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男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省报道)山东男子监狱十一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监区,不仅隶属于监狱,还隶属于山东省六一零,十一监区的另一个名称是山东省×教转化中心,也就是说十一监区是迫害法轮功的一个中共党务系统下的洗脑中心。

山东男子监狱十一监区的狱警安排、利用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那些刑事犯,有被判死缓或无期的杀人犯,有贪腐被判无期或刑期很长的职务犯,有刑期很长的金融诈骗犯,有贩毒吸毒罪犯,有暴力行凶罪犯,有强奸犯,有偷盗犯抢劫犯等等,他们为了尽快减刑而心甘情愿被利用。

一、流氓式的精神迫害

法轮功学员一旦被迫害进监狱里,首先就是被关押进一间没有法轮功学员只有刑事犯的房间里面被孤立起来。那些刑事犯是没有道德底线的,警察让怎么干就怎么干,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颠倒是非时所使用的流氓逻辑,因为有自身减刑的直接利益和共产邪党背后的撑腰,语言与行为都非常低下。

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邪党制作的洗脑录像,逼迫看原十一监区长李伟和原山东男子监狱长齐晓光编写的污蔑法轮大法的书,他们刻意歪曲法轮功经书原意,逼迫法轮功学员承认自己有罪等等。只要法轮功学员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该学员日常生活中的任何言行都可以被歪曲、被上纲上线批判,即使不谈及法轮功也是如此,以此达到孤立和精神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有一个事情很能说明问题。二零一七年初,三楼楼道里传来争吵的声音,很多人都探出门口了解原由,这时只见薛清海站在门口对大家说:你看彭太孔刚从医院里回来,医生特意嘱咐吃饭不要超过一个半,警察告诉我控制他吃饭,他今天吃了一个半了还想吃,我不让他吃了他还有意见。同时他还说了其他一些贬低彭太孔的话。可事实是医生嘱咐彭太孔每顿饭不要吃超过一个半馒头,而那天中午吃的是包子。一个半馒头再加上一份菜至少相当于三个包子,而薛清海只让彭太孔吃一个半包子,彭太孔根本吃不饱。这不仅仅是一个欺负人的问题,从中我们看到警察利用的这些刑事犯流氓式的逻辑,他们在强迫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时候就是表现的这样无赖。而薛清海还振振有词的站在门口宣扬自己怎么按照警察的指示和医院的嘱咐办事,根本认识不到自己这种流氓无耻行径。

他们按照警察的指使对法轮功学员洗脑时说咱们“交流交流”,可是这种“交流”,不允许你有自己的思想,只能接受他们的灌输,否则你就是不接受教育。他们强行灌输邪党的那一套歪理邪说,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本来是做坏事,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的,他们却说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帮助”。有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他们日复一日的摧残折磨违心的写了所谓不修炼‘保证’,还要被迫感谢他们的“帮助”和“教育感化”。总之,流氓都让他们耍尽了。

二、邪恶的摧残手段与无形的迫害

对于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那些刑事犯则在警察的指使下一步步实施更加严厉残酷的迫害。

先看前几年的两个案例:

吕震
吕震

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吕震,一九七六年生人,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品学兼优的学生,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非法枉判十一年劫持到山东省监狱。二零零九年六月初,时任监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狱警陈岩等指使罪犯对吕震严管迫害。罪犯谢晓刚、李大鹏、蔡和杰、李大刚、李鹏、张登云、周云龙、李宏祥等把吕震关进严管室,对他拳打脚踢,大打出手,使尽各种酷刑和招数,吕震昏迷后用凉水泼醒再打。一连迫害十几天,最后将奄奄一息的吕震的双手双脚捆绑一起,头朝下,脚朝上吊挂起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倒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倒挂”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晚,吕震被酷刑摧残致死,其情景惨不忍睹,令人发指,吕震死时年仅三十三岁。直接参与迫害吕震的罪犯还有韩小磊、姚云霞、张殿虎、薛小刚、李大伟、曲恒学等。狱警与罪犯为了掩盖其罪行,对外谎称吕震是心脏病猝死。熟悉吕震的犯人都说,吕震从来没有心脏病。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莱芜法轮功学员王子等在二零零五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先被关押在泰安监狱,因为其信念坚定,二零零九年四月被转到济南山东男子监狱十一监区进行迫害。罪犯张风顺、赵岳魁、赵新等暴徒对王子等连续几天迫害,辱骂、体罚、殴打、不让睡觉,用棍棒擀两肋,扒光衣服打生殖器,打全身。每天遭受毒打都不能使其放弃信仰,后来那些刑事犯用竹子制的鞋刷子把,立起来用那个棱刮王子等两小腿的迎面骨,迎面骨的地方是肉皮贴着骨头,王子等被刮的鲜血淋漓,疼的昏死过去。这时那些刑事犯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转化书,拿着失去知觉的王子等的手,按了印泥按下手印。

当然象这种酷刑折磨,自二零一四年以后比较少见了。二零一四年,监区每个房间和过道都安了监控摄像头,并且与监狱大墙外面的司法局等部门直接联网,这样基本没有死角的监控,监狱警察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象原来那样指使刑事犯采用毒打的方式迫害。但不是没有,有时他们在摄像头监控不到的地方还会使出一些毒辣的手段。

淄博法轮功学员黄福堂,六十多岁,二零一七年二月被劫持到监狱,一进监狱就住进监狱医院,在监狱医院治疗期间,警察安排的刑事犯并没有放松对他的洗脑迫害。因为拒绝转化。四月,监狱十一监区五楼二十六组包组警察陈建明指使刑事犯张少青、吴勤涛、马登州等人对黄福堂实施迫害,用抹布堵嘴、用约束带、绳子把黄福堂捆绑在椅子上,避开摄像头把他关在澡堂里长达十五个小时。

当然,大多数时候狱警都是指使刑事犯采用更加隐蔽的冷暴力犯罪,以此折磨法轮功学员。通常采用的方式是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小板凳是那种随便就能买到的塑料凳,三十多公分高,被关押在里面的人每人一个,平时可以坐着看书或者看监狱安排的录像。对法轮功学员来说之所以成为刑具,是因为,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一个姿势坐着不动,双手扶在膝盖上,腰板挺直,还要被强制眼睛看着邪恶的洗脑录像,最初是一天八小时左右,以后就不断延长时间,甚至中午不让休息,晚上可以延长到九点、十点、十一点、十二点,甚至凌晨三点左右都有可能,日复一日。他们管这叫温水煮青蛙。而那些刑事犯则轮着班的休息,有时晚上还能领到方便面补助。

心理学家讲述的一个例子可以帮助理解这种冷暴力的残酷程度。在心理学家讲述的例子里,是让一个人站在一个水龙头下面,水龙头一滴一滴的水,滴在这个人的头上。就是这么简单。开始这个人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有一丝清凉。可是随着时间的延长,水滴不断滴在头上,最后每一滴水滴滴在头顶上就象一个重锤砸在头上一样。

坐小板凳就是这样,坐着,这不是折磨吧!可是这个上身的重量日复一日的压在臀部那个部位,为了不让你起来,甚至喝水吃饭都可以喂你。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喝水被严格控制。八小时他们达不到邪恶的目的,可以不断延长时间。一天达不到邪恶的目的,日复一日无休无止。就是这样坐着能使臀部和两腿肌肉坏死,把臀部坐烂。大家不是知道一直躺着的人会生褥疮吗,道理是一样的。

很流氓的是,他们一边折磨着你,一边还劝你注意身体健康,好象很关心你的样子。医院建议不要坐时间太长就起来活动活动,可是连监区正常的课间休息和中午休息都被取消了,甚至晚上不断延长时间被强制坐小板凳。

光坐着还不能达到折磨的目的,那就看洗脑录像,还有一拨一拨的刑事犯轮番的流氓逻辑“交流”灌输,在你身体承受痛苦煎熬的同时折磨你的精神,让你情绪激动,最终崩溃。

这是一种杀人不沾血的迫害,把人折磨死了,都很难找到证据的。监控录像在,在录像里面有毒打吗?没有吧。有谩骂吗?没有吧。可是多少人被以如此的方式折磨出心脏病来。

青岛法轮功学员杨乃健被如此折磨,两度被诊断出心脏病,第一次在监狱外面的警官医院就诊一个多月,再回到监区时看到有气无力的样子,双手扶着楼梯把手艰难的往上走。

潍坊法轮功学员杨峰被折磨的心房乱颤,心律不齐,同室的人给他号脉,脉搏一度达到五十几下,躺下胸口憋的喘不动气。

德州法轮功学员魏乐生,进监狱时被查出脑梗,住进监狱内部医院。在正常情况下,我们都是尽量让病人得到休息,保持心情舒畅。可是,警察恰恰就是利用他身体状况不佳、心绪不宁的时候实施进一步的精神迫害,他们安排那些刑事犯在医院对其洗脑转化。

东北法轮功学员黄敏,原佳木斯大学电子工程系讲师,七十多岁高龄,被非法判刑二十年,被反复折磨,遭受各种迫害,严管、蹲小号、每天坐小凳子、不让睡觉,指使邪恶帮教及包夹犯人采用各种没有人性的虐待办法摧残折磨他,指使一个年少无知的刑事犯摧残黄敏,这个犯人一会坐在黄敏身上折磨,一会坐在肩头上,一会压头顶,挖眼睛,捏鼻子,不让睡觉,或在黄敏刚睡着就突然用工具或大声把他吓醒,长达数月摧残。二零一七年三月中旬,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黄敏突发脑溢血,半身不遂,性命几乎不保,生活不能自理。

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接受被强制坐着,那就是拒绝接受“教育”,狱警就会指使刑事犯采取更严厉残酷的措施迫害法轮功学员。

青岛法轮功学员李浩被强制双手吊起来,不长时间就恶心。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潍坊法轮功学员尹开奎因信念坚定,曾被双手反绑在普通的椅子背上,双脚被绑在椅子腿上,一动不能动。在二零一六年四月,被关小号禁闭二个月,然后送严管队四个月,后转回十一监区又被严管四个月,共计迫害长达十个多月。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烟台法轮功学员安立波,二零一六年四月被送严管队关小号迫害五个多月后转回十一监区又被严管一个月。

禁闭室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不足三平方米的小格子间,阴冷潮湿,在长不到二米的地方,放在地下一个长约一米八米长的床板,上面一床潮湿布满泥土的破被子。每天送被关的人一个馒头一小纸杯水。

如果说坐小凳是一种冷暴力,无形的迫害,那无形的迫害远不止这些。整个迫害法轮功的十一监区就是根据人的心理刻意设计出来的一个迫害环境。

首先,十一监区与其它监区是隔离的。房间设计与其它监区也不同,其它监区在房间里面可以透过玻璃看到监狱的小广场或者监狱外面的景象。而十一监区房间的窗子是被又一层百叶窗阻隔了视线的,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从心理上就造成一种沉闷与压抑。

其次,初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在只有刑事犯人的房间,任何言行都可以被挑刺、诋毁,精神上被孤立。那些刑事犯做转化洗脑时,门和窗都是被用布或纸遮挡起来的,刻意制造一种封闭恐怖的环境。里面发生什么只有当事者知道、警察在监控里看到。

警察安排刑事犯转化法轮功学员,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侮辱诋毁等精神折磨,那些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有“教育”特权。即使违心转化,也要时刻处于被监控之下,警察安排刑事犯做包夹随时监视每个法轮功学员一举一动。

法轮功学员每个月必须写总结,对法轮功学员要求必须包含几条内容,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加深迫害。

那些刑事犯打电话,只需要填一下表格注明什么时间打就可以,而对法轮功学员,则必须每个月写申请,还需要注明接听电话一方炼不炼法轮功,申请有一定格式要求。刑事犯每个月可以打两次电话,法轮功学员每月只能打一次。无论是次数还是另外写申请,其实都是对法轮功学员歧视,尤其是申请内容的要求更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刑事犯可以打饭打水,出房间比较随便,而法轮功学员严禁出房间门,除非被特别允许。打饭打水一是可以活动活动,二是可以走出楼门呼吸新鲜空气、放松心情,警察为了达到不让法轮功学员相互联系的目的,甚至打饭打水都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参与。

如果与家中亲人有信件往来,法轮功学员的信件都要受到严格审查。临沂法轮功学员王文忠,二零一七年三月收到家中来信,因信件中有警察不愿意看到的内容,就给撕毁信件,三月十二日,王文忠因精神压力过大突发脑溢血,生活不能自理。

整个监狱监管区四面是建筑物,中间是小广场,本来是一个“口”字状。可是迫害法轮功的十一监区是山东省六一零利用纳税人的钱单独修建的一栋建筑物,出现在四方院落的南面,如果按照上北下南的方向,那就是在“口”字下面多出一个东西,整个监管区就变成一个倒立的“凸”字状。进入监管区之后还要紧贴着西墙往南走,通过和南面建筑物之间的一个过道才能看到十一监区。就象六一零称自己是保密单位见不得人一样,迫害法轮功的十一监区就象正常社会的监管机构的一个毒瘤,它本身就建在一个相对隐秘的地方,对外掩盖着它的罪恶。

三、狡猾的粉饰掩盖

这么些年来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不断的给监狱邮寄真相信,很多人知道这样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犯罪,可是他们就这样麻木的干着,同时又极力掩盖自己的罪行。

自从王文忠、黄敏脑溢血后,十一监区极力推脱责任,不提在监区里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精神和肉身的迫害与常年不准自由出房间封闭邪教式的管理,反而多次叫法轮功学员苏文、于春强、徐保真、尹向阳、时文良、王忠实、王广伟、刘兴武等人写所谓“保证”,给黄敏录音录像,想以此证明“说服教育”没有采用暴力,抢救及时。同时把责任推向法轮功学员,说炼功不吃药,借机宣扬邪党的一套歪理邪说。

他们看到明慧网上揭露迫害杨峰的文章,为了掩盖迫害事实,给杨峰安排各种场景录像,妄想以此证明杨峰在里面如何正常的生活。本来法轮功学员不被允许打饭,有一天为了给杨峰录像,刻意让杨峰去打饭。看着杨峰晃晃悠悠虚弱的身体随时有倒下的可能。

他们为了粉饰迫害,在十一监区搞文化监区,各层楼都被装饰上名人名言或者传统文化书籍中摘抄的只言片语。对内对外宣扬好象他们在遵循着传统文化、占据着正义,其实他们歪曲和利用着传统文化在掩盖迫害。他们甚至都不敢让法轮功学员单独在一起交流沟通,哪怕是谈论谈论真正的传统经典,发表发表自己真实的见解。

他们还教法轮功学员练习八段锦,一方面破坏法轮大法给法轮功学员下的修炼的机制,因为法轮大法讲究修炼要不二法门;一方面对外宣传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面如何得到身心的健康锻练。对此也都做了录像保存,甚至请社会上电视台也录了像,利用电视台对外欺骗民众、掩盖监狱的罪恶。

四、警察和刑事犯是真正的受害者

那些警察恐怕很多人都读过法轮功书籍,只要是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会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纯正,可是他们还是执意执行上级的命令或工作安排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他们首先就得在内心说服自己,自我洗脑。

郑杰,山大哲学系马列专业毕业,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二零一七年上半年新提的十一监区副区长,专门负责安排人员迫害法轮功。在他的心目中那些刑事犯是什么,是社会渣滓。在他这个邪党的党员眼里,他认为法轮功学员是所谓“思想问题”。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关押。稍有常识的人也知道“思想问题”不是犯罪,郑杰这个山大毕业的本科生不会不知道吧?!那么他为什么要利用那些他眼里的社会渣滓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呢?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会这样吗?

警察如此,刑事犯更是被安排利用。要想把他们利用的得心应手,首先也得对他们洗脑。那些刑事犯进入十一监区的头一件事就是被安排观看那些共产邪党编造的诋毁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和书籍,十天半个月的学习,最后还要考核,他们又看不到大法书籍,没有一个对比,所以他们直接就接受了邪党的洗脑,然后利用那些被灌输的毒素和混乱的逻辑,结合自己本来不光彩的生活轨迹总结出来的恶劣经验,就开始强制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精神迫害。那些刑事犯本来就是犯了罪才被判刑的,可是为了早出去那么几天,不惜自愿接受洗脑,还要被利用迫害大法、迫害修炼的人,甚至日常生活中的言行都变的更加思维混乱、理性不清。

无论是监狱警察还是那些刑事犯都是在真正的犯罪,《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现政权也以各种方式表明立场,如果是这样,那么非法的判刑以及被强行剥夺自由后的洗脑迫害,即使按照当今中国法律,那不是犯罪吗?那些实施犯罪者将面临什么结局呢?

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希望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执迷不悟,别再助纣为虐,不要象机器人一样任人摆布。中国一句话叫:兼听则明。多听听不同的声音,多了解了解大法真相,善念可以改变着自己和社会与未来。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一直在看着你们。

实施迫害的责任人:

区长:孙鲁光、李志强;教导员:张伟;副区长:郑杰、任光波
原区长:李伟(2017年初到狱医院);原教导员:陈岩(2016年初到狱事务)
被利用的部分刑事犯:张少清、张新太、尹军、吴金大、史光兴、吴克军、夏立春、张希波、鞠勇、薛清海、车淼、綦东兴、吴勤涛、马登州等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