岁的孩子。赵玉兰为了这个孩子,而被迫违心的所谓“转化”了,精神上承受的痛苦不亚于肉身上的苦。赵玉兰知道自己做错了,就找到狱警队长,声明自己“转化”不是真心的,“转化”书作废。这个过程在狱中叫做“反弹”。这一“反弹”招来的是谩骂、罚站,从早上七点站到晚八、九点钟,连站三个黑白日,腿脚肿了,也不放弃信仰。狱方为了增加劳力,只好让她干活装棉签去了。

再说说赵玉兰被关押期间家人的痛苦。赵玉兰在家时与离异的儿子相依为命。赵玉兰在看守所期间,栗子沟派出所和街道人员,找赵玉兰的儿子要五百元钱,谎称是给赵玉兰在抚顺市看守所买衣服和被。还让赵玉兰的儿子请他们吃饭。以后就总去要钱,其中有栗子沟街道李宏伟(做恶已遭报死亡,时年40来岁)。

赵玉兰的儿子为了躲避街道人的敲诈勒索,不敢经常在家呆着,天暖了,就到公园那消磨时间,晚上就躺在石板上睡觉,时间长了得了肾病。

赵玉兰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刑满回家。

再遭绑架冤狱迫害四年六个月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赵玉兰外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被东洲公安分局警察绑架、抄家,一些个人财产被抢走;当晚被刑事拘留在抚顺看守所,同年四月五日被逮捕。

抚顺东洲区法院办案法官宋宝越,受东洲区检察院以抚东检刑诉(2003)71号起诉书指控,在公诉人王志、周子琪的非法出庭支持公诉下,共同犯罪,侮辱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及所为是违法的。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在停电没有光线的黑屋子里,偷偷庭审大约二小时。庭审辩护阶段,赵玉兰自己辩护二十分钟,讲述法轮大法好,是教人行善的……过程中法官不断打断赵玉兰的辩护。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赵玉兰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十月二十三日被劫持至辽宁女子监狱,被直接送到七监区第一小队,整日地被劳役迫害,帮着做棉衣。

第一天睡觉时,狱警给赵玉兰个褥子铺着,因不转化,第二天就把褥子拿走了。赵玉兰就用手纸铺在身下睡觉。狱警看还不转化,就开始罚站,因关押人多没有空屋子,就把服务室的工作人员撵走。在服务室里赵玉兰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二个狱警轮班看着,轮班睡觉。赵玉兰被罚站三天三夜,腿脚肿了。狱警科长看还不转化就大骂起来,又派了两个包夹跟了二个半月后,开始劳役迫害。

二儿子思母病重离世

母亲在狱中受苦,与母亲相依的二儿子独自居家。每次去监狱给母亲存钱时,看到母亲备受折磨的弱小身躯,便思念不已。先前患下的肾病越来越严重,经常便血,求医治病、吃药、做透析,花光了钱,把唯一的家产四十七平米的旧平房卖了维持生活。最后已病卧床上,终在二零一六年六月末离开人世,时年四十七岁。

停发退休金 经济来源分文无有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赵玉兰走出辽宁女子监狱,无家可归,租下房屋,仅住一年的时间,又遭经济迫害。今年十一月份退休单位抚顺十一厂,根据辽宁省抚顺市做出养老退休金的决定,安排退管办的李办事员打电话跟赵玉兰说:工资不能给开了,因服刑期间不该开工资。得把服刑四年半开的工资退回来,才能继续领工资。

这突如其来的经济截断给赵玉兰的生活带来了困窘,东北的气候寒冷,租的房屋没交暖气费,更谈不上交房租了。赵玉兰找到单位,相关人员说向上级反映情况,看看能不能给开一半。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痛,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在指导自己修炼,在社会上努力做一个好人,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把这样一群好人当成了罪犯,肆意绑架、关押等迫害,是不是在犯罪?天理能容吗?

生活在一个做好人被迫害、讲真话被迫害的社会,是可悲、可怕的。希望那些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别再助纣为虐,不要象机器人一样任人摆布。中国一句话叫:兼听则明。多听听不同的声音,多了解了解大法真相,善念可以改变自己和社会与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