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市勃利县至少156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七年四月,特别是从七月开始到中共邪党“十九大”前后,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各公安派出所,对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在中共打压后不修炼的)进行大面积骚扰。据不完全统计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至少156人,这是近些年少有的大范围扰民事件,破坏了社会稳定。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家出走。

骚扰的方式包括到家骚扰、电话骚扰和骚扰家人。到家骚扰的见不到法轮功学员本人的,就多次去,直到见到本人为止。一般是询问法轮功学员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同时带着记录仪录音录像;有的拿相机或手机给法轮功学员照相;有的恐吓法轮功学员。实在找不到本人的,就骚扰法轮功学员家人和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家人。

图1:黑龙江省勃利县各地区156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迫害
图1:黑龙江省勃利县各地区156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迫害

勃利县城乡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骚扰了,其中:双河镇12人、永恒乡8人、大四站镇26人、小五站镇6人、羊场4人、倭肯镇5人、青山乡14人、抢垦乡19人、勃利县城62人。

警察称:“上面”让做的

从四月份开始一直到“十九大”前,勃利县新华派出所警察一共到张继花家(或她兄弟媳妇的店)去了至少九次,仅十月八、九日左右的一天下午,在半个小时的时间,警察到她兄弟媳妇开的店,连去三次骚扰,没见到张继花。直到十九大召开前的两、三天,警察在张继花她兄弟媳妇的店见到张继花为止。

这天,两个着装小警察,一个有30多岁,一米八的大个;一个20多岁,是个小个子,来到张继花兄弟媳妇的店。当时张继花在店里。警察自称是新华派出所的,要找张继花。张继花说他们有啥事你们就说吧,我就是。警察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张继花说:你没有权力问这个问题,国家宪法规定有宗教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哪个都是好人,你们别干坏事了,不要再来了,你们干啥呀,一趟一趟这么折腾,搅的谁家都不得安宁。

警察要给张继花录像,张继花不让录,说:你们录像是侵犯人权,你们要录咱们免谈。一个警察关机了,趁张继花不注意,另一个警察又偷着打开录像。警察问张继花好几遍炼不炼了?张继花说:我原来类风湿,腿疼的下不来地,都瘫巴炕上不能走道了,后来炼法轮功一分钱没花好了。俺家老公公在我家,他得了脑梗加上脑血栓好几种病,也瘫巴炕上了,那时候端屎端尿我侍候他,我要不炼功好了能照顾他吗?我还不知道谁侍候呢?我有病时没人管我,我好了,却到处找我。

张继花说: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干的坏事,全世界都起诉江泽民,现在是善恶有报,替江泽民干坏事的人被抓起来老多了,你们还不明真相,帮它做坏事,将来你们怎么办?我瞅你们太可怜了。

小警察说:为了工作,没有办法,为了十九大,怕你们上北京,“上面”让做的。张继花说:文化大革命时,警察听上面的话迫害好人,文化大革命结束给被迫害的人平反,那些警察都被抓了,有多少被枪毙的你们都不知道。将来大法正过来那一天,迫害法轮功,你们也受到报应、受到惩罚,万一把你们抓起来枪毙了,你们不可惜了吗,你们这么年轻的。

张继花说:你们把精神头用在去抓杀人放火、打砸抢的人身上,你们干点好事,为老百姓干点好事吧。两个警察不吱声了。张继花说:你们别跟着“上面”干坏事了,你们别反对大法,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都能得福报的,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张继花说完就让他们走了。

所长说:“我们没办法,上面折腾我们”

七月到十月间,青山乡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至少14人;抢垦乡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至少19人:

一天,青山派出所两个警察和一个村干部,到青峰村孙玉兰家骚扰,一个问话,一个录像。问孙玉兰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孙玉兰说:“我炼,不炼我的体格不能这么好。”警察说:“好就在家炼,不要随便到处走。”警察还去了青山村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有李爱延、姜桂珍、于凤英、孙秀荣。

抢垦派出所警察和村干部到三合村吕书玲家骚扰,一共去她家三次。头两次人没在家,第三次吕书玲在家里干活。警察和派出所所长与村干部到她家骚扰,吕书玲问:“你们到我家干啥?这不欢迎你们!”派出所所长说:“没啥,到你家来看看你。”吕书玲说:“那就进屋吧。”警察进屋后又录像,又要手机号。问吕书玲:“还炼法轮功吗?”吕书玲问:“炼功犯法吗?”警察说:“不犯法,不犯法,那你就在家炼,不要到处走。”

抢垦派出所警察到原发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先后去陈宝珍家两次。第一次陈宝珍没在家,给她丈夫用手机录像,说上边让来看一看;第二次到陈宝珍家,派出所所长还有一个年轻人拿手机录像,所长问还炼功吗?陈宝珍说:“我身体这么好,就是炼功炼的。”

所长问:“那你告江泽民了吗?”陈宝珍说:“告了!”所长说:“他已经不行了,还告他干什么?”陈宝珍说:“他迫害死那么多法轮功学员,不应该告他吗?法轮功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有错吗?”陈宝珍说:“你们又要折腾啥?”所长说:“我们没办法,上面折腾我们。你们不用怕,该炼你就炼吧。”抢垦派出所三个警察到三兴村张春华家骚扰,到处录像,问张春华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张春华说:“炼!不炼功之前我得靠别人侍候,现在我能侍候儿媳妇(她儿媳妇智障)和两个孙子。”张春华还说:“全世界100多个国家都炼法轮功,就中国不让炼!”警察吓唬张春华:“你太顽固,要抓的话就抓你!”张春华说:“你抓不了!我一个老太太在家炼功犯啥错误了?”警察一共到张春华家骚扰两次,第一次什么也没说,就是非法录像骚扰。

抢垦派出所两个警察由一个村民带领,先后去三兴村吕书魁家两次骚扰。第一次找吕书魁,吕书魁说忙没有时间;第二次又去吕书魁家,吕书魁没在家,他媳妇贾淑艳说:“这就是我家。”警察到处录像,问贾淑艳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贾淑艳不配合警察,同时给警察讲真相。不明真相的警察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不干活,把牛都饿死了。”贾淑艳说:“没有那事,我们炼法轮功都六十多岁了,还能种地干活,院里那些苞米都是我们种的。”贾淑艳又说大法如何好,以前有病,炼功都炼好了。警察说:“强身健体,好就在家炼!”然后就走了。

抢垦派出所警察,一天晚八点多,到三兴村刘淑珍家骚扰。刘淑珍已睡觉了,警察用电棒往屋里乱晃。喊叫开门。刘淑珍说:“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警察说:“不行,你开门,必须今天办。”刘淑珍见他们还不走,就给开开门。一共三个人进屋。其中一个是派出所所长,姓古。问刘淑珍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刘淑珍说:“你们别跟我说这个事!”另一个人到处录像,又给刘淑珍照像。刘淑珍说:“你们随便乱照像是违法的。”又问刘淑珍要手机号,刘淑珍说没有手机。警察说刘淑珍家屋子冷,就都走了。

抢垦派出所警察到三兴村张桂芹家骚扰二次,第一次上张桂芹家说是县里公安局的,三个人,到张桂芹家问还炼不炼了?张桂芹说:“我以前一身病,是炼功炼好的。”另一个年轻人说:“大姨,你就说不炼了,什么事都没有。”张桂芹说:“我们按真善忍做事有什么不好的,如果我不炼功能有今天的好身体吗?”他问张桂芹多大岁数了?张桂芹说:“七十岁了”。又向张桂芹要身份证。张桂芹说:“我哪有身份证呀,早叫你们给收去了。”又要户口本。这时张桂芹儿子出来说:“你们要户口本干啥?你们这是干什么?”警察都说:没啥事,就是到你家看看。然后就走了。第二次是乡派出所三个人到张桂芹家骚扰。张桂芹说:“你们来干啥?”他们说没什么事,看看你。又说可别那儿走。张桂芹说:“你们是没事干了,你们去多管坏人吧。”他们就走了。

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在本地了,在外地的儿女家,警察也骚扰。

勃利城镇某派出所警察到青山乡青龙山村法轮功学员谢学荣儿子马君的饼店骚扰。问马君:“你妈在哪儿?”马君说:“回关里了”。问马君媳妇田雪乔:你家在哪儿?田雪乔说:“那不能告诉你!”不一会,警察就都走了。

勃利当地警察找不到青山乡青龙山村法轮功学员侯喜英,就让深圳警察到侯喜英儿子家骚扰、录像,问候喜英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侯喜英说:“炼!”

警察又到青山乡小中鲜村谢怀琴家,谢怀琴没在家,警察追到七台河她姑娘家骚扰,谢怀琴姑爷正告警察:不要吓坏了老太太,否则找你们算账!警察就不敢再过份骚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