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劳教情况统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法轮功修炼者经历了开除公职、学籍,停发工资奖金、罚款、敲诈勒索、抄家、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拘禁等多种方式的非法迫害。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劳教制度废除,宁夏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共有一百二十一人,一百三十八人次,其中:男性五十八人、六十四人次;女性六十三人、七十四人次。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劳教人员按地区分类统计

地 区总人数 / 总人次其中:男性人数其中:女性人数
银川市(三区)57/6627/3130 /35
永宁县11/124/47/8
灵武市8/85/53/3
固原市7/105/62/4
吴忠市7/74/43/3
中卫市5/71/24/5
石嘴山市25/2612/1213/14
不确定地区1/2
1/2
合计121/13858/6463/74

一、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的五十八人

宁夏五十八名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见附表一):赵玉虎、马智武、谢毅强、王玉柱、陈雪英、蔡国军、郑永新、赵林、李仕林、卢伯华、秦永顺、王相臣、丁乾、王玉周、许庭权、窦建勇、温玉龙、宋憬、张治苍、田玉成、彭坤、白国栋、朱永华、李晋宁、李天元、林建贞、伍新阁、姚青海、吴尚成、任春田、钞志明、白斌、白涛、徐耀珍、龙宝、张四喜、毛敏悟、李强、王海荣、黄学义、马雄德、张亮、张晓东、高兵、孙建锋、胡建才、乔建辉、孙磊、杨修田、李继鑫、张明、杜光明、孙连弟、张晓宁、李新建、孙建宁、王爱军、刘海勋。

其中:田玉成、王海荣、孙建锋遭二次劳教,丁乾遭四次劳教共八年;田玉成(第二次)、高兵是在北京被非法劳教的,卢伯华是遭武警部队劳教的;任春田、李强是所外执行;赵玉虎、马智武、谢毅强、王玉柱、陈雪英、蔡国军、郑永新、赵林、李仕林、马雄德、孙磊、胡建才、高兵、孙建锋、乔建辉、丁乾、白斌、张晓东、张四喜等十九人曾遭非法判刑。

1、马雄德夫妇遭受的迫害:

马雄德,原来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干事,大专文化、工程师。修炼前有严重的肾结石,曾做过两次手术。每次犯病时疼的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

郑凤英,今年六十五岁,原来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职工。以前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十指变形、不能用凉水;天冷时腿疼的上厕所蹲不下去,左腿不能弯曲,上厕所只能歪着身子;严重的气管炎,咳嗽的上不来气;只要躺下就不停的咳嗽,嗓子象刀割,胸部、腹部疼痛难忍;还有严重的肠炎、胃下垂。全身都是病,哪疼医哪。中医、西医、气功、偏方试了个遍,哪个也不起作用。因身患多种疾病四十五岁提前退休。

一九九七年五月,马雄德夫妇都得法了。修炼后,马雄德严重的肾结石也痊愈了。郑凤英修炼一年后,严重的气管炎、风湿性关节炎全好了,用冷水洗衣服手一点也不疼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马雄德夫妇遭受了多种迫害,家人、亲戚也被牵连,遭绑架、关押。

二零零一年二月,郑凤英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九月,马雄德给郑凤英往劳教所送衣服。因衣服里装了师父的经文,马雄德也被劳教两年。

郑凤英被非法关押在宁夏女子劳教所期间遭受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互相不能说话、不能来往,每个人都有两个“包夹”监视一言一行。因集体绝食抗议迫害,郑凤英被加期两个多月。

二零一二年九月,马雄德夫妇再次被秘密绑架、抄家、判刑,马雄德七年半、郑凤英七年。目前,马雄德被关押在银川监狱,郑凤英被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据悉,马雄德一度被迫害的走不成路了,走动必须得扶着墙。

2、王相臣遭受的迫害

王相臣,今年六十四岁,王相臣,原系宁夏银川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职工。七十年代就得了严重的肠胃病,折磨了他近二十年。他家族有遗传的心脏病,一九九三年的时候,王相臣发作过一次心脏病。由于几十年受邪党文化的灌输洗脑,追名逐利、争争斗斗,致使他身心俱损。

一九九八年八月初,王相臣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肠胃病很快痊愈了,心脏病再没发作过。修炼后,他才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是多么美好,每天沐浴着佛光,按真、善、忍做人,逐渐淡泊名利,不再和人争斗,一下活的轻松、快乐、充实了。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十八年多的迫害中,他曾五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两年,他被非法劳教后,遭单位强行解除劳动合同。他妻子罗新平曾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中。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王相臣遭非法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宁夏第一劳教所(现改为第一戒毒所)遭受的迫害:

“严管班”:王相臣被囚禁在一大队入教中队新成立的“严管班”里,其实就是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牢中牢”,由五个吸毒犯:王建军等人昼夜监视,不许到其他监室,活动范围是从房间到卫生间,包夹还跟着。管教魏新生时不时派人把王相臣叫醒“谈话”至深夜,并不断给包夹开会施压,让对王相臣严管。发现包夹不积极迫害就换掉,前后换了六、七个。

一天早上,王相臣想活动活动,就压了压腿,包夹班长马上报告给魏新生。魏新生到监舍不由分说,责令四个包夹将王相臣连推带拉的带到旁边的房子里,往“老虎椅”推拽。他们惯用的办法就是将人铐在“老虎椅”上面,用电棍电击。王相臣竭力反抗,过程中“老虎椅”被推倒了。魏新生气急败坏地扑上去,用电警棍电王相臣,几个包夹在周围把他按住不让动。

事后,王相臣强烈要求包夹班长向大队反映,要求见劳教所的负责人,一个多月未有回音。魏新生得意洋洋地对王相臣说:想越过我向上反映没用,共产党发给我们电警棍、铁椅子,我们使用就是合法的。现在好多了,过去都是用洋镐把、胶皮管子打。我们这有个规矩:干警就是做错了也是对的!

有一次,在“集中训话”现场,王相臣因为列队时动作迟缓,被打手当胸重击了两拳。

“转化”迫害:有段时间,魏新生出去学习了。他回来上班后,立即召集包夹开会。第二天上午,魏让包夹把王相臣推至电教室,魏新生粗暴地在他身上搜来搜去,把他衣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扔到地上。王相臣说:希望你能尊重人!魏恶狠狠地揪着他的衣领,一边使劲甩他一边骂:你×××,不看你年龄大早收拾你了!然后让包夹把他按在凳子上,强迫看那些造谣诬陷法轮功的新闻。此后,每天都把王相臣推到电教室,上午看诬陷的电视,从中午“坐小板凳”至晚上十二点,几天后延长至次日两点。期间,王相臣一合眼几个包夹就推搡摇晃。这样“坐小凳子”、“熬鹰”迫害了一个月,王相臣精神恍惚,臀部疼痛、溃烂,两腿不会走路了,上厕所都得扶着墙走。

王相臣被关押在劳教所期间,因遭受迫害出现过一次严重的心脏病的症状,牙齿掉了两颗,其他牙齿都松动了,后来几乎掉光了;精神恍惚、体重严重下降、身体极度衰弱,每天脱衣服时都有很多皮屑,后期更严重。

二、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的六十三人

宁夏六十三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见附表二):蒋红英、张晓萍、席华、李金花、朱琳、罗新平、顾静洁、张淑芳、范慧明、申冬梅、冯建英、王丽芳、陈玉兰、水雪芳、易淑珍、丁樱、隆竹云、窦建梅、黄淑媛、王晓慧、杨桂芝、叶松青、汤锦华、王雅丽、孙喜凤、艾冬萍、冀金凤、杨莲、王玉香、单季宁、曹桂兰、苏青玲、朱海燕、崔薇、王红仙、马晓凤、陈淑慧、戴玉珍、张玉芳、严英、张利芳、张君琴、郑凤英、不知名、钞锦佩、杨洁、张凤娥、刘晓宁、王彩萍、穆志宏、谭秀霞、莫惠萍、杨田云、李爱玲、李兰凤、何爱芝、王丽、单金兰、张桂英、杜玉兰、王建英、刘翠梅、王燕英。 。

其中:蒋红英、水雪芳、易淑珍、单季宁、崔薇、杨洁、谭秀霞、王燕英、隆竹云等九人遭非法劳教二次,张利芳遭非法劳教三次;青铜峡市铁淑芹的女儿和石嘴山市王丽是在北京遭非法劳教的、张淑芳是在南京遭非法劳教的;水雪芳(第二次)、陈淑慧、单金兰是所外执行;蒋红英、张晓萍、席华、李金花、朱琳、罗新平、顾静洁(监外)、单季宁、曹桂兰、苏青玲、朱海燕、戴玉珍、郑凤英、杨洁、张凤娥、穆志宏、谭秀霞、莫惠萍等十八人曾遭非法判刑。

苏青玲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苏青玲,女,今年四十九岁,原系宁夏永宁县杨和乡林管站工作人员。从小多病,十二岁时患上了严重的癫痫病,脊背上动过六次手术。后来又患上了软骨病、严重的神经衰弱等。

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癫痫不再犯了,慢慢地其他病也都好了。她按“真、善、忍”的标准为人处事,变的自信乐观、善于助人了,在单位不和人计较,勤勤恳恳、吃苦耐劳。她高兴地逢人就讲修炼后的变化、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和,苏青玲被绑架、抄家,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三年、判刑两次,一次三年半、一次四年;被迫离婚、被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苏青玲被非法绑架、关押在银川看守所八个月,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宁夏女子劳教所一大队。

刚到劳教所,狱警、在押人员轮番上阵持续一个星期昼夜和苏青玲“谈话”、不让睡觉逼迫“转化”、逼迫写“三书”。写完“三书”后的第二天,苏青玲的癫痫病犯了,在劳教所一大监室昏过去了,把全队的人都吓坏了。此后,在劳教所苏青玲的癫痫病时有发生,狱警不得不把她留到一大队监区打扫卫生不出外工。

在非法劳教期间,苏青玲还被逼迫超时干奴工:拣脱水菜、剪葡萄条、拣豆角等。

二零一六年九月初,苏青玲、曹桂兰再次被非法绑架、抄家、批捕,后来两人被判刑,刑期分别为四年、两年半,目前两人被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

三、二人遭迫害致死、一人遭迫害致残

宁夏法轮功学员钞志明遭劳教等多种方式迫害,旧病复发,含冤离世;张玉芳遭宁夏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残,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张淑芳遭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迫害罹患肺癌等严重疾病,回家后离世。

1、钞志明,男,原为宁夏国营灵武农场飞龙企业联合公司经理,因患脑血栓,无法正常上班,提前病退。钞志明还患有胰腺炎、萎缩性胃炎、关节炎、慢性胆囊炎和气管炎等病。钞志明的老伴朱秀英也因患严重的妇科病、糖尿病病退在家。

一九九七年钞志明和老伴朱秀英相继得法。修炼后,老俩口身体上的病痛全都消失,医药费省下了,两个人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更为神奇的是,原本一字不识的朱秀英后来竟能通篇阅读《转法轮》,还曾作为宁夏唯一的学员在兰州法会上发言交流。所有这一切坚定了老俩口修炼大法的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钞志明、朱秀英屡遭迫害,旧病复发。

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前一天,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李明、灵武农场派出所马跃林、保卫科曹居祥为首的十余人闯入钞志明家,全然不顾朱秀英正处于糖尿病病情恶化、生活不能自理的状况,在钞志明身体尚未恢复的情况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钞志明绑架至宁夏第一劳教所,同时还将其小女儿钞锦佩和钞锦佩年仅一岁八个月的孩子绑架、挟持到公安局。

钞志明被劫持到劳教所后,不断地呼喊“法轮大法好”,劳教所一个吴姓恶警将其双手斜铐在高低床上,不能站、不能坐、更不能睡。不久钞志明右半身再次瘫痪,说话口齿不清,手脚麻木、大小便失禁、身体消瘦,血压高达240-250.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在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将钞志明送回家中。

多次的迫害使钞志明夫妇身心备受摧残,朱秀英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去世。钞志明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2、张淑芳,女,企业退休人员。以前患偏头疼、坐骨神经疼、乳腺炎、乳腺增生等疾病,中医、西医,打针吃药,练其它气功都不起作用,还曾皈依过佛教。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三日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一年的时间,身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她的姐姐张玉芳、妹妹张兰芳、张利芳、大姐夫徐耀珍、外甥女徐燕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二零零八年五月,张淑芳在南京被绑架劳教,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遭严酷迫害,出现严重的病态,经当地医院检查罹患:肺癌、胆管毒素、高血压,走不成路,人严重变形。劳教所看她快死了,怕承担责任,才办了所外执行,让她回家了。

张淑芳回到宁夏养病期间,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国保大队警察及居委会、办事处人员等多次到家中骚扰、抄家,还两次被绑架。因恶人频频骚扰抄家、监视迫害、绑架,致使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旧病复发,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在南京市儿子家中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3、张玉(毓)芳,女,今年七十三岁,宁夏灵武市防疫站退休干部。因坚修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二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宁夏女子劳教所。

张玉芳关押在劳教所期间,每天干十几个小时高强度的奴工,致使她血压逐渐增高。她还遭受了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行洗脑迫害。大致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全封闭式,约一个月时间,关在监室里,二十四小时被“帮教”严密监控;强迫看洗脑材料,写笔记心得,思想汇报。第二阶段是半封闭式的,约一个月时间,强制观看侮辱大法的录像,每天写“认识”。第三阶段是巩固阶段,逼迫“转化”、写“三书”,并对关押人员威逼利诱,强迫互相检举、揭发等。 张玉芳在这样的高压迫害下,血压升高至200多,出现脑血栓症状。她卧床不起五天,劳教所才将她送到宁夏武警医院,在医院一天一夜没治疗又拉回所里。当时劳教所开“揭批大会”,管教逼迫她站起来发言,她刚站起来就昏迷跌倒了。后来送到医院治疗了一个月,还是落下半身瘫痪的后遗症。至今依然生活不能自理。迫害她的管教是张晓燕、马莉。

四、曾被劳教 目前仍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

曾被劳教,目前仍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共九人,其中:男性四人,女性五人:

1、银川监狱(男):三人
马雄德 七年半
孙 磊 三年
谢毅强 三年半

2、青海省的监狱(具体不详):一人
胡建才(男) 七年

3、宁夏女子监狱(女):五人
郑凤英 七年
罗新平 四年
单季宁 三年
曹桂兰 二年半
苏青玲 四年

五、曾被劳教 目前仍关押在银川看守所的二人:

1、法轮功学员谭秀霞去年十一月遭绑架,非法开庭后无消息。银川市金凤区法院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对谭秀霞、徐润叶非法庭审。谭秀霞聘请的辩护律师从当今的法律角度,阐述了现行所有法律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修炼法轮功违法;指控中没有当事人破坏了哪一条法律实施的举证,更没有当事人危害社会、团体、个人的任一指控;因此指控当事人“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罪名不成立。谭秀霞当庭讲述了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是佛家修炼大法;并高声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徐润叶讲述了自己患乳腺癌一侧全切除的经历,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逐渐无病一身轻松、目前很健康。

2、法轮功学员隆竹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和女儿孙芳芳到银川火车站乘坐前往上海的列车时,遭非法搜身。因她们随身携带了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抄家,她们母女共同经营的十字绣店也被抄。当时在店内上班的隆竹云的二女儿孙园园也被绑架、抄家。因孙园园孩子在哺乳期,办了取保候审后回家。九月份隆竹云和孙芳芳遭非法批捕,目前两人仍被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

隆竹云,今年五十二岁,个体经营者。以前患有严重的头痛、鼻炎、乳腺增生、肠胃病、且经常手脚麻木,动辄感冒,每个月医疗费都得花近千元。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短短的几个月这些病全都好了。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隆竹云屡遭绑架、抄家、拘留、关押、劳教等迫害,家人也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她母亲不堪折磨已经离世,她丈夫和女儿都承受了别人无法想象的磨难。

隆竹云两次遭劳教迫害情况简述:

二零零零年八月,隆竹云被非法绑架,当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宁夏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的管教和犯人张口闭口说的都是污言秽语,行为都是变异、丑恶的。隆竹云被两个吸毒犯二十四小时“包夹”:上厕所要打报告且“包夹”跟随;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能说话,说句话就会被“包夹”破口大骂;打饭都跟着,或者她们给打;干奴工捡活性碳双手和脸黑糊糊的;寒冬腊月洗澡、洗脸都是冷水。一次,劳教所开大会,管教怂恿犯人诽谤大法,一个吸毒犯上台念诬蔑大法和法轮功师父的发言稿。隆竹云站起身准备抗议,当即被身边的犯人和管教,一哄而上,毒打、电棍电、将她扯出会场外。她被电棍电的全身发抖、冒火光,之后被罚面壁、写检讨、加教三个月。

二零零二年八月,隆竹云和女儿孙芳芳被非法绑架。孙芳芳关押了十五天后,警察勒索三千元。交钱后警察不给开收据,隆竹云家人一再坚持,警察无奈退了一千五百元,还有一千五百元就被警察私吞。当晚隆竹云从朔方路派出所走脱,流离失所期间再次被绑架关押到了宁夏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隆竹云再次遭受“转化”迫害:每天强迫“学习”中共宣传“假、恶、斗”的一些书籍和诬蔑大法的材料;不定期召开大会,蛊惑吸毒人员诽谤大法,逼迫法轮功学员附和。经常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电视,灌输党文化。

六、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按所在地区分类

1、银川市(三区):五十七人

男性二十七人:赵玉虎、马智武、谢毅强、王玉柱、陈雪英、蔡国军、郑永新、赵林、李仕林、卢伯华、秦永顺、王相臣、丁乾、王玉周、许庭权、窦建勇、温玉龙、宋憬、张治苍、田玉成、彭坤、白国栋、朱永华、李晋宁、李天元、林建贞、刘海勋。

女性三十人:蒋红英、张晓萍、席华、李金花、朱琳、罗新平、顾静洁、张淑芳、范慧明、申冬梅、冯建英、王丽芳、陈玉兰、水雪芳、易淑珍、丁樱、隆竹云、窦建梅、黄淑媛、王晓慧、杨桂芝、叶松青、汤锦华、王雅丽、孙喜凤、艾冬萍、冀金凤、杨莲、王玉香、单季宁。

2、永宁县:十一人
男性四人:伍新阁、姚青海、吴尚成、任春田。
女性七人:曹桂兰、苏青玲、朱海燕、崔薇、王红仙、马晓凤、陈淑慧。

3、灵武市:八人
男性五人:钞志明、白斌、白涛、徐耀珍、龙宝。
女性三人:戴玉珍、张玉芳、严英。

4、固原市:七人
男性五人:、张四喜、毛敏悟、李强、王海荣、黄学义。
女性二人:、张利芳、张君琴。

5、吴忠市:七人
男性四人:马雄德、张亮、张晓东、高兵。
女性三人:郑凤英、不知名(铁淑芹女儿)、钞锦佩。

6、中卫市:五人
男性一人:孙建锋。
女性四人:杨洁、张凤娥、刘晓宁、王彩萍。

7、石嘴山市:二十五人
男性十二人:胡建才、乔建辉、孙磊、杨修田、李继鑫、张明、杜光明、孙连弟、张晓宁、李新建、孙建宁、王爱军。
女性十三人:、穆志宏、谭秀霞、莫惠萍、杨田云、李爱玲、李兰凤、何爱芝、王丽、单金兰、张桂英、杜玉兰、王建英、刘翠梅。

8、不确定地区的:一人
女性一人:王燕英。

附表(下载(39.8KB)
一:宁夏男性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劳教情况
二:宁夏女性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劳教情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