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北方的冬天寒冷中透着股烈性,凉风直刺肌肤。而此刻,吉林市陈佩华老人的丈夫却直直久立于窗前,双眼无神的望着远方苍茫处。看上去他是那样的无助,孤单。原本零星稀疏的白发这一夜几乎霜染了一样,整个人看上去清瘦了许多。

以往与老伴陈佩华总是形影不离,甚至是还可以在老伴面前像个孩子一样的任性,老伴也总是乐呵呵的把他的情绪及时调整好,从不与他发火。耿直、倔强、任性的他慢慢也随着老伴陈佩华的修炼身心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老人家就是想不明白,那么好的一个人呢!不就是比别人多看几本法轮功的书,多炼几套动作,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嘛!怎么就给警察抓走了呢?怎么还要判刑呢?老伴做好人哪错了?邻居、朋友、姐妹、同事,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来老伴哪里有问题,哪里不好的。不是说众人的眼睛才是雪亮的嘛!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警察推搡、拉扯,甚至呵斥,听律师讲:警察跟胡子一样把老伴的裤子都拽掉了,这不是流氓、黑社会又是什么?看守所里关押着那么多的人,还得一颠一倒着立着睡,那么大岁数的人怎么吃得消啊!

伍子胥过韶关一夜愁白发,以前只是当故事听,今天现实中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当亲身经历过、亲眼目睹眼前的一切:警察的无理、野蛮、叫嚣与欺骗;亲人的被关押、女儿的受惊吓;接二连三的打击,老人家已经无力承受。不但头发白了、茶饭不思、口齿也变的不清楚了。情绪激动时,时而潸然泪下、时而恐惧茫然、时而愤懑忧伤。身体上反映出不曾有过的脑血栓症状。女儿、女婿都要工作,要照顾孩子,还要抽空照顾老人家。人手不够用,女儿的婆婆也要来帮忙照看孩子,婆婆也是上了年纪的人,这一折腾都难以吃的消。

家庭常有的笑声没有了、原来的宁静打破了、正常的生活秩序全乱了,最初老人还抱有一丝希望,因为警察说两天后放人,可是两个两天过去了,警察又说把人送到看守所里,要判刑!老人的希望全破灭了!老人家一个劲的在问: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

即便是满肚子的委屈与愤懑,老人家还是不能也不敢去抓捕老伴儿的南京街派出所去要人,他怕啊!女儿因为向警察索要抓捕她妈妈的相关手续,就被警察野蛮的关進铁笼子里两个小时。就是在这两个小时当中警察还一个劲的威胁女儿:把你和你妈妈关在一起,又完成一个名额,不删除录音就别想出去等等。

老人家历经共产党掀起的许多次运动,也深深的知道与流氓打交道的后果。就像那些当年所谓的地主被杀,株连九族;资本家被斩,全部财产充公;文革中的武斗、历次整风的文斗不也是一样的冤假错案连连嘛!后来即便是平反了的,那死去的人就能够重新活过来吗?象这样触目惊心,好人被冤枉、被关押、被折磨的事能让他们再继续嚣张下去吗?

最后,老人家在怅惘中决定:聘请可以为法轮功修炼者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也希望真如国家出台的新政策“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原则,一步步按照法律的途径实施,学会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一个合法公民的正当权益。

善良的老人家还希望通过律师的介入,能够正告那些参与抓捕好人的警察:好好去学学《宪法》,看看到底谁在违宪,学学《警察法》以及《公务员法》。规劝那些深陷其中的急先锋,以及所有办案人员,都能够真正的去理解琢磨一下什么叫做办案责任终身制?那个制度是不是给你们量身定做的外衣?你们只有及时的悬崖勒马,将功补过,才会给自己留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人眼有碍,天眼昭昭。真相一定会大白于天下,世上哪里有卖后悔的药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