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
第六章 以“恨”立国 国已不国(上)

目录

引言:以“恨”立国的共产党
1. 超级邪恶放大器
2. 中共把人变成非人
1)思想
(1)对传统文化一无所知,道德一片空白
(2)人对人像狼一样,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3)人和人就是互相骗
(4)远远超过唯利是图
(5)审丑时代
2)语言
(1)僵尸一般的党话
(2)张口就来的谎话
(3)大行其道的痞话
(4)铺天盖地的脏话
3)行为低下
4)人像怪物,不像人样

******

引言:以“恨”立国的共产党

共产邪灵主要是由“恨”构成的。“恨”是一种物质,它是有生命的,或者说“恨”就是一种生命,是构成共产邪灵的根本因素。

“恨”和“仇恨”不同。仇恨是因仇而恨,是有理由有原因的,而恨是无缘无故的。像撒旦对上帝的恨,马克思对神的恨,是一种非常邪的恨,是邪恶生命生成并携带的、对创世的神妒嫉、仇视、意欲斗垮的凶恶感情和败坏物质。

“恨”造成了反神和排神。承认宇宙中生命存在等级、承认神是高级生命才能敬神,而撒旦出于恨和妒嫉,不愿承认神高于自己,因此向神挑战,被神打了下来。

共产邪灵由恨构成,它又刻意把恨注入人的心里,把恨的物质因素灌进人的一层微观身体里,使其成为人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让其激发人性中恶的东西,如妒嫉、斗、暴戾、嗜杀等等。因此,在共产中国的物质场中,几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当中,几乎每个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恨。只要共产邪灵煽动挑逗,这种喷吐欲出的物质,就会化成巨大负面能量,迅速覆盖人的生存范围。

“恨”作为原动力催生了暴力、杀戮。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流氓起家的巴黎公社第一次实践了共产主义暴力夺取政权的理论,被马克思、恩格斯及其后的共产党魁列宁、斯大林及毛泽东等一再吹捧。马克思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认为巴黎公社的失败就在于没有用无产阶级的暴力砸碎国家机器,“无产阶级不能单纯地掌握政权,而是通过暴力摧毁全部现存制度”。此即是后来被奉为共产主义根本立场的无产阶级专政暴力学说。因为“恨”的推动,中共还要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

这种“恨”是共产主义的根本来源。“恨”和妒嫉心紧密相连,而妒嫉心派生出绝对平均主义,即不允许任何人比自己好、富有,恨所有优秀的人和出类拔萃的事物。共产主义鼓吹的“人人平等”、“天下大同”就是这种“恨”的表现。很多中国人教育孩子、鼓励人“上进”,都是运用挑起妒嫉心的方式,用“把别人比下去”作为上进的动力。

共产党以“恨”立国,以恶治国,其大力宣扬的“爱国主义”,其实是“恨的主义”。“党”的词典中,“爱国”意味着恨美国、恨西方、恨日本、恨台湾、恨西藏、恨自由社会、恨普世价值、恨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恨一切中共的所谓“敌人”;“爱党”则是恨一切党认为对自己构成挑战的人或事情。

人们不知道“恨”是构成邪灵的物质因素,是邪灵强行灌注到人身体里的,还误以为这种无缘无故的“恨”是自己的感情。这种“恨”的物质使今天的许多中国人充满暴戾之气,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可能爆发出来。其强度之大、表现方式之恶毒,甚至会使当事人感到震惊和不解。

中共利用教育、媒体、艺术等等手段,广泛散播这种“恨”的物质,把学生和民众变成贪狠恶毒、没有底线的“狼崽子”。

1989年天安门屠杀后登台的江泽民更是“恨”的化身。《江泽民其人》一书揭示了江的来源。当年秦王李世民(即后来的唐太宗)的弟弟李元吉伙同哥哥李建成,欲在玄武门谋杀李世民未遂。李元吉死后,恶灵下地狱偿还罪业,被打入无生之门,下无间地狱,经过千年消磨,已不具先天生命之形骸,无完整思想,只剩一股嫉恨之气。正是这一股嫉恨之气经千年等待,最后被邪灵看中,让其转生成江泽民成为中共党魁,并成为迫害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罪魁祸首。

“恨”是一种物质。“恨”造成的行为是混沌的、无理性的、肆无忌惮的、疯狂的、不计一切后果的。共产党要以“恨”征服世界、毁灭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在此过程中它自己也必然会被毁灭。这就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及其实现方式。

1. 超级邪恶放大器

几十年以“恨”为中心的政治运动——“无神论”宣传、“战天斗地”、“以阶级斗争为纲”、“愤怒声讨”、“深入揭批”,今天打倒这个,明天打倒那个,对抗普世价值“真、善、忍”……给中国留下的是什么样的创伤呢?人们看到的是诚信不再、人心不古、环境污染、道德堕落。但是,人们常常看不见的是,中共给中国制造了一个让道德堕落的可怕机制,或称“邪恶放大器”,就是能够将邪恶放大的机器。这个机器的基础是“无神论”、不信“善恶有报”、排斥传统价值观、鼓吹“欲望”。我们来简单描述一下这个放大器的工作机制。

第一,是这个放大器的输入功能。中共把中国变成了世界上的一个道德凹点,或者说道德漏斗,就是道德上的一个低洼地。不但本土滋生出各种道德堕落,全世界不好的东西也都往中国跑,就像一个国际大垃圾桶。读者可能觉得这么说有些不习惯,但是,这是中共造成的既成事实。国门打开之后,吸毒、性乱、同性恋,各种变异思潮和行为,纷纷涌进中国。中共在本土造成的各种各样的道德堕落,加上这些外来垃圾,形成了中国社会纷杂的道德乱象。

第二,是这个放大器的功率放大作用。中共制造的这个“邪恶放大器”会把各种道德乱象放大、放大再放大。因为没有来自传统文化中“神”的约束,又没有现代社会的法治精神,一切皆由“欲望”主使,自然就变本加厉地堕落。比如说性解放本来是西方社会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一种变异思潮,但是受到来自宗教保守主义的制约,并没有一发而不可收。中共打开国门之后,性解放进了中国,那简直是无数倍地放大,成为社会的主旋律,可谓娼妓遍地,社会风气是笑贫不笑娼,包二奶、三奶、N奶成为官员们显摆的资本,社会上下竞相效仿,中华大地被搞得乌烟瘴气。中共什么开放得最彻底?不是经济,当然更不是政治,一个字,就是“性”,三十年完成了从“革命性”到“性革命”的彻底转型。

说起这个“邪恶放大器”,“腐败”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哪个国家都有腐败,这不假,可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腐败。但是,中共统治下的那种腐败,今天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类历史上也没有第二个。中共的腐败是全党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有人说印度也腐败,可是印度自政府总理以下,官员乘坐的都是同一牌子、同一款式、同一颜色的国产车。印度最好的房子往往是学校,而不是政府办公楼。印度也没有公款大吃大喝出国旅游。这不是因为印度太穷,而是议会不批准这方面的开支。印度更没有“塌方式的腐败窝案”。

相比其它国家的“腐而不败”,中共的腐败是触目惊心的溃烂式腐败。腐败成为中国社会生存规则的一部分,在人们心中已经被默默接受了。

这个“放大”的机制是如何起作用的?看看中共的扫黄和反腐,扫黄是越扫越黄,反腐是越反越腐。因为只要不是威胁到中共统治的事情,中共根本就不想根除。正是因为怂恿从上到下的中共官员和百姓沉湎于“性革命”和“腐败”等等道德堕落的欲海之中,共产邪灵才成功转移了人民对邪恶中共本身的视线,邪恶中共才可以为所欲为地干坏事,才可以镇压这个人群,迫害那个团体,把中国人的道德一步一步推向败坏的深渊。

第三,是这个放大器的综合发酵能力。它能综合各种不好的因素,让败坏物质发酵而制造出更邪恶的物质和现象。就拿上面提到的性乱与腐败来说,很多腐败都与性交易有关。因为包养情妇,会激发官员去贪腐;因为贪腐有钱,也会刺激官员去寻花问柳乱搞女人。这二者放在一起,发挥出的烈性作用,在中国大地上演出了一幕幕“权、钱、色”的糜烂龌龊、丧失人伦的丑剧。

第四,是这个放大器还具有把邪恶合理化、正常化的漂白功能。首先是掩盖事实真相,所以号称强大的中共一定要封锁网络,屏蔽真相,也不会给人民自主办媒体的言论自由。然后,中共的“一言堂”就会用歪理邪说来为中共的道德乱象涂脂抹粉。“天下乌鸦一般黑”是中共用来给民众洗脑的常用词。“腐败,哪个国家没有腐败?”“山寨、抄袭,哪个国家在经济起飞的初期没有过抄袭?”“性乱,哪个国家没有出轨的官员?”“娼妓,在有的国家还是合法的呢!”“言论自由,哪个国家能让你想说啥就说啥?不是还有诽谤罪吗?”

因为民众看不到真相,在“一言堂”之下,天长日久就接受了中共的这一套强词夺理的狡辩,就认为那些道德乱象是无可奈何的、哪个国家也跑不掉的事情。一旦把邪恶和道德堕落之事合理化,正常化,就永远放弃了改进的机会。中国社会年年喊“诚信危机”,可是为什么越来越危机了呢?就是这个原因。

中共另一个常用的借口就是什么坏事的解决都“需要一个过程”,骗说什么事情总会慢慢好起来的。当年中共高层很多人反对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说法轮功提高人的道德、稳定社会,江泽民压制一切地说,“经济搞上去了,道德自然就会好”。我们回头看看,道德在经济发展的“欲海”里堕落得更快了。中共说的“这个过程”,恰恰是用歪理邪说来合理化、正常化邪恶的过程,只能使邪恶变得越来越邪恶。

光是把这些反常的东西正常化还不够,中共的舆论洗脑还要把正常的东西反常化。好的说成坏的,善的说成恶的,才彻底达到了颠倒是非善恶标准的目的。

这就是中共“邪恶放大器”基本工作原理的四大机制。先是制造道德低谷,让中国这块土壤成为人类道德败坏的聚集地、垃圾桶;然后是中共对道德败坏的放大效应,只要不是威胁党的领导的败坏变异行为,中共都是空喊口号,实际推波助澜;加上败坏物质的相互发酵,使得邪者更邪,恶者越恶,不断突破道德底线,放大道德堕落的力度,这也是共产邪灵毁灭人类道德的具体体现;最后是利用歪理邪说来把邪恶之事合理化、正常化,同时把原本正常的东西反常化,甚至妖魔化。

2. 中共把人变成非人

中共不间断的洗脑和欺骗,败坏和变异,使得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文化,不讲道德,有些人就像狼崽子一样,徒具人形。

2004年开始,大陆风行“狼文化”,从小说、电影到公司培训手册,都推崇“狼文化”。推崇者鼓吹,将狼的野性、残暴、贪婪、暴虐的本性,运用到事业之中,称为“拼搏精神”。许多人认为这是生存竞争中能够胜出的“先进”文化。换句话说,人不需要道德观念,在竞争中不择手段胜出才是做事为人的衡量标准。

常言道:“毒如蛇蝎狠如狼”,蛇、蝎、狼没有任何亲情,连自己的父母都可以撕咬、吞吃。现在很多年轻人没有任何传统观念,做事情没有底线,在家里唯我独尊,在公共场合打骂父母,更甚者对父母视如寇仇,一旦不合己意就大打出手,这样的人管他们叫“狼崽子”,恰如其分。

1)思想

(1)对传统文化一无所知,道德一片空白

中共建政后对几代中国人灌输歪曲的历史,用无神论、斗争哲学洗脑,造成了如今很多中国人对传统文化一无所知,也由此带来传统价值在人心中颠覆,道德一片空白。

很多人一谈到中国远古、上古历史,心里马上想到的是“迷信”。好听一点的,说“远古先民对自然现象的认识和征服自然的美好愿望”创造了“神话”。这样一来,如大禹治水等自古以来的中国历史,变成了“神奇的想像”。谈到古代帝王,心里想到的“封建专制”,跟中共一样拥有“无法无天”的绝对权力。殊不知,在神传文化中“天子”为上天之子,需躬行道德,承顺天地。否则,上天就会抛弃他,派更有德行的人来替换。据此,臣民可以依“天理”批评帝王。“天子”的称呼并不是将帝王捧到天上,恰恰强调了其权力是神授予并受到制约的。

中华传统以恭、良、温、俭、让为美德,今天的人以斗争、以恨为“高尚”,甚至认为自古以来中国人都是“与天斗、与地斗”,平时为一点小事打得头破血流,已成为“天经地义”;实际上恰恰是敬神以礼,待人以恭才是真正的“天经地义”。到日本旅游,很多中国人惊讶于那里人与人之间礼让谦和的态度,其实这正是被中共在本土上破坏而在日本保存至今的中华传统。

(2)人对人像狼一样,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中国人被从小灌输无神论和弱肉强食的斗争哲学,目睹中共政权的暴虐无道和蛮横无理,长大后必然迷信武力,思想和行为充满暴戾和攻击性。中国大陆的新闻网站,经常看到这样触目惊心的报导:灭门、弑父(母)、杀妻、投毒、爆炸、砍人、幼儿园老师毫无人性的虐童、暴徒到幼儿园大开杀戒、强奸幼女、强拆、城管打人等等,不一而足。

2004年间,中共委托新浪网作大型网上问卷调查,对于“战争中是否可向妇孺开枪”的问题,三万余青年中有超过82.6%的人做了肯定的回答!在包括“9‧11”在内的很多次恐怖袭击后,都有很多中国网民欢呼庆祝。如此残忍冷血,实在是令人发指。

2011年,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驾车撞倒一名骑电单车的妇女,药家鑫下车查看,发现被撞女子倒在地上抄他的车牌号。药回到车里取出携带的匕首,对该妇女猛刺六刀,将她杀死。药的师妹李某在网上留言:“我要是他,我也捅……怎么没想着受害人(药家鑫事件中的死者)当时不要脸来着,记车牌?”其残酷冷血令人发指。

2013年,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林森浩与住同寝室的黄洋因琐事发生矛盾,林森浩把从实验室取得的剧毒化学品投放至寝室的饮水机内,黄洋饮水后死亡。

2013年7月,北京市大兴区一个公交车站附近,仅仅因停车纠纷,一名男子将对方2岁的女儿从婴儿车内抓起举过头顶摔在地上,女童抢救无效死亡。“北京当街摔死女童事件”令社会震惊。

日常生活中,为一点琐事而大打出手的更是司空见惯。年纪大的人不解:中国人到底怎么了?究其根源,这是因为崇尚暴力的共产党已经把“恨”灌进了中国人的血液。

(3)人和人就是互相骗

“诚信危机”大概是中国人最关注的道德话题。因为“诚信危机”直接伤害到社会上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从八十年代的假烟、假酒、假发票、“官倒”,中国人就开始呼唤诚信,高喊打假,到千禧年之初,欺诈早已遍布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诚信危机”使生活步步为陷阱,让中国人活得心力交瘁。

到了今天,假冒伪劣现象泛滥成灾:从食品到住房,从商品到维修,到看病求医,到租用未婚妻或未婚夫拜见父母,无处没有诚信危机。今天的中国人真不容易,买菜买肉要具备鉴别有没有毒的能力,买房要成为识别住房质量的专家,小孩打疫苗要能够识别疫苗真假,甚至给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捐款,也要能够鉴定其信誉。

避孕药螃蟹、假鸡蛋、瘦肉精、苏丹红、毒胶囊、毒奶粉、假论文、豆腐渣校舍……各行业的抄袭造假如今叫做“山寨”,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因大量残留农药、激素、除草剂、杀虫剂、增熟剂、保鲜剂等有毒假劣食品造成的男人雌性化、性功能障碍,女人生理紊乱、生育能力低下、儿童性早熟、婴儿畸形等等现象,成为越来越严峻的社会问题。大陆知名医学专家断言,几十年以后中国男人将不再具有生育能力。

针对“诚信危机”,有人提出,关键还是政府的诚信。这也没错,“上梁不正下梁歪”嘛。但共产党会讲诚信吗?让贪官们放弃钱权交易?开放互联网让人读这本书了解真相?承认党的造假历史?这都无异与虎谋皮。

有人提出,需要加强法制,让造假者受到严厉惩处不敢造假。但问题是谁来监督、执行法律?谁来监督执法司法人员?谁来保证质监局官员廉洁?

终于,有人呼吁回归传统文化。中共也在讲传统文化教育。然而在无神论的基础上讲传统文化和中共已经破产的道德说教有什么两样呢?告诉人们“子曰”、“诗云”,人们就会坚持诚信吗?

举例来说,当全行业都往乳制品里添加三聚氰胺而不需承担任何责任的时候,想要老老实实做本分生意的企业就会面临成本竞争而被淘汰。这时人们面临的挑战是,应该选择即使赔本也要坚持诚信,还是随大流轻松赚钱?

面对明明白白做好人吃亏的社会,被中共挖去神性内涵的党的所谓“传统文化”,给不出叫人坚持诚信的理由。

实际上,如果我们找回神传文化中被中共挖掉的内涵,这个问题很简单。对于一个内心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的人,做好人踏踏实实,诚实守信是上天赋予的为人之本,就如过去随处可见的庙宇中写的:“你哄你我不哄你;人亏人天岂亏人。”虽然不可能人人都如此坦荡,传统社会里也是有君子也有小人,但是在今天这样一个“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会里,只要有部分甘愿吃亏、坚持道义的人,就会唤起更多人的善良。

中国的“诚信危机”,从八十年代民间呼吁,到千禧年人大提案、政府报告专门提出打造诚信社会,到如今社会学、心理学、法律学等各领域都在研究。数十年来,诚信反而越来越危机,这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发展”中的问题。

中国人因为共产党灌输的斗争和谎言教育,导致了大面积人群的内心封闭、保护自己。人很难真正相信他人,造成了一种畸形的戒备他人的心态,觉得世界是危险的,人与人都是虚伪的。“靠山山倒”被人们奉为了真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成为社会常态,人们处理这种畸形的人际关系很苦很累,又无法自拔,人人又推波助澜,使得社会风气更加恶化。

数十年呼唤不停,危机不断的诚信问题,起源于传统价值被中共颠覆,起源于中共鼓吹的“闷声发大财”价值观,起源于人们在共产党挑起的群众斗争中被迫互不信任,互相揭批。当人们想要解决问题时,发现一切努力遇到了中共就成了无解难题,因为问题是中共制造的。

(4)远远超过唯利是图

近年来,关于“炫富女”、“拜金女”的报导层出不穷,不断引起社会的热议。某些年轻女子,通过网络媒介,高调炫耀自己的身世、财富、手段,晒出自家的豪宅、名车、名牌包、手表、首饰等等。在某相亲节目中,当一位爱好骑自行车且无业的男嘉宾问一位女模特:“你喜欢和我一起骑自行车逛街吗?”该女模脱口而出:“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后面笑。”有些人更是赤裸裸地喊出“让物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口号。

这些赤裸裸的拜金主义引发舆论哗然的同时,也引来很多人的艳羡之情。这是社会病态,是价值观颠倒的重要表征,是中共党文化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变体。从共产党老祖宗的唯物主义到现在赤裸裸的拜金,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5)审丑时代

人的审美趣味和道德尺度息息相关。正常人类欣赏的是美好的、纯正的、善良的、光明的艺术。当人的道德严重下滑了的时候,人就开始欣赏丑恶的东西,甚至把丑恶的东西当成艺术进行吹捧。这种所谓的艺术又会反过来带动人的道德进一步下滑,最终使人成为非人。

近二三十年的中国社会,把低俗捧为时尚,把丑恶当成艺术。中国有所谓艺术家吃死孩子肉,赤裸的身体上涂满蜂蜜坐在厕所里以吸引苍蝇满身,美其名曰“行为艺术”。很多人惊呼,中国进入审丑时代!

以前的儿童玩具,人们都喜欢美的、好看的,现在的玩具,越丑、越怪异卖得越快。

一些网路名人为了博取出位,以丑为美。她们凭借惊人的言论和行为,挑战人们对丑陋怪异承受的底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很多年轻人甚至艳羡她们的“一举成名”。

更加不可理喻的是,在中国多个城市,都出现了以厕所为主题的餐厅。把餐馆装修成厕所的风格,用便器形状的食器盛饭菜,并且供应大便形状的冰淇淋。据说顾客大多是年轻人。

2)语言

(1)僵尸一般的党话

《解体党文化》一书曾经系统剖析过中共治下党话泛滥的情况,比如相互叫“同志” ,还有典型的党八股词汇,承载党文化物质魔场的长期运转,如:

1)会议精神、路线、认识、思想汇报——中共邪教的精神控制手段;

2)领导、单位、组织、档案、政审、户口——监控严密的组织形式;

3)宣传、贯彻、执行、号召、劳模、上级、代表、委员会——等级森严的组织结构;

4)奋斗、自我检查、斗争、批评与自我批评——煽动斗争为“党”充电。

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中国人从小就浸泡在党话里。小学生写作文要写“红领巾永远跟党走”“我爱××党”“听党的话,跟党走”,一直到成年之后还要写学习“××大”报告心得体会。在中国的大街小巷走一走,从延安时代,到“走进新时代”,各个时代的红歌仍然满天飞。

有人可能不以为然,觉得时代变了,现在人即使是使用这些语言,也不再真心相信了。可是问题在于:即使不真心相信,绝大多数人还是在使用这些语言!这说明:党话附体在民族语言之上,就像一个毒瘤,越长越大,被附着的生命体甚至反过来依赖这个毒瘤,更不可能把它割除净尽。

(2)张口就来的谎话

做人以诚为本。共产党靠暴力和欺骗维持统治,说谎是中共官员的必备素质和拿手好戏。六四屠城之后,新闻发言人面对中外记者的提问,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个人。”十几年后,中共倾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其发言人又大言不惭地说:“中国人权状况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小孩子从小被教育说谎,政治课、历史课、语文课充满谎言,答题的时候绝不允许越雷池一步。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说谎张嘴就来,没有任何负罪感。从政府新闻发言人到喉舌媒体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从各级党官的报告到文史方面的学术研究,从公共领域到家庭生活,中国社会弥漫着数不清的谎言。“《人民日报》只有日期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这都是几十年前的认识了。中国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谎言的国度。敢于说真话、讲真相的人凤毛麟角,被视为异类,甚至被联合绞杀。这是中共全面败坏社会道德的直接恶果之一。

(3)大行其道的痞话

古代中国可能是世界历史上官员文化教育水平最高的国家。汉代开始,中国开始有比较完备的官员遴选制度,从隋朝开始一直延续到清末的科举制度,选拔了大量的优秀人才进入政府,辅佐皇帝治理国家。从流传下来的正史和各种史料来看,中国古代政治和社会的文明程度令现代人惊讶不已。温柔敦厚的诗教,温良恭俭让的古训,都使古人说话平和、宽厚、谦让、礼貌;痞子语言从来不曾登上大雅之堂。

这一切到了共产党这里就彻底不同了。中共起家时就是流氓无产者,中共党魁的痞话堂而皇之地进入文件、报纸、文集甚至诗歌中,成为民众效仿的对象。“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一句话:造反有理。”“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上边放的屁不全是香的,这里也有对立,有香也有臭,一定要嗅一嗅。”此后,共产党每一代党魁都如法炮制,放狠话,说歪理,邓小平的“学生娃不听话,一个机枪连就解决了”,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针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管是内容还是表达方式都邪恶至极。上行下效,暴戾之气席卷了全社会。

(4)铺天盖地的脏话

中共的堕落是无底线的,中共造成的中国人的堕落也是无底线的。现在很多空虚颓废的中国人,只好靠骂人来维持心理平衡,用说脏话来宣泄心中的愤懑,用自我作践来显示卑微的存在感。几万人在一起大声吼骂脏话的场面成了中国足球赛场上的常态;种种自我作践的语词成为流行语,被网民每天千百万次地使用。

中文网路上充斥着各种难以引用的粗口。现实生活中,甚至妙龄少女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脏话。使用如此粗俗语言的人,其精神世界是多么的肮脏和荒芜!

3)行为低下

中国以礼义之邦著称。先秦典籍“三礼”(《周礼》《仪礼》《礼记》)里详细记载了中国古人极为丰富优美的礼仪,也探讨了礼的天道根源和礼背后的哲理。这种礼的精神一直延续到中共建政之前。有人也许还记得1949年前受教育的老年人多么彬彬有礼。可悲的是,中共统治几十年后,这一切彻底被毁了。

礼必须有节,节就是“节文”,即“规矩”。古代儿童启蒙,首先教的就是“洒扫应对进退”这些生活中的基本规矩。老一辈的人常说:“做人要有做人的样子。”这句浅近的话里面包含了很深刻的道理。神给人规定了行为规范,并且通过典籍、礼仪、习俗等一代代传承下来。

家规家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家规家训延续了几千年,说明它的存在对于家庭和社会确实具有重要意义。三国时期诸葛亮的《诫子书》、唐太宗的《诫皇属》、康熙皇帝的《庭训格言》、南北朝时期颜之推的《颜氏家训》等都是做人和维系家族自治的规范,对于后代教育、家庭伦理、家族事务、自身修养、为人处世、兴家立业、报效国家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作用。直到中共篡政以前,中国民间仍然流传着大量的家规家训,成为人们立身处世的基础。有人曾经总结过流传很广的家训三十条,其中包括:

不许不称长辈为您;不许抖落腿儿;不许不叫尊称或名字就说话儿;不许当众喳呼;不许说瞎话儿;主人动筷子客人才能动;回家要跟长辈打招呼等等。

虽然看似琐碎细小,但对于规范个人行为,融洽人际关系,却非常重要。

人的行为举止是人的教养、德性与智能的外在体现。中共破坏道德、让人言谈举止随心所欲、没有规矩、行为低下,把很大面积的人群变成劣等的人。

中国古人重视人的仪表,让人“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现在的中国人很多弯腰驼背,走姿站姿奇形怪状,姿态不雅,气质不佳。

在国际上,中国游客的行为常常让人侧目。他们大声喧哗,在名胜场所吸烟,随地吐痰,随意插队,随意攀爬名胜古迹。中国游客数量激增且不讲文明,令瑞士人感觉“受到挤压”,有旅客投诉中国人在车上随地吐痰,并沾在其他旅客的鞋子上。为解决这个问题,瑞士人给中国游客增开了“专列”。

更有甚者,2015年,一名中国女子在英国巴宝莉名牌专卖店门前把着小孩大便。2016年8月2日,在圣彼得堡参观的中国旅游团中,一位母亲为了让自己孩子上厕所,直接就让小孩在俄国皇宫叶卡捷琳娜宫大厅历史悠久的豪华硬木地板上小便。事件震惊所有叶卡捷琳娜宫的工作人员,从馆长到普通服务人员都赶到现场查看和处理。工作人员称,这是历史上首次发生这种事情。

中国人的素质真的那么差吗?其实并非历来如此。现今国人的素质低下是共产党数十年如一日破坏传统文化的结果。

4)人像怪物,不像人样

相由心生,人心的变化会影响到人的外形和表情。在中共的摧残和变异之下,中国人不光心灵变得荒芜、粗砺,连外形和表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近年来社会上老照片流行,现在的中国人开始怀念从前人的质朴和纯真。晚清、民国照片上的人物形象和气质像个人样,男人像男人,女人像女人,能体现出人的优美仪态和传统文化的积淀。很多人看到自己祖辈在几十年前的照片,纷纷感叹那时人眼神中的纯净和善良。

不管在东西方传统的影视作品中,正面人物形象一般是美好的、令人向往的,反面人物的形象举止是相对负面、丑的和低下的。中共建政之前的人,是在一个正常的文化中成长起来的,正的因素居多,因此外形和表情都充满正气。这样的演员演坏人,往往要反复揣摩怎么“变”坏,仍然很难学像。现在中国大陆的演员是在中共党文化的毒性土壤上成长起来的,外形和表情正的因素不足,邪性痞气霸道,流里流气不正经,演好人要学,还学不像;演坏人不需要学,自然而然地演就很像。

过去的人把“妖气”“魔性”当成贬义词来用,随着社会上负面因素的增加,现在竟然有人用“有妖气”赞美演员有气质、有才气、有创意。“魔性”成了一个正面的形容词, 用来形容人、事、物古怪又不乏趣味。年轻人经常用“这个人真是太魔性了”“魔性的笑声”等等表达赞许之情。 “有妖气”变成了漫画网站的名称,“妖怪管理局”成为电视剧名称,该剧组以“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只妖”为主题,面向全球征集“有妖气”的演员。这从侧面表明,经过文化的破坏,人们的审美观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当今社会的许多中国人气质和形象庸俗丑陋,不修边幅,油腻猥琐,穿衣服花里胡哨,睡衣出街成了社会常态。现在很多男孩子无阳刚之气,说起话来嗲声嗲气,娘娘腔,以身材纤细为美,染着头发,眼神飘忽迷离,扭捏作态,不男不女。衣服窄窄的,半截裤子,头发剃得要么像茶壶盖,要么像鸟窝,或者留很大一团像假发套在头上。女孩子穿着中性,发式奇怪,面无表情,眼神阴冷,受斗争哲学影响,传统的温柔贤惠被强悍刚尖替代,越来越没“女人味”。社会上流行“卖萌”“装嫩”“装酷”,成年人的行为向低幼发展,不分场合地撒娇和打情骂俏。

不用和古人比,就和几十年前比,这样的人已经远远低于神给人规定的仪表和行为的规范,表面形象就像怪物一样,这还是神造的人吗?神还承认这样的人是人吗?这样的人不危险吗?

(原载大纪元)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