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丁俞国被非法关押逾五月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丁俞国是一个难得的好青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要上班的时候,被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警察拦截抓捕、抄家抢劫,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至今已经超过五个月。

丁俞国一九八二年生,浦东金桥本地人,从小品学兼优,个性敦厚。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打压最严酷时期,他识破谎言,明辨是非,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变得健康有活力。更重要的,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坚定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一个好人,邻居亲友交口称赞。

法轮功(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遵循真善忍的精神宗旨,修炼者在修心重德、提高心性的同时加上五套功法的辅助,达到身体与心灵的升华。善良的人都愿意将好东西与大家分享,更不忍看到人们被谎言蒙蔽、在无知中造业,成为可悲的牺牲品。明白了真相与亲身受益的丁俞国,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自费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澄清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这是大善大德之举。

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这样踏实本份的青年实在难得。然而,靠暴力和谎言维系,一贯假恶斗的中共,却最惧怕人们有纯真的心和理性的思考。当得知有一个不在他们掌握的年轻人一直默默无私的讲真相,中共如临大敌。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丁俞国在外企工作,有优厚的薪资和美好的前途,中共却把迫害魔爪伸向了他。非法抄家的时候,不仅所有的文字纸张被洗劫一空,连丁俞国从小到大的相簿也未能幸免。

凭借溜须拍马上位的江泽民,开创了全民托关系走后门、唯利是图的历史大怪象。中共是一个滋生贪腐的土壤,任何的规则和标准一旦进入中国大陆全部失效。在当时的中国,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和不可改变的,只有一件事情例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年,身为国家主席的胡锦涛,也无法帮助自己的大学同窗脱险。哪怕爱子心切的丁俞国父母多方奔走,许多人表示爱莫能助。

同年丁俞国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青年时代的五年堪比黄金,他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却是集几十年中共运动中各种恶毒手段之大成,它的目的只有一个,改变你的信仰,将“真善忍”的信仰从人灵魂中强制剥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基于特殊重点对待,到提篮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会绕过新收犯监狱,直接被分配到 “青中”,这是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每个人被分别关在一个大约1.5米宽2.2米长的小格子里,里面同住的还有一至两名“看管犯”。最常规的迫害方式就是长期面朝墙坐在小板凳上。双手靠膝、双脚跟并拢、腰挺直、眼睁大,除了吃饭、睡觉、解手,每天甚至二十多个小时保持这个姿势,时间长了,臀部就会破烂流脓。另外还有长时间罚站、熬鹰、毒打。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上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提篮桥监狱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性格和弱点,制定“转化”方案,综合运用“车轮战”、“人海战”、“心理战”、亲情攻势、减刑的诱骗等种种恶毒、阴险、狡诈、下流的手段。谎言加暴力循环交替使用,从精神和肉体上一步一步消磨人的意志,让人达到生理心理承受的极限。最后使你不得不“自愿”写所谓的“认错”、“悔过”、“决裂”等背叛内心和良知的东西。如果没有超人的信念、承受力及对中共邪恶本质的透彻,根本不可能坚持。而让一个人明明白白地说违心的话,看着自己的良心死去,没有比这更邪恶的了!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在能为我们所知的不及冰山一角。仅举二例:

赵斌,曾是一名狱医、一级警督,就因为送一个水果篮给他的同学,里面放了一盘神韵晚会光盘,被非法判刑四年。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后,为强制让他放弃信仰,长时间不让他睡觉,仅一个半月就被迫害致死。表面的原因是包夹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导致心脏衰竭。但抢救赵斌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出具的检验报告单上的钾离子含量高达8.3,家属看到尸体额头有啤酒瓶盖大小的印子,疑点重重。

陈军,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善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有次炼功被发现,狱警欧利刚下令对其手戴束缚铐、口缠封箱带,指使看管犯痛殴七昼夜,紧急保外后离世,年仅二十七岁。

瞿延来,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理科奇才。被冤判五年,绝食五年,恶意灌食、约束带、吊背铐、电刑、冷冻、毒打……无所不用其极。他曾数次被犯人在地上拖,肉磨破后露出了白骨。曾被绑在“死人床”上长达七个月。后来他说:“被五根绳子绑在床上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时组成的吗!一小时不是由六十分钟组成的吗!一分钟不是由六十秒组成的吗!我问自己,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没问题!

二十六岁到三十一岁是人生命中最蓬勃绽放的年华。这五年中经历了什么,当时是怎么想的,是怎么走过来的……丁俞国没有和人提起过,包括父母。孝顺的他怕再一次刺痛父母的心吧。二零一三年出狱以后,丁俞国没有怨恨迫害他的人,没有消极沉沦,没有浮躁虚荣,他还是本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他依然平和豁达、乐于助人。中共迫害使他失去了优越的工作,他做起了辛苦、低酬送外卖的工作。

自我和浮躁是现在年轻人的通病。他却对父母长辈特别尊重有耐心。妈妈不熟悉电子产品,他一遍遍教她,不厌其烦。亲戚有困难,他对妈妈说,如果他们不好意思叫他,他可以主动去帮忙的。朋友收入都比他高,可是和朋友在一起,他从不吝啬,总能细心地照顾到朋友的需要。有什么时令的水果,他都能想到给亲戚送去,但是对自己却完全没有放纵和享乐。外卖的工作很辛苦,他每天从家里带饭上班,40多度的天,却灌着七八瓶凉开水随身带着。哪怕现在被迫害在看守所,父母给他存的钱,他几乎不怎么用,而别人有需要,他都是慷慨相助。

但是,中共容不下好人,哪怕你与世无争。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丁俞国要上班的时候,浦东国保伙同高行派出所的警察截住了他,强行检查了他的助动车,什么都没找到。但他们拿出了三封真相信和六张光盘,一口咬定是他散发的。随后国保和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劫走了他的电脑,并强行将他带到高行派出所。家属质问他们:你们有证据吗?凭什么抓人!年轻的便衣国保跋扈地回答:“证据会有的!”

一个如此难得的在浊世中能坚守善良的一个年轻人,却再一次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关押、起诉! 孰正孰邪?到底谁才是邪教?共产党是世界公认的邪教加恐怖组织,中共为了让人相信“党”,摧毁中华传统文化,以各种运动害死八千万人。法轮功叫人信仰“真善忍”理念、修心向善,成为更好的人、身心健康的人,这已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也在社会中得到共识。

更为可笑的是,此次对丁俞国的非法起诉中的一条主要依据是,曾经被判刑。因为有前科,所以要加重处罚。曾经被判过刑就是前科,那文化大革命时期,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被打成反革命,也被判过刑坐过牢,那是不是前科?在明知程序违法、完全没有犯罪事实、错用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还执意对丁俞国作出有罪判决。这本身就已犯下了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诽谤罪,诬告陷害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等。如今又用尚未追诉的犯罪事实作为加重迫害的理由,那是罪上加罪!

纳粹的罪恶是人类史上永远的深痛教训。然而当时的司法人员也是在“法律”的掩护下,“合理合法”地进行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1935年颁布的纽伦堡法在经过缜密且富于逻辑性的“法理论证”之后,使反犹排犹具有了所谓的法律依据,将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和所谓的“社会蠹虫”、“社会渣滓”驱赶进集中营。但是,十几年后这些执法者、参与者反而站在了纽伦堡法庭的被告席上,接受真正法律的正义审判。

但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争也开创了人类历史的先河。2000年8月,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王杰和朱柯明依照中国法律向中国最高法院起诉江泽民、曾庆红、罗干,控告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行。2001年以来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对江泽民等迫害元凶提起了诉讼,阿根廷法院曾经以“反人类罪”向江泽民等人发出逮捕令。2015年5月以来,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实名向两高(最高法、最高检)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因为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案例也是数不胜数。原上海市高级法院副院长邹碧华,正是事业平步青云之时却突发意外,其背后原因真的值得我们深思。

丁俞国,是中国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他们在如今充斥着贪腐、欺骗、毒(食)品、暴力残杀、集团虐童等等的社会中,默默坚持,撑起了一点点的空间,让人们能感受到真实、善良、坚忍,这些人类最初最本质的美好。希望相关人员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能给予他的一点公正,更多的也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可以放心的和孩子尽享天伦,而不是担心她是否在幼儿园有一个不敢启齿的秘密……一个做好人被迫害、讲真话被迫害的社会是可怕的、可悲的!

最后,以一段法轮功学员的心声结束此文。胡志明,曾是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计算机室主任,少校军衔,在提篮桥监狱被迫害期间托人带出的家书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没有参与政治,我只是坚持对‘真善忍’的信念,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我的选择是清醒、理性的,因为‘真善忍’是深藏在我心里与生俱来的最珍贵的东西……我没有虚度时光,你们以后会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永不坠低俗,让真善忍的圣洁之光永驻心中,照彻我义无反顾的路,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恭迎万古的荣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