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警察对武晓红酷刑逼供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武晓红,因坚守信仰,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文化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遭酷刑逼供,之后被非法判刑,遭七年冤狱。

当时警察把武晓红按坐在地上,与铁椅子背靠背,把她双手从铁椅子背的两个窟窿伸过去反铐,双腿抬起,身体悬空,猛抻,猛按双臂;武晓红被酷刑折磨最痛苦时,她躺在地上,警察王红军蹲在近前:“怎么样?还不说吗?”

韩岱、王红军等几个人一起上,将武晓红双手双脚反捆在一起,用大粗木桩将她抬起来,她脸朝地,有人还两次按她的腰,全身下坠痛苦万分。

武晓红在看守所因不穿号服,被一群犯人暴打,被手铐脚镣反串,不能自理,日夜疼痛,无法入眠……

下面是武晓红女士自述遭迫害经过:

我是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武晓红,九七年有幸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内心里知道法轮功好,坚持修炼。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正在店里上班,文化路派出所一群警察翻抄店铺,将钱、包、钥匙抢走,还用我的家门钥匙到家抄家,当时把婆婆吓得心脏病犯了。他们用警车将我带走,下车时将我脸蒙上,锁在一屋里的铁椅子上。

当夜,我呼吸急促要窒息,他们将我拉到附属二院,用担架抬去吸氧气、打针抢救。

回到文化路派出所后,他们把我按坐在地上,与铁椅子背靠背,双手从铁椅子背的两个窟窿伸过去反铐,双腿抬起,身体悬空,猛抻,猛按双臂,逼我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

我说:“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你这是啥地方啊?我来,能让她们来吗?”

我在派出所被酷刑折磨两天,两次上刑,两次去医院抢救。被酷刑折磨最痛苦时,我躺在地上,派出所头儿王红军蹲在近前:“怎么样?还不说吗?”我说:“你们如此对我,于心何忍?”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第三天我被送到齐齐哈尔市看守所。到看守所,见我病情严重,呼吸困难,拒收。又去医院检查、打针后送回看守所。我天天炼功,犯人制止劈头盖脸的打,罚站。

七、八天后文化路派出所警察韩岱等四人来非法提审,所谓的证据根本就与事实不符。

几天后韩岱等四人又来外提,将我脸蒙上,拉到一个地方,进一个大屋子,中间隔着铁栅栏,我被弄到里边坐铁椅子,外面一群人。

韩岱介绍说:这是市里610某某领导。这个人威逼利诱,让我提供法轮功学员信息。

下午,韩岱、王红军等几个人一起上,将我双手双脚反捆在一起,用大粗木桩,将我抬起来,我脸朝地,有人还两次按我的腰,全身下坠痛苦万分。他们利诱我出卖法轮功学员,说:说出还立功呢!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我被送回看守所。我和李瑶光不穿号服,被一群犯人暴打,李瑶光替我挡,我俩被手铐脚镣反串,不能自理,日夜疼痛无法入眠,几天后摘掉刑具。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们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建华区法院非法判刑,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穿后刑”——将人双手背铐、双膝下跪、双脚戴脚镣,同时将手铐、脚镣用铁丝最短距离串起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穿后刑”——将人双手背铐、双膝下跪、双脚戴脚镣,同时将手铐、脚镣用铁丝最短距离串起来

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我被弄到九监区,我被罚坐小板凳,坐在地中间。

第三天道长给我读邪悟言论,放“自焚”等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我在那里身体一直虚弱,心率不齐。“攻坚”迫害四个月后又将我转到十二、十一监区妄图转化我,我始终坚守对法轮大法的正信。

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历经六年的非法监禁终于获释回家。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即便这样,还得支撑着靠打工维持生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