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恩怨 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四十九岁,一九九八年春天喜得法轮大法 ,至今已有二十个年头了。二十年来,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病秧子到身心轻松愉悦的大法弟子,倾注了师父太多太多的心血和关注。弟子让您操心了,叩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我家妯娌三个,大嫂、二嫂都有自己的房子,因为没有多余的房子,结婚后我就和婆婆住在了一起。

不久我怀孕了。一天早晨我睁开眼,就觉的头昏脑胀,浑身不舒服,我告知丈夫和婆婆让他们先吃早饭,我现在不想吃,想再躺一会儿。哪知婆婆闻讯后,一下把筷子往灶台后面一摔,筷子摔的乱七八糟,然后爬到自个的炕上大哭起“某某爹爹”(去世公爹)来了。

我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心想这要让邻居们听到了,还以为我把婆婆怎么的了,我不得不流着泪爬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婆婆的炕上给她说好话,让她别生气,别哭了。从此以后,即使身体再不舒服,也不敢在炕上多躺一会儿,凡事都小心翼翼的,就怕惹她不高兴再哭闹。

我怀孕八、九个月时,时节已是深秋。婆婆算计着给我伺候月子怕没有柴烧,就撵我上山去砍柴禾。我挺着个大肚子上山本来就难,再背着一捆刚砍的湿柴禾下山,对我这个从未在山区生活过的人来说就更难了,两条腿直打颤,一不小心就可能连人带柴禾一起滚下山去。

邻居们及不认识的人看见了都当面指责婆婆心太狠,就不怕媳妇把孩子生在山里?!可当晚丈夫从外面干活回来,婆婆在背后竟然对他说我叫她和我一块去上山砍柴。我丈夫孝顺母亲,一听这话,就来说我不该让他妈也上山去干活。我没有解释,气得只会哭,只能自个儿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我生了个女儿。婆婆重男轻女,我的处境更可想而知了。家里的大小事情从来不是商量着办,在这个家里我只有言听计从低头干活的份儿,不管脏活累活都给我留着,等我回家再干,加上生活上的不如意,我和丈夫拌嘴怄气就是经常的事。气不过时,即使在婆婆面前我俩也会动手打起来,严重时操刀弄斧的,大有“这日子没法过了!”的架势,常常吓的孩子哇哇大哭。

实在没办法,只得出去租房住,做点小买卖以维持生计。这一晃就是二十年。

婆婆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虽然不识字,但知道大法好,师父好。她见我和丈夫的感情越来越不和,可能也是不想让我们离婚吧,有一天,她给了我一本书,说:“你识字,看看吧,这本书挺好的。”

就这样我也得法了。我如饥似渴的读着《转法轮》,从法中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人之所以有病和各种不幸,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等法理。于是我能严格要求自己了,遇事向内找自己,努力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对婆婆的刁难尽量的做到无怨无恨,努力提高心性的同时,切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滋味。

二十年的修炼历程过去了,我以为自己对婆婆的怨恨已经放下了,可是,就在去年腊月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不得不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

那是腊月二十七傍晚。我带着部份年货回到老家,准备过年。第二天上午和好面准备午后炸面鱼呢,就听婆婆对我说:“前天你大嫂和她儿子俩人给我的六百块钱我放在钱包里随手就搁在抽屉里,怎么就找不着了?你快帮我找找。”我赶忙把手洗净去帮她找。我心想:一定是她人老了(八十多岁了)眼神不好使,有时候眼睛瞅着那东西,愣说没看见。一边帮她找一边问着她是不是记错放钱的地方了,或者随手装在哪个衣兜里忘了?她说不会不会,我就放在这个抽屉里了,现在连钱包也找不着了。我帮她翻遍了所有的抽屉及可能放的地方,依旧没找到,便说了一句:俺也不知道你放哪儿去了,你自己慢慢找吧。对此我也没当回事,总觉的人老了记性差,说不定她放哪里忘了。

午饭后,面也发好了,我正准备炸面鱼呢,只见婆婆拿着个小凳子坐在厨房门口,唉声叹气的说:“你说,我骂你吧,我还不好意思。你今年不挣钱不要紧,你不好回来偷你老太太的钱,这是儿女给我的养老钱啊,你哪好这样?你把钱给我拿出来吧!”我一听大吃一惊,怎么矛头指到我头上来了?我愣住了。

自从我丈夫病故,我一个人打工还清了他生病期间欠下的三万多块钱的债务,为了让婆婆不要因为失去爱子而感到太悲伤和失落,挣钱多时,每年还要给婆婆三到五千元钱,就连我家房子倒垄修整房子,婆婆要帮我的几百块钱我都没要,依然每月还要给她二百块钱,她总是高兴的合不拢嘴。现在就算我今年不挣钱,我也没少了她的养老费啊!

想到这些加上过去对她的怨恨,及对两个妯娌的妒嫉都翻出来了,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急忙转身回自己屋里拨通了姐姐(同修)的电话,哽咽着说:“姐呀,她奶奶找不到钱了,我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过不了(年)了……”说到这儿,就如同山崩海啸般的放声哭起来,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悲愤与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短短几分钟就感觉全身麻木、冰冷,鼻涕里夹带着血块,半天上不来气,几近休克。

尽管全身麻木,好在脑子没糊涂,主意识清楚,我告诉自己:这样不行,如果这个状态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真完了!

见我哭成那样,婆婆慌了手脚,可能她知道是冤枉了我,又怕我撕心裂肺的哭声让邻居听到笑话,就过来拽着我的胳膊说:“走,咱上西间师父那儿。”我哭着顺势跟她来到师父的法像前跪倒在地,俯着桌子向师父哭诉:“师父啊,我该怎么办?师父啊,我该怎么办……”

哭了一会儿,我跪着给师父上了香,磕了三个头,便坐在冰冷的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稍稍冷静了一会儿,这时一个念头清晰的打入我的脑海里:“你先把钱给她吧!”这时正好婆婆又过来劝我起来,我伸出胳膊从炕上把手提包拖下来,平静的打开,从里面把仅有的六百块钱大钞掏出来对她说:“你拿去吧!”

婆婆见状一脸的疑惑,也许她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也许她被我一系列的表现给弄糊涂了,随即说:“我不要,这钱不是我的我不要,我若要了,我得失多大的德啊!”我劝她:“你先拿去吧,正月里你还得给小辈们分钱呢,以后等你那钱找着了,你再还我,不然我就不起来了。”

婆婆见我说的诚恳,便答应先把钱拿过去。傍晚时分她又把钱塞到我的手提包里了。后来我告诉她那天是师尊点化让我先把钱给她的,她非常感动,更加相信师尊就在我们身边,师尊什么都知道。

我从地上爬起来,觉的身心轻松了许多。面早已发好了,赶紧干活吧。正炸着面鱼,同修夫妻二人从城里打车来到我家,给我送来了二千元钱,同修知道我除了买部份年货外,手里仅有六、七百块钱了。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点悟并安排同修夫妻对弟子的关心和及时的帮助。

过完年我和本村的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了此事,同时坦诚的说出我向内找到的强烈的“不能被冤枉”的人心。从打记事起,从没有私自偷拿过家里的一分钱,更不曾被这样冤枉过。何况这十几年来,每年经我手的真相币不计其数,不曾差过一回,有时还把不够数的默默的补充上。还看到自己有妒嫉心、怨恨心、争斗心、看不上别人的心及求名的心和利益之心等等。这几年我丈夫虽然不在世了,但我并没有因为婆婆对我不好而不赡养她,反而对她更好。除了还清外债及一年当中给她的花销外,年底我把自己手里的余款再分一半给她。

每当婆婆夸她小媳妇好时,我嘴上虽然让她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但在心里对她的夸奖还是有点很受用。自从开店以来(我和同修在城里合开了一家小店),手里的几万块钱除了投入的本钱,一年多来的花销和买部份年货外,仅剩下六、七百块钱了,这一下还要“还给”婆婆六百块钱,当时我快要崩溃了。所有的执着和人心又都翻出来了,真的象师尊讲的:“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2]

其实师尊也曾多次在梦中点化我:一天我正在用一个小塑料盆洗衣服,盆中盛满了水,放上一件衣服,用手往里一摁,水就“噗”一下从四面八方溢出来,我想这不行,得换个大盆,最大盆才行。一次在梦中,我抬头仰望着天空,天空中是一片蔚蓝的大海,还有金色的沙滩,大海中有三艘帆船向我驶来,中间的船大,两边的小。到了海边停下来,这时中间那艘大船上有一只大手在向我召唤,我正迷惑不解的看着,瞬间 “啪”的一声,从船上飞出“佛光普照”四个立体大字,闪着耀眼的金光由小到大,由远而近的出现在我眼前的半空中,顿时我犹如醍醐灌顶般沐浴在佛恩浩荡中,全身暖融融的……

我知道师尊是在用这种方式点化我,启悟与鼓励我要加大容量,只是弟子悟性太差,让师尊如此操心。

当我找到这些人心与执着后便来到师尊的法像前,给师尊上了香,跪在地上已是泪流满面了。师尊的法出现在脑中:“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3]

给师尊磕了头,双手合十跟师尊说:师父啊!弟子修的不好,但弟子真的不想要这些人的东西,弟子真的好想跟您回家啊!

现在在师尊的慈悲点悟下,我终于又能平静、祥和、慈悲的面对婆婆了。这是现阶段我在家庭这方面“走出人”的修炼过程吧。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谢谢伟大的师尊!合十

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