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车之鉴 望湖北监利县公安人员警醒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最近,湖北省监利县法轮功学员何城、李乐成二人被非法抓捕后在武汉板桥洗脑班(挂牌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遭强制暴力洗脑,刑讯逼供;李大尧、朱春新、王升贵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利县看守所。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谁做了恶事都得偿还。希望以下恶报的例子能警醒仍在参与迫害的人员,立即停止迫害,释放五位被关押法轮功学员,赎回你们的良知才是唯一的选择。也奉劝湖北监利县六一零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多学学法律,不要当法盲,不要打着法律的幌子迫害善良民众,宪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才是真正的在违法。

1、监利县黄歇口镇派出所原所长陈穗农患直肠癌。

二零零零年三月的一天,监利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学法时,陈穗农非法抓捕黄春梅、刘丽平、王翠华等六名法轮功学员,把他们劫持到县拘留所迫害,非法关押了三个月,有的被关三个多月才放人。陈穗农现已遭恶报患直肠癌。

2、监利县容城派出所警察汪有清成植物人症状。

二零零一年二月,法轮功学员胡顺先,刘丽平二人从二看守所走脱,因汪有清认识胡顺先,公安局就派他在交通要道设卡拦截。胡顺先二人从出租车来到十字路口,与汪有清互相都认识,胡顺先紧急之中向汪有清摆了摆手,要他不要作声,让车过去,可汪有清财迷心窍,为了钱竟出卖良心,硬是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后领得一千元钱。不久汪有清出现植物人症状,到医院检查不出病因,现在整天瘫坐在轮椅上,流涎不止,活得不象人样。

3、原公安局国保人员袁文江(音)得小脑萎缩死亡。

袁文江,外号袁矮子,参与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判刑、劳教、拘留,后遭恶报得小脑萎缩,二零一零年死亡。

4、参与迫害县邮政局法轮功学员付自明,公安局原副局长饶飞庭遭双规,原六一零人员姜昌洪患直肠癌,原国保大队长杨帆患心脏病,做了心脏搭桥术。

付自明,男,时年三十四岁,监利县邮政局职工。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付自明携妻子随单位在福建武夷山风景管理区旅游时,在旅游区景点写“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被绑架到武夷山风景管理区派出所。在当地关押四天后,四月二十日,由武夷山所在地六一零通知湖北省六一零,又由湖北省六一零通知监利县六一零去接付自明。监利县公安局派原副局长饶飞庭,原六一零人员姜昌洪,原国保大队长杨帆,还带县邮政局一人(暂不知姓名),去接付自明回监利县。

四月二十二日,监利县六一零突然紧急将付自明的妻子、父亲、姐姐及妹夫等四位亲人强行带往江西南昌一个小镇(记不清是哪个小镇)的殡仪馆里软禁起来,谎称付自明是在火车上上厕所时跳车撞到电线杆上而死亡,还拍了所谓的现场照片给付自明的亲人看,说电线杆上有血、还有头发。逼亲人签字强行火化。亲人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不杀生,不自杀,拒绝签字。后又有亲人匆匆赶去南昌见付自明最后一面,六一零又逼迫一个家族叔叔(非直系亲属)签字强行就地火化。

付自明的亲属们被带到火化炉口告别间,他的姐姐奔过去看遗体时,还离四米多远就被强拉住。其他亲人也不准靠近,只能在离火化炉口四米多远处观看遗体,见付自明的遗体正面躺着,后脑勺贴着纱布;一只眼睛贴着纱布,一只眼睛凹进去很深;胸腹部敞开,腰部贴有纱布,可见腰部有打伤的印迹;腹部非常薄。疑被活摘器官。

当付自明程集镇老家的亲人们听说付自明被迫害死了,迅速赶往邮政局讨说法。守在邮政局的公安便衣,伙同邮政局单位人员当亲人全部劫持到长江假日大酒店软禁起来,后又转到另一宾馆(暂不知是哪家宾馆)共软禁一个星期。期间,六一零人员对亲人多方哄骗与威逼,企图迫使亲人承认付自明是跳火车自杀身亡的,亲人们始终不承认,坚持保住日后为他讨还公道的权力。

六一零人员见此损招不成,又打算要邮局赔偿三、四万元草草了事,他的家族亲人多次找相关部门据理力争,最后由县邮政局赔偿十八万,江西铁路赔偿二万共二十万元赔偿费。至付自明骨灰送回来了,又用车将所有亲人拉到付自明老家程集镇乡下,将付自明骨灰掩埋。那时付自明的儿子还不满四岁。

当时监利县六一零还将县邮政局人员软禁在党校办 “学习班”严密封口。湖北省六一零还派了十多个警察和本地警察勾结,监控本地法轮功学员的行踪。监利县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三人作恶遭报,饶飞庭遭双规,姜昌洪患直肠癌,杨帆患心脏病做了心脏搭桥术。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