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市芙蓉区610李增欣遭恶报猝死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长沙市芙蓉区610副主任李增欣,于二零一四年,突发脑溢血(一说为脑梗)猝死,时年五十九岁,仅差一年退休。李增欣的猝死,令许多认识他的人震惊,而这正是他长期以来追随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报应。

李增欣是中共部队转业军人,北方人。“610办公室”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自二零零一年起,李增欣长期担任长沙市芙蓉区610办公室副主任一职,后任芙蓉区610办公室主任科员。

十多年来,在中共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驱使下,李增欣伙同长沙市芙蓉区610前后两任头目王阳春、翦新华及历任芙蓉区政法委书记,卖力迫害法轮功,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共数十人次,另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无理开除公职,致使众多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工作与正常生活秩序遭到破坏,个人及家庭经济损失难以计数。

十余年中,不完全统计,在遭芙蓉区610直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已知至少有蒋丽英、何应清、潘得益、刘国荣、连滔滔、赖金明等六人先后含冤离世,此外,还有未修炼的谭荣华(法轮功学员谭觅觅的父亲)、李建煌(法轮功学员赖金明的丈夫)等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因这场迫害所带来的身心伤害,而患病过早离世。

二零零一年一月,芙蓉区610、区政法委在位于长沙市芙蓉区火星镇的常德卷烟厂驻长沙办事处顶楼开办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学习班”),李增欣为该洗脑班三位主要负责人之一(另两人是时任芙蓉区610办主任的王阳春与时任芙蓉区政法委书记的王曙光)。

法轮功学员被从各自单位、家中(或劳教、冤狱期满)绑架到芙蓉区洗脑班后,被囚禁在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由专人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毫无人身自由,不“转化”(即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就长期关押不放或送劳教。

从该洗脑班成立至停办的三年中,先后劫持了陆第甲、刘佩兰、龚湘晖、陈桂兰、潘得益、何应清、柳荣华、连滔滔、任立云、曹志敏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陆第甲、刘佩兰夫妇与儿媳龚湘晖被非法关押两年多,何应清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芙蓉区610还与何应清所在的单位湖南省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合谋,将何应清非法劳教。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何应清遭受了种种令人发指的折磨,出来后,仍被所在单位严密监控,身心饱受严重摧残的她,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

李增欣、王阳春等人不仅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在精神上施加各种压力摧残学员,而且还在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克扣他们的工资。

在该洗脑班成立的最初三个月,芙蓉区610向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每月索要4500元,后来改为每月1000元。陆第甲被非法关押期间,每月有九百元的工资被芙蓉区610克扣,连工资存折也被扣在610不法人员手上,被非法关押近两年,共被克扣工资两万余元。任立云是长沙市曙光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内退职工,被关押期间,没领过一分钱工资,全被克扣;连滔滔的家人则被索要了两万元“押金”。

与此同时,李增欣、王阳春还利用办洗脑班之机,肆意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将自己的亲友安排在洗脑班做事,领取高额工资,李增欣的妻子当时也在洗脑班谋了一份差事,他们把洗脑班当作吃喝玩乐的好地方,经常在那里打牌赌博、玩麻将,利用公款吃喝,招待亲朋好友。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湖南省610花巨资在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成立洗脑“基地”迫害全省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三月,芙蓉区洗脑班停办。此后,芙蓉区610又积极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基地”。对坚守信仰、不配合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增欣、王阳春则与长沙市610、芙蓉区公安分局勾结,将他们非法劳教,劫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与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进一步实施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长沙市610在捞刀河洗脑“基地”举办又一轮洗脑班。此时,王阳春已转任他职,李增欣与新任上司翦新华狼狈为奸,除了出谋划策外,还亲自带人上门绑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谭觅觅的父亲就是由李增欣亲自上门实施绑架的。当时,李增欣带人到谭觅觅家(谭觅觅与父母住在位于芙蓉区韭菜园的住所)绑架谭觅觅,因谭觅觅不在家,遂不顾家人反对,绑架其父谭荣华(未修炼法轮功)充数。谭荣华在捞刀河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七天以后,才在亲属的强烈要求下,被放回。据悉,谭荣华在被非法拘禁期间,为早日回家,曾违心写下诽谤法轮功的所谓“悔过书”。中共610人员目无法纪、为所欲为的法西斯行为,对谭荣华不仅造成了精神上的恐惧与痛苦,也损害了他的身体健康。谭荣华已于两年前患癌症,不幸过早离世。

湘潭法轮功学员赖金明,退休后,与家人居住在长沙市芙蓉区五一东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下旬,赖金明因向民众讲真相被绑架到拘留所,赖金明的丈夫李建煌前往芙蓉区610了解情况,当时接待他的就是李增欣。在与亲属谈话的过程中,李增欣称自己干这行已有十来年了,言语中满是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仇视。当亲属向其讲述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造成许多冤假错案,前国家主席刘少奇都被迫害致死,不要让历史的悲剧重演时,李增欣根本就不愿听。李建煌提出希望能考虑女儿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需要照顾,放赖金明回家,这时,李增欣态度强硬,让李建煌很担心。长沙市朝阳派出所教导员曹鹏飞原本回复赖金明亲属,对赖金明“拘留十五天”,但是在芙蓉区610的主使下,十五天后,赖金明被非法劳教一年(这是赖金明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赖金明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后,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从劳教所回家几年后,随着外孙的降生,生活负担的加重,被关押期间,留下的精神伤害与现实中仍然持续的迫害压力,导致赖金明精神失常,身体也越来越差,于二零一六年初离世。赖金明离世后,其夫李建煌一直郁郁寡欢,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也于二零一七年上半年病逝,家中仅剩独生女儿一人。

多年来,逢中共“敏感日期”,李增欣不仅指使下辖各街道办、社区人员,上门或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自己还多次窜至法轮功学员家中,以“走访看望”为名,进行骚扰,伺机刺探学员的思想动态,对法轮功学员及亲属施加压力。

李增欣为何如此卖力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究其根源,是其参军后多年受中共的洗脑、灌输,“党叫干啥就干啥”、“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党性”已深入骨髓,导致他除了“在思想与行动上与‘党’保持高度一致”之外,已完全失去了作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是非、善恶与好坏的衡量标准。当“党”把谁视为“敌人”进行打压时,李增欣自然就成了被其利用的迫害工具。

人从事什么职业或许并不完全出于人的主观愿望,在中共江氏集团发动的这场迫害中,在中共的“一言堂”专制体制下,多数公职人员与中共官员,很可能都是在被动与胁从的情况下,在无知中做恶,对民众犯罪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慈悲给世人机会,李增欣生前,曾多次接到海外法轮功学员打过来的劝善电话,他也曾对一位法轮功学员亲属讲:“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上明慧网”,可悲的是,在中共的谎言欺骗下,由于受“党性”禁锢,自始至终抱着对法轮功的偏见不放,李增欣至死也没能真正明白真相。

生命只有一次,人生没有从头来过的机会,一切全凭我们自己把握。守住良知,象前东德守护柏林墙的士兵一样,“把枪口放低一厘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护无辜遭迫害的民众,其实也不会影响到自己个人的什么。希望李增欣的悲剧能让更多中共体制内的官员们警醒,在“执行上级命令”时,少一份盲从,多一份思考,给自己与家人留一条后路。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